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不是母語嗎?

曾幾何時,華語成了馬來西亞華人的母語?於是乎,不諳華語的人士被罵忘本,被上冠香焦人、二毛子的稱號。

方言不是母語嗎?懂得方言的華人,難到就不能算懂得母語嗎?

數次偶然的機會,我與劍橋博士許仁強聊天,發現他對檳城福建話的掌握能力比我這個檳城土生土長的華校生強。這位不諳華語的檳城峇峇華人,不止福建話能力了得,在實踐華人的文化習俗等方面,甚至有比我的家庭更傳統的部份。

因為不會華語,在許進強博士這類的華人,會被部份“捍衛華教人士”貼上香蕉人、二毛子,甚至被辱罵忘本。

他們忘本了嗎?福建話就是他們的本呀!

福建話、潮州會、廣東話等,也是屬於祖輩們使用的語言。語言與方言之間,,是很政治性地劃分:被國家選為全國人民共同學習的方言成了語言;落選的方言則繼續是方言。

因此,懂得方言的人,我們不能罵他們忘本,因為他們並不!

1980年代後的“華語化”運動相當“成功”地塑造了很多不諳方言的年輕人。在我們的社會中,鮮少聽到有人罵“華語人”忘本。因為,大部份的華人已被灌輸:華語是我們的母語,不會華語就是忘本。

如果說,母語是祖輩們的語言,那麼不會方言,才是忘本!

華人是甚麼?3月7日。王賡武教授在金寶拉曼大學針對華人的適應性,發表了精闢的演講。他提出四個C,即是概念(concept),同化或融合;情景(condition);Chinese,這個名詞,是甚麼時候,為何形成?以新馬為例,殖民時期的英國政府把中國南來的移民分別稱為廣東、潮州等,而不是Chinese;及選擇(choose),人們的選擇。他提及華人的核心價值,其中包括家庭;語言和讀寫能力;及追求正義,當社會不公達致某種程度,人們就會有所反應。

沿著王教授的思路,我思索的是:華語等於華人母語概念的形成。因為,這個概念擠壓了方言的地位。使人們遍普上認為:不會華語就是忘本;不會方言則不是。

華人核心價值的掌握與否,關鍵或在於書寫能力。百餘年來,馬來亞/馬來西亞的華文教育,走得跌跌撞撞,幾代人的堅持不懈,才有我們這一代人識得祖先的文字。隨著歲長,每思至此,總是淚流。無限地感恩,更是感謝父母,把我們送進華校就讀。

然而,在馬來西亞這片土地上,因種種的限制,及歷史客觀條件使然,相當比率的華人並不識得祖先的文字。但是,他們大部份的人,都懂得一種以上的方言,所以,請不要隨意罵他們忘本,除非你否定了:方言也是母語。
《星洲日報》言路版,2014年3月9日
點看全文: 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31908?tid=38&fb_action_ids=10152267366899844&fb_action_types=og.likes&fb_ref=.Ux1T2aUH8mk.like&fb_source=aggregation&fb_aggregation_id=288381481237582#ixzz39lMYsniV
Follow us: @SinChewPress on Twitter | SinChewDaily 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