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數暴力

曾經,有個初次見面的台獨派人士跟我說“華人在馬來西亞是少數族群,憑甚麼可以擁有自己的學校,還不願意學當地人的語言!"我頓時愣住了!

在台留學及工作多年,遇過各種不同政治立場的師長和朋友,他們都很和善。這是我第一次遇到如此令我不知所措的人。在一旁的台籍朋友馬上替我打圓場,說:“愛梅會說馬來話。"

在國內,我們會遇到不諳中文的人認為華校不應該存在,因華校是國民團結的障礙。這時,華校生一般上都會捍衛華校存在的意義。當一個華人,用標準的中文質疑華校的存在時,對我而言,內心所造成的衝擊更是極其大的,雖然我瞭解台灣歷史的糾葛,及部份台獨人士“去中國化"的思想,包括急於丟棄“同文同種"。

不久後,我遇到研究東南亞華人的台灣學者,跟她談起這段經歷。這位人類學者到東南亞偏遠地區進行長期的田野工作,研究在東南亞做為少數民族的華人。她靜靜聽完我的敘述,說:“這是多數暴力!"

多數暴力!我又為之一怔!是的,就是多數暴力!很多國家社會的許多人,其實都在行使多數暴力。

我們從小被教導少數服從多數,但我們是否也該具有多數尊重少數的行為?

雖然做為少數民族,但大馬華人有權維護及選擇華文教育。做為華校生,我們會捍衛我們受華文教育的權益。我們所關注的,是如何捍衛,而不是該不該捍衛!

既便是這個國家的少數民族。面對強大的國家機器,我們不妄自菲薄,堅守著屬於少數民族的語言權益!我們希望被尊重,不希望被同化!

同樣的,當面對其他的少數族群時,我們是否會去尊重他們?還是,以多數的姿態去對少數行使暴力?暴力並不一定是指肢體上的衝突,歧視也是一種暴力。

這世界上多數的人是異性戀,同性戀則是“少數"。面對這些“少數",“多數"最常做的事:一、嘗試“改造"他們,使他們成為跟多數人一樣;二、歧視他們。

“改造"他們,換另一種說法,就是進行“同化"工程。進行同化工程,就是不尊重他們做為少數的權益,非要把少數變成多數才肯罷休。這種自以為善意的舉動,其實也是在行使多數暴力。

這社會需要更多的尊重,而不是同化工程。語言教育如此,性向亦然!

星洲日報-言路版 2013年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