路牌事件与多元文化

啥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槟州中文路牌事件就是典型的列子。


22日午夜,跟槟城的学长通电话,他说看到中文路牌挂上去了,以为这是行动党兑现选前承诺。我买了晚报,告诉他这是民政党,就是前朝政府挂上去的。说完我们都哈哈大笑,政治戏码真好看。改朝换代后,监督的人现在被人监督。这回又是非法挂上去的中文路牌,该保留还是该拆?以行动党为主的槟州政府该如何拆解这招数?


去年6月,槟城几条街道上突然出现中文路牌,令人精神为之一振!原来是当时的在野党──行动党挂上去了。行动党非法把中文路牌挂上,当然有政治做秀的成份,但却牵动了槟城华人的神经。民政党如今如法炮制,正面的效应当然是“提醒”现任州政府,却不免东施效颦,某些长辈更批评民政党这是“猪八戒照镜,自掘发丑。”这类骂声,当然是因为民政党从1969年开始执政槟州,38年来不做,现在失掉所有政权、议席了才来做。


国阵执政时说,若路牌加入中文,其他族群也会要求加入他们的语文,结果会造成混乱,这对旅游业没有帮助;民联执政后说,因为面对技术问题、国家语言政策和巫裔人民舆论的压力,所以当未把中文路牌装上。


中文路牌的阻碍,其实透露了中文在我国之困境。1950年代,林连玉等华教斗士献议把华文列为官方语言之一不果,后来他被褫夺公民权。独中问题、因为坚持母语教育而文凭不受承认;大部份留台和留中国文凭不受承认,即使这些学校的排名都比我国最好的大学还要好,这难免让人民质疑,因为这些是使用华语的国家。国立大学的中文系能不能用华文写论文,前任副高教部长对中文媒体说了些振奋人心的话,无奈还是没有把国立大学里头的层层关卡打通。不晓得能否等到真正打通任督二脉的官员!


除了国语政策的理由外,我们不禁要问:是什么使非华裔的官员,包括一些他族同胞们看到华文就反感?是谁在反感?人民?还是有人鼓吹人民反感?热爱自己的语言没有错,可是并不是去否定和排斥其他的!


身为华人,我们也得反省,是否犯上了同样的毛病。数天前出席“东南亚各姓氏亲善交流会:东南亚华人社会演变”的论文发表会,三位主讲者原本都准备用英文发表,但后来因现场听众要求,其中两人改中文发表而赢得掌声;只有一人坚持用英文。用英文发表的学者在结束前,观众还要求他用中文做摘要,有点在考他的意味。我们可以理解这样的场合对母语的热爱、坚持和推扩,不过切莫让民族主义过份作崇,变成固步自封,那就跟看到华文就反感的友族是完全一样的。


能不能使用合法的方式,把中文路牌挂在刚获得世界文化遗产的槟城街头上?多元文化社会是我们的“活遗产”,套用陈耀威的话,这座城拥有欧洲、闽粤、印度、马来和印尼等的基因。让这座城市的多元基因呈现在中文、淡米文,甚至阿拉拍等语言路牌上,也使这城市,乃至马来西亚的国民,接纳多元,并共同为我们的多元而骄傲!


25/7/2008

2 則迴響於《路牌事件与多元文化

  1. 當巫統想要聯合回教黨建立 paksi melayu
    廖仲萊呼籲華人要團結在馬華公會底下
    只差三美沒站出來說印度人唯mic獨尊
    2008年308之後各黨頭頭仍拚命在打種族牌
    中文路牌當然成了借題發揮眾矢之的
    真的有那麼敏感嗎?

  2. 民政黨“夠無聊”,濫用監督,難道沒有其他東西可做了?行動黨則缺行動力,這或涉及很多技術問題─我的觀感。
    至於要不要有中文路牌,我覺得,有是最好,尤其是那種國文和中文路名相差十萬八千里的,有中文路牌可提昇人們對當地的瞭解,因為路名也是有歷史的。當然,最好的是,所有路牌有至少中文、淡米爾文、國文和英文─不過,路牌要做多大才容納得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