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歷史的轉捩點

       “我们不能总是口口声声说被人欺负,但是该做事时,却诸多要求。不肯出力,就没有权力投诉!身为华人,我感到非常羞耻!”同学在信中如斯写著。我忍不住大声叫好!华人移民呀,当国家在进行改造时,华人却躲起来,等改造成功后才涌进来赚钱,那真的是活该被排挤!

    国家正在转变!我们正处于一个充满热情的转变年代,而热情是可以传染的。去年,在709的前一天,我收到同学从吉隆坡快递到槟城的淨选盟衣服。709当天,我在飞往台北的飞机上换了淨选盟的黄衣。走出更衣室,空少用马来文问,还有多一件吗,他也想买。到了台北,手机一开机,就收到同学寄来,同善医院遭催泪弹袭击的短讯。

      这真是一个转变的年代!向来不理政治的母亲在2月26那天,穿上了绿衣,出席了“绿色盛会”。她说:“我不懂政治,只知道不能祸留子孙。”在现场,她看到了流氓的蓄意叫嚣,发现团结就是力量!我以妈妈为荣!不管什麽政党当家,就是不能把毒害留给人民!

就像槟城虽然换了新政府,但我们还在等着这个新政府能不能拿办法处理古迹区燕屋的问题!因为我们只有一个槟城,不能为了极少数人的口袋而牺牲了我们共同的文化遗产。

      我们也只有一个国家,这是我们共同的家园!我感到深刻的马来西亚共同体之精神,竟然是在催泪弹的烟雾之中!我和穿著沙丽的印度女人一齐跑,马来青年给我们递上盐巴。虽然我们拥有不同的肤色和信仰,但我们站在一齐,为了这个国家更美的未来!

     有人收集名牌包包,有人收集邮票,有人选择参与历史的转捩点!人各有志,每个人活在这世上的方式和价值都不同。我们不需要去做道德警察,去评击冷漠的人,因为,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的权利。人世间,最大的问题往往是把自己的价值强加在别人身上。

      然而,热情真的可以被传染的!感谢传染我这份热情的同学。

        在428那天,虽然很想和妈妈一齐在吉隆坡的独立广场逛街,但那时候的我会尚在国外,并且会在一个学术研讨会发表论文。思忖着该如何参与这场历史的盛会,或重使709在飞行中的方式?

       同学一知道我的想法后,马上说:给我你在国外的地址,我马上寄最新版的黄衣给你!

        前辈们蹲过牢房,我们吃过催泪弹,或许我们已经来到民主之路最重要的时刻。心里祈愿:淨选大吉,祈佑平安!

 

《光華日報》-言論
2012年4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