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台生回家路迢遙

為留台生,回家的路是那麼近,卻又那麼遠!

“馬承認台157所大學學位",2月1日,《星洲日報》封面出現這斗大的標題。讀了內心澎湃不已。

當年,為了圓一個青春翱翔、及中華文化的夢,毅然赴台念書。在台灣大學念完學士課程,並在中央研究院工作,在生活最安定的時候,我卻渴望回家了!圓了中華文化的夢後,我殷切尋找屬於自己的本土性。

於是,我申請檳城甲政府大學念研究所,想繼續修讀我所鍾愛的考古學。幾個月後,我收到甲大學的回函,表示無法接受我修讀碩士,因為我的學士學位不受承認。

怎會這樣?雪蘭莪的乙政府大學已錄取了一個台灣籍的學生修讀人類學博士。這不是表示,台灣學位已不是問題了嗎?後來想想,會不會是因為我是馬來西亞人,所以台灣學位就不被接受?

我想回來馬來西亞!我想在馬來西亞進行研究工作!

再試,就試馬來亞大學歷史學系吧!2002年,趁著農曆新年返馬,我到馬大拜會了歷史系主任。時任馬大歷史系主任阿都拉教授是個和藹可親的學者,他說:“我們繫上從沒有收過從台灣回來的學生,不過,既然你想念書,我們就儘量幫忙你。"

不久後,我就收到馬大的錄取通知信。於是,我開始體驗與各族學生一齊上課、閱讀馬來經典作品、鑽國家檔案局、行腳到古廟及義山進行田調工作的生涯。汗水、淚水及歡笑相互交織,途中貴人相助,我終於在馬大完成了碩士學位。

我熱愛這片土地,熱愛史學研究,下決心以此為志,於是就繼續修讀博士學位。

不少行內人婉轉告訴我:“念到博士也沒用,因為馬來西亞政府不承認你的台大學士學位。能不能在這國家當公務員,是看大學學位,即使拿到馬大的博士學位也沒用,你還是不可能在政府單位服務的。"

每當聽到這樣的“勸告",我總是一笑置之。前人不曾走過,但並不代表沒有路。

世界在變!力圖提昇馬大學術質量的馬大校長高斯嘉斯蒙,曾在馬大師生面前,大力稱贊台灣的幾所重點大學的學術表現。聽到這樣的贊美,心裡五味雜陳,喜的是台灣的大學學術成果終於被馬來西亞非華人學術界所贊揚;悲的是馬來西亞政府並不承認我的台大學位。

去年,在台灣暨南大學所舉辦的東南亞研討會上,遇到黃錦樹和張錦忠教授。他們長於馬來西亞,但後來留在台灣任教。聆聽他們,我內心有股說不出的悲愴,旅台生呀留台人,我們身上似乎都帶著“原罪"。

這是我們的國家,不能再悲情,也無需悲情了!

天剛拂曉,獨自開著車到學院兼課,想到台灣學位終於受到承認,我哭成了淚人!

黑暗過去,黎明總會來!

黎明真的來了嗎?隔天的報章,董總要求政府放寬承認的期限,因為高教部僅承認2011年6月20日之後畢業的台灣學位。

這表示,我2001年的台大學位,在高教部的眼中,還是不被接受的……?

星洲日報-言路版–2013年1月21日.

油漬

雙手都沾滿了油漬,但他堅持只洗一隻手!另一隻手,他握得緊緊的,害怕甚麼東西從指縫間漏出來似的。

陪同祖父母送姑姑來機場,姑姑給他買了份麥當勞套餐。

三代人就共吃一份麥當勞套餐。食物就快吃完時,他突然想起甚麼,把剩餘的幾根薯條折成一小段,握在手掌心。

他也把味道變淡的可樂蓋好,準備帶走。

阿公說:“別帶走了!”

他毫不妥協地說:“要!我要帶給哥哥吃!”

阿嬤叫他去洗手,他原先不要洗,後來想想:可以洗另一隻沒握薯條的手。

他小心翼翼護著那一隻緊握著幾根薯條的手。

孩子,5歲的孩子,家族沒有萬貫家財,同胞之間的仁愛,會伴你度過漫漫長路。(星洲日報/副刊‧2013年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