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遇上民主

  

        誰的辛亥百年?中國表示,中國共產黨是孫中山革命事業最忠誠的繼承者。緊接著,中華民國台灣總統馬英九說,紀念辛亥革命需重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辛亥雙十是兩岸共同記憶和產。傾台獨《自由時報》的評論中,出現“台灣連結孫中山已是禍大於福自尋死路罷了”等,切割兩岸歷史記憶,強調中華民國是外來政權的言論。

        一百多年前,孫中山以“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的民族主義口號起家;今日之中國,亦是以民族主義做為統一的主軸。於是乎,部份台獨派急著去中國化,從表相的不穿唐裝,到傾向學術發展的:發明使用漢字、羅馬字摻雜的台語書寫法;從基因上強調台灣人非漢人也非華人。除此之後,還有“去蔣化”,拆除蔣介石銅像,替中正紀念堂改名等,以顯示去黨國及獨裁化。

        再次在台灣生活,很多事變糊塗了,例如:是中正紀念堂還是自由廣場?聽台大學長說,還有人建議把廣場的中式圍牆都折了,因為台灣不是中國。

       在“去中國化”的思維底下,所謂的“華僑”也是亦去除的部份。馬來西亞華人,遍普上,我們吸收來自台灣及香港的中華文化,對於台灣的“去中國化”表示不屑及不滿是可以理解的,筆者就曾經歷過,因僑生身份而吃過台獨中堅份子的悶棍。當然,我們不能一根竹子打倒全船人,姐姐提醒我,當年她在台大醫院實習時,是台獨派的老師推薦她成為最佳實習醫生。

        極端的民族主義,只問血統和膚色,這是我們要提防的。在馬來西亞,我們不喜歡民族主義膨脹的土權;面對中國和台灣,我們有沒有擁抱民族主義而忽略了民主與人權呢?我國大選的跫音似乎近了,這也是我所思維的:選擇同樣膚色的人,還是能保障人權的候選人?

    台灣部份獨立份子在與民族主義劃清界線的同時,似乎又落入了另一個圈地去了。在強調反(中華)民族主義和倡導民主之間,他們呈在世人面前的,顯然的,前者的色彩濃郁得多了。

    雖然如此,台灣的民主是華人世界的焦點,其強調本土性更是深深影響著,尤其是留學台灣的馬來西亞華人。

    辛亥百年,馬來亞華人不僅在金錢支助,也有實戰的捐軀奉獻。百年後我們思維前路:民族與民主之間,孰輕孰重?

 

寫於2011年10日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