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記憶獲認同――檳城中文路牌之爭

       檳城喬治巿中文街牌簡繁體字之爭剛剛落幕,又立即出現使用“規範華語”或“本土化口語”中文路牌之爭。之前中文路牌的簡繁體之爭,州政府在網上辦民意公
投,結果繁體字獲得82%的支持,《老檳城路誌銘》作者杜忠全指出,支持繁體字的一方,並沒有挑戰簡體字政策的意圖,而是喬治巿古蹟文化的議題。檳城古蹟
信託會財政林玉裳表示,將喬治巿中文路名“華語規範化”是“去本土性”,
會把喬治巿帶入文化遺產保護的死胡同。她指出,華語是在20世紀初才在中國全面推行,而喬治巿的中文街名是更早之前就已經存在,祖先們都是以方言命名。

      
讀到這些文章,讓我感到十分驚喜。原本,在某個程度上,我也是規範華語的支持者,不過,經過文史工作者用穿梭時光的歷史感眼光去解讀,我發現了我與這土地的親密關係。

       
檳榔嶼開闢人萊佛士在1794年寫下:“華人是我們居民中最有價值的,他們當中有男人、女人和小孩,約3000人。他們從事不同的行業,有木匠、坭水匠、金屬匠、商人、店員和墾植者……。”早在1794年之前,華人就在檳榔嶼上岸了,這裡就是家。

       
龍應台11月7日在星洲日報的演講,有一句話直透心扉,那就是:要滅掉一個種族、一個宗教,得先滅掉他的歷史和集體記憶。英國人來了,又走了;日本人來
了,又去了;然後,英國人再回來,接著是馬來亞宣告獨立了……。政權來來去去,街道上的街名路牌釘上了又被拆下,喬治巿,甚至是檳城居民,依然頑固地使用
自己的一套口語路名系統,保住了我們的集體紀憶,而不規範的華語正是表現了我們在這塊土地上的時間深度,無關殖民思想或是不尊重自己語言。當權者可以更改
路名,但無法改變人們的口語街名。沒有捨命抵抗,沒有大江大海,就只是靜靜地守著,我們的街名記憶,一代傳一代,那是祖先們的語言,那是我們與這土地關係
的傳承。

直到州政府在喬治巿老街頭掛上了中文街名,默守了一兩百年的記憶,終於獲得官方的承認!這怎不叫喬治巿居民、檳城人、馬來西亞華人,甚至是尊重多元文化和承認歷史事實的全體馬來西亞人民歡騰呢!檳城是檳城,“不規範”的華語,正是喬治巿的特色。

       
當檳城州政府宣佈在喬治巿放置繁體字的口語化街牌時,我找到了我與這塊土地的關係,找到了歷史角度切入點的實際意義。檳城何其幸運,因為我們有熱愛及認同
我們獨特歷史和文化的居民。在與檳城朋友笑談中,我們都承認,檳城州政府實不易為,因為檳城州人民對很多事情很有看法,會提供很多意見。很多政權都選擇以
“消音”模式來管理人民,但在中文路牌之爭的課題上,檳城州政府展現了聽取人民聲音的方式,讓雙方陣營都有向陳情的管道。藉著爭辯,更能厘清我們的定位。

       
這起事件,也讓我深思,華人在中華文化上只能扮演“接受者”的角色嗎?如果是這樣,那我們永遠是文化的邊陲,加上整體在政治上的邊陲之感,那馬來西亞華人不管在政治或文化上,就只能永遠當個邊陲者?

       
隨著口語化繁體中文路牌即將設立在喬治巿街頭,我彷彿看到了我們主體性的光芒,閃閃爍爍;我們的集體記憶,獲得了官方的認可。

星洲日報/言路‧2009.11.18

8 則迴響於《集體記憶獲認同――檳城中文路牌之爭

  1. "經過文史工作者用穿梭時光的歷史感眼光去解讀,我發現了我與這土地的親密關係。"
    “百年的记忆、集体的记忆、主体性的光芒——”

    这些文字,怎都是令人百感交集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