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呀!不要靠近我!

        林悅是個悍女子,敢一個人上山下海,談起社會不公不義的事就義憤填膺,現怒髮沖冠相!不過,閱讀到她《我有“毛病》的文章,我先是竊喜,後來忍不住是拍案大叫好!怕毛茸茸的動物,這是我的隱疾。這毛病使我承受不少怪異的眼光,身高將近170公分的女人,在學校餐廳看到只有十公分高的小猫靠近,我會嚇到丟下食物跑掉,這畫面實在很做作。不過,我想,只有“患上”同樣病症的人才能了解箇中的滋味。

         話說過來,我的處境比林悅甚憐,她是城巿小孩,情有可原,而我卻是在鄉下長大,一踏出家門,就會碰到毛茸茸的鷄、鴨、鳥、猫等呀毛茸茸的動物。不過,我絕不會用手去碰觸這些動物。還好,我不必承擔家裡養鷄、養鴨的工作。我曾經嘗試克服這個隱疾,有一回,鄰家養的免媽媽生小白免,我跟著孩子群跑去看,使盡了全身的勇氣去碰了粉紅色的小白兔一下,從此下定決心把勇氣用在別的地方,別再做這要命的事了!

         朋友說,我上輩子可能是蚯蚓,所以這輩子才會如此懼怕有羽毛的飛禽類。小時候,有一回在家附近溜達,發現野鷄被網睏綁住了,我拔腿就跑,邊跑邊大喊:“媽媽,救鷄呀!快來救鷄呀!”我這個毛病一直沒改善。大學畢業留在台灣工作,同事送我美麗的故宮月曆,只要是碰到那是飛禽類畫像的月份,我就不撕月曆。不曉得當時的男朋友是不是發現了我這個怪毛病,所以才種下日後分手的因緣。

        我雖然害怕飛禽類,但至少這些動物不會突然沒事跑到身邊來!真正差點要了我的命的動物是猫!家裡收養了一隻尾巴像狐狸的猫。其實,也不算是收養,它自己跑來我家,我們只是沒把它赶走而已。中秋節回家,我給這隻小猫嚇到魂飛魄散。它大概是耍可愛.不是突然在冒個角落跳出來,我面前跳一下,就是在我腳邊轉來轉去。焱焱的赤道午後,我躺在客廳的地板睡覺,睡夢中聽到姐姐大叫:“你怎麼跟猫一齊睡!”話語一傳到我意識中.還來不及睜開眼晴,本能的反應使我發出因恐懼所產生的尖叫聲……

        感謝老天,沒有讓我看到,或感覺到小猫和我一齊睡覺!據目擊者姐姐表示,我在胸口上放了一個枕頭,小猫爬上枕頭上睡覺,而我抱著枕頭,小猫的頭靠近我的頭,我宛如抱著小猫一齊睡!我叫姐姐閉嘴,別再形容了,要不然就要到廟裡收驚。想著自己只是在家呆幾天,我忍,我忍、忍、忍、忍!實在受不了以撤嬌博寵的猫性!

如果林悅組怕毛茸茸動物俱樂部,那我要高舉旗幟加入會員!悍女人遇到毛茸茸的動物,就會嚇到花容失色,真是我見犹憐,楚楚動人呀……

《星洲日報》-星雲版
2010年10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