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孤寂作戰

          在這片曾經熟悉的土地上,卻遭巨大旳孤寂吞噬。


          孤寂先靜悄悄地嚼你的心,當你發現它時,它已經緊緊控制著你的每一條神經,然後,連頭髮也在發緊了!


          沒有人給你打麻藥,但你卻動彈不得了!


          因為,心沒力了!


          你慌了,吶喊,掙扎;但是,除了四壁的回音,啥也沒有;除了空氣,你啥也沒捉到!


          你放棄了,就靜靜看著這顆沒力的心….。


          漸漸地……


         時間過得很慢,但它還是過去了……


         孤寂就這麼散去,而你還是你……。


 

陸佑有沒有被趕下火車?

       閱讀了安煥然的〈華人史建構與官方檔案〉(2011.7.30《言路》版)一文,深感認同,但又是百般滋味。


       我國華社不甚重視建立研究史學的機制,當歷史課本中出現問題時才急著找史學家背書,希望他們能站在我們這一邊。民間華團如此,政黨亦然。史學的建構不是一朝一夕,官方資料的熟稔更是需要長時間的全心投入。


        普遍上來說,華社對葉亞來在歷史課本中不再是吉隆坡開辟者而感到生氣,而邱家金教授就成了爭議焦點。針對這個課題,我曾向邱教授請教,他表示可以拿出原始史料,證明他的論點。我心中暗忖,華社能否也拿出原始檔案,證明華社的論點?在史學研究,原始檔案十分重要,這關繫研究成果的可信度問題。


        打個比方,陸佑當年有沒有被赶下火車?話說1904年,英殖民政府施行火車種族隔離政策,即便是付同樣的車資,非歐洲人也不能與歐洲人同艙。歐州人的頭等艙座位較舒適,而非歐洲人的則沒有那麼舒服了。這項政策實施後,陸佑卻坐上了歐洲人的艙位,結果如何?


        根據英國人的研究,火車上的工作人員赶他,但當時他與一歐洲人同行,所以又被允許留在歐洲人的專屬頭等艙。不過,接下來的行程,因為沒有歐洲人同行,他被赶出歐洲人專屬頭等艙,他感到十分憤怒,氣而跑到三等艙位去。


        在網上所獲得的中文版本,說他“購買一等座位車票,但被赶下車來。”這個版本似乎更具吸引力,及具備小說體裁:被赶下車的陸佑,站在鐵軌旁,哉問民族路在何方……。


        不過,現代史學並不是文學作品,賦予史學研究太多文學想像反而會削弱其可信度。在“陸佑有沒有被赶下火車”這課題上,英國人所使用的史料是當年的《馬來郵報》,有所依據,可信度自然就更高了,倘若辦一場“陸佑有沒有被赶下車”的歷史辯論,勝利是會站在掌有史料這邊。當然,原始史料的可信度,這又是另一項課題了。


       除了官方檔案,華人民間資料也是極為可貴之。在華社研究中心閱讀剪報時,看到一則安煥然帶領學生收集民間史料的報導,內心很感動。我們也知道,檳城張少寬、太平李永球、金寶劉一清等,他們主要使用民間資料,為華人歷史研究交出亮麗的成績。


        馬大歷史系盧慧玲教授曾對學生說:“從事歷史研究,我們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是的,我們的研究成果,是建立在前人的基礎上。每個人的專長及興趣都有所差異,所偏重使用的史料都有所不同。因此,華人社會中的一小部份人,大可不必指著不諳中文的華人史學家,罵他們不懂華社史。更多的人投入歷史研究工作,讓我們看到不同的剖切面,如此一來,我們才有機會通過不同的面貌,進行理性的檢視及對話。


《星洲日報》言路版,2011年8月2日

求不得之苦

    為什麼有些人,總是很快樂?


     因為他們的生命獲得很多?


     因為他們的生命沒有太多的"想要",隨遇而安。當然,這可能造成生活懶散。


    不過,沒有"想要",何嘗不是一件好事。至少,生命不會遇到"求不得"之苦。


     佛曰人世間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愛別離苦、怨僧會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苦,那些生命沒有"想要"的人,至少他們不會面對"求不得"之苦。


     有人希望這個國家內都是和我同樣膚色,同樣信仰的人居住就好,不能如願,就用激烈且殘酷的手段,希望全世界看到他的"想要"!


     覺得,除了沒有選擇的"生"及因緣和合的"五陰熾盛",其餘的,都可歸為"求不得"苦。


     我希望不老,但我變老了。(快去拉皮)


    我希望不要生命,但病倒。(快找秘方)


    我希望愛的人不要死,但死了。(快找米婆)


    我希望不要分開,但分隔兩地了。(快找小叮噹的任意門)


    我希望他永遠愛我,但他卻突然不理我了。(……..)


   ……


    希望與現實相違,所求無法如願,這世界就宛如末日了。


   *                         *                      *                       *                     *                      *                     *                       *


     在這世間,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功課要做,不同的恐懼要去克服。如果這一世,我們沒把功課修好,下輩子,我們還是要面對的。


    修行本來就不是容易的事,當覺得心靈實在痛得不行的時候,看看佛陀的故事吧,在未成佛前,他也經歷了很多苦痛。


*                *              *                 *                 *               *                 *               *                 *                *


    學佛,或許就是,學習不要有太多的"想要"吧!


    當然,面對累世的習性,當"想要"的念頭緊緊跟著我們時,那就吃吃苦頭吧!好好痛一場,才可能有所領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