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的世界

         我開著燈睡覺,雖然開著白燈睡覺不甚舒服。


         一覺醒來,我的世界會不會變全白了,或全黑了?


       眼科醫生就是這樣子,他正查著怪異的眼疾的資料時,突然之間,他和他的病人一樣,世界變成一片白茫茫,什麼都看不到了!


       漸漸地,這會疾病快速傳開,那個國家的人民全都看不見了,除了醫生的太太。其實,醫生的太太並沒有盲,為了陪伴丈夫,她裝盲,和丈夫一齊送到精神病院的隔離所。


      盲人們被隔離起來了,他們致力使自己得像人,但實際上卻過著像動物的生活…。而明眼的醫生太太,一直守護在丈夫身邊……。


     精神病醫著火了,盲人們跑出來了!外面的世界,卻是比裡頭還糟。在裡頭,人死了致少不會被狗啃!就這樣,從精神病院活著跑出來的人,組成一個小團體,而醫生太太是他們唯一的眼晴。因為她有眼晴,所以她必須承受更多的工作,忍受更多的怖畏!


      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之間,盲的人開始看得見了.而原本的眼晴……


*                       *                   *                   *                      *                  *                       *                     *                        *                        *


     薩拉馬戈(Jose Saramago) 的《盲目》。他是1998年諾貝爾得獎主,《盲目》是他的代表作。


    閱讀之際,內心震撼,久久不能自己……


 

昭慧法師等談正法及同性戀等課題

題目:正法的足跡──護法中道智慧


地點:馬佛總新大廈三樓


時間:晚上八時


主講者:昭慧法師、性廣法師


主持人:杜忠全居士


 


內容:


     (昭慧法師)佛法,如果沒有印證在自己身上,那只是學問。正法當拿來用在自己身上時,我們會感到輕安、喜悅。倘若我們學佛後,越來越委屈和苦惱,這時候就要檢討,那是不是正法。


  世間的很多事,如愛情、婚姻等,都能使我們快樂,那麼,我們還需要佛法嗎?


  佛法讓我體會因緣和合,得失皆苦,而比安住於事物上,感受苦與樂。


  不管是愛情或婚姻,都是有他人。有他人,就會有變數。雖然你喜悅滿足,但這都充滿變數的。於是,我們要有緣起的觀照,面對他、珍惜他,而不是捉住他。我們連自己的心都掌握不住,那我們要去掌握別人的做什麼?


  感官所帶來的快樂,是會變頓的,於是,危機就出現。當感官變頓後,人們就會加重刺激,或追求新的刺激,如,二奶及小三。


  緣起的印跡:一切都在變。


  謙虛是一種氣質,而謙虛的人有緣起的智慧。“一將功成萬骨灰”,將軍有什麼了不起的。


  緣起,並不是自卑。女對男,居士對法師,這是一種不平等的表現。為什麼要護法行?難得不能直接說弘法行嗎?


  自卑的人需要補償,因為,自卑的另一面就是自大。所謂“閻王易見,小鬼難纏”就是這道理。自卑的人建立在比較上,一方面覺得自己很小,另一方面的補償心裡,就是覺得自己很大。


  謙虛的人會快樂,因為不會到處得罪別人,被人修理。


  第二,就是感恩的人會快樂。


  感恩,使人的內心有幸福的快樂。感恩的人會與人分享。


  第三,就是平等。


  具緣起智慧的人有平等心,有了平等心,不管是與什麼階級或性別的人,都能相處,不怕被你欺壓,因而能快樂地與大家相處。


 


     (性廣法師)心,去解讀狀況。所有的逆境,都可以成為增加勇氣的智慧。(以下省略)


  我們要如何引領時代的思潮,就得回到中觀的智慧。


 


問答:


(一)  (陳愛梅)


昭慧法師您說謙虛使人快樂,因為不會被人修理。當然,我們也知道,很多人是因為怕被人修理,而不敢說話。您在爭權女權等課題上,得罪不少人,不少人修理您。請問,您是基於怎麼樣的信念,堅持下去?還是,您爭取女權,是因為您是女性,僅僅如此嗎?


(答)(昭慧法師)


  謙虛的人不會被修理,因為不會讓別人感覺被侵犯而排斥他。


  謙虛不是鄉願,而是自然的流露。我們若怕別人修理我而不敢講真話,那是沒有緣起觀,對自己的處境太在乎了,該勸時而不勸。那是一種自我萎縮,這不會帶來無我,而是自卑感。活得窩囊、膽怯和痛苦的‘謙虛’不會帶來快樂。


    我去爭取女權,並不是因為我是女性。例如,雖然我是僧人,但我也談僧眾平等。


 


(二)(陳愛梅)


  性廣法師講心去解讀狀況,這固然是有很意思的,但是,換個角度思維,這也是帶有阿Q精神的意味。於是乎,佛教徒普遍上缺乏革命性的思維或舉動。我剛從緬甸回來,那麼樣的一個國家,有人說,因為那是一個佛教國家,所以一切歸咎於業,所以就默默忍受下來。當然,每個國家的條件不一樣。


  佛教徒普遍上缺乏革命性思維或舉動,那我們該如何引導時代的思潮?例如,面對同性戀等社會課題,佛教的回應又是什麼?贊成也不是,會得罪很多人;不贊成也不是,又會得罪另一幫人。


(答)(昭慧法師)


  如果一個人對苦難冷漠無情,那是因為他的心沒有很好的覺知力,沒有推己及人的能力,他對緣起的覺知能力是很弱的。


  面對困難而沒有反應的人是石頭,他的鄉願,只讓他看到自己,他的心,是處在黑暗地帶。看到眾生痛苦,我們不能默默緘忍。


  中道並不是鄉願的中立。講該講的話,至於用什麼方式講,這就是牽涉到中道的智慧。個體具差異性,對象不同,話語就變得有輕重。


  關於同性戀課題,一般上人們持兩個態道:一、把同性戀講成罪惡;二、完全冷漠。我們,是要在兩者之間行其中道。


  首先,我們談情欲。佛教談情欲不會有如聖經般分為兩端:被允許的=神聖;不被允許的=罪。


  佛教不把情欲當神聖。情與欲都是眾生的形態,眾生性是沒有善惡,本來如此,佛教稱之為無記。


  愛情,從自我中產生‘我所愛’,男女愛情是‘我所愛’,異性如此,同性也如此,這些都是無明。


  有人說,同性戀者都是愛滋病。其實,這並不盡然,異性戀者當中也有很多滋病患。


  有人說,同性戀者性氾濫。同性戀者是受到壓抑的一群,因為壓抑,使他們當中有人人格被扭曲。如果我們社會能正常地看待他們,那他們就不會在黑暗中壓抑自己。


  對於同性戀者,我們要祝福他們(除非我們有很明確的醫學證明他們是可以轉成異性戀)。


  學佛,我們但願個眾生,都不沉緬於感官之樂。


 


(三)年輕人自殺頻傳,這是為什麼?一個白髮人,該如何面對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痛?


 (答)(性廣法師)自殺,是因為無力感,倒不是因為不珍惜生命。人們追求卻得不到,想得到卻無法得到時,自殺就成了一種極端的處理方式。


  凡生者必死,這是必然的。如果悲痛可以使死者復生,那我們大家一切來悲痛!事實上卻不能。與其如此,不能把所有無助益的,轉成正面的意義。


  之前我所提對境界的解讀,這不共是代表終日歡樂,而是如實觀察。


  當處順境時,我們當福報現前,沒什麼好驕傲的;當處逆境時,我們當這是訓練的機會,感謝因緣,讓自己更成長,進而有能引導大眾的機會。


(其他省略)


(陳愛梅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