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榴槤文

當第一顆榴槤掉下來時,是獻給拿督榴槤您的!似乎沒人知道您真正的名字,但世代相傳都知道要拜拿督。

今年5月我回到家鄉,父親拿了這一季剛掉下來的榴槤給我吃,母親連忙喝住,說:“不能吃,這是要拜拿督的!

山裡頭充滿了不可預測性,都要靠拿督榴槤您保佑呀!陽光雨水豐沛的赤道,雜草長得實在是太快了,尤其是雨後,山裡外籍工人得踩著泥濘的草叢拾榴槤,聽說有一回,外籍工人踩到大條大蛇身上,被同伴看到了,嚇得他連滾帶跳的衝出沼澤地。

6月20日,星期六,檳城西南區下的雨可真大,強風差點把屋頂都掀開了。父親載了整籮筐的榴槤下山,淋了一身濕。我剛好在家,叫父親千萬別再上山了。父親形容山路如何的陡峻和溜滑,而且大樹隨時倒下。突然他“啊呀”了一聲,說園丘裡沒建寮仔讓工人避雨。望著窗外的大雨,祈求著:拿督榴槤,您可要保佑山裡頭的人都平安呀!

放晴後,年輕的外籍工人載著一籮筐又一籮筐的榴槤下山,我實在好奇,他們是如何躲開風兩的?還只是站著等風雨過去?最後,我還是沒問。

媽媽,媽媽,您快去檀香寺參加共修吧,接下來的活兒由我來做吧。傍晚,送走最後一批榴槤饕客後,我如是說。星期六參加檀香寺的共修和聽法,成了母親生活的期待。我也曾和她一齊去參加共修,說法的法師很幽默,共修結束後,母女二人談起法師談的故事,在車上喀喀大笑。拿督榴槤,您有可以抽時間飛過去聽聽法,固守一方土地當拿督應該很不懶,不過,修成正果脫離輪迴可能也是不錯的選擇。

半夜在沙發中醒過來,我是不是半身不遂了?為甚麼大腿和小腿酸麻透骨?擔憂剛浮上來,又消失了,再次睜眼,天已亮,前院傳來父親和曼叔的聲音——“怎麼掉那麼少?”父親說。

“不止是我們園的掉得少,隔壁園的榴槤也很少。可能是昨天的風兩,使今天該掉的榴槤提前掉了吧!”曼叔回答。曼叔是村裡的小孩,少年到都吉隆坡打拼,中晚年後選擇回到村裡,過上鄉野生活。前兩年他進行心臟大手術,跟死神拔河後又活了過來後,天天勤奮地工作。

我望著前院的榴槤,心想:完了!這麼點榴槤!怎麼夠應付已預約的饕客?這時,我又想起了您,拿督榴彈,您能不能讓您的榴槤子孫們快點掉下來呀?

當外籍工人載著籮筐的榴槤出現時,我立即拍手歡迎。哥哥用馬來文跟工人說:“你能不能搖一搖榴槤樹,讓更多的榴槤掉下來?”赤道的陽光,迷迷地眨眨眼。

黑暗降臨之時,忍著酸痛,再次將前院打掃乾淨。一家人,和曼叔,靜靜地在前院等待母親的炒米粉。炒米粉配醃製鹹菜,加上熱騰騰的美祿,徐徐涼風,彷彿減除了身體的疲累,也清涼了心扉。

感恩清風,賜於涼爽;感恩榴槤,凝聚了我們;感恩陽光和雨天,使大地欣欣向榮;感恩離鄉背景的工人,承擔了我們無法負荷的艱辛工作;感恩饕客,使辛勞有了回饋;感恩山裡的蛇精、山豬大王,和人類共享山林而不傷害他們……。感謝拿督榴槤,讓我們對山林心存敬畏。

《星洲日報》星雲版,2015年7月21日

作者:陳愛梅

點看全文: http://life.sinchew.com.my/node/17154?tid=57#ixzz3gXDIZQsW
Follow us: @SinChewPress on Twitter | SinChewDaily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