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農曆七月宗教意義

       七月歌台的辣妹艷舞表演簡直是在褻瀆神明,甲派的人這樣說。艷麗清涼的歌台表演是為了吸引人們來,乙派的人如是表示;神明搞不好也很喜歡看,路人丙加上這麼
一句。其實,不管哪一種說法,都具物化女性身體的成份,前者把女性的身體當成不淨、具褻瀆性的;後者則把女性的身體當成招徠香客的商品,或是祭拜神明的祭
品。

       於是乎,鄉音採集者張吉安表示,在七月份,廟宇或華團方面應該給華族傳統戲曲一個表演的平台,
讓傳統戲曲得於延續及生存,並使後人們有機會認識傳統戲曲。這是一個非常具正面意義的,但問題或在於廟方及華團需要改變認為吸引大量人潮到來才是成功的活
動的思維。

       農曆七月份,華人廟宇除了扮演文化、娛樂大眾的功能外,是否也在傳達其宗教的意涵呢?農曆七月
十五,是佛教的盂蘭盤節,那是一個供僧及行孝的節日,節日背後是感人的目蓮救母的故事。經過數十年的倡導及努力,佛教在某個程上成功向信眾傳達這樣的訊
息。

       反觀一些教派,又有多少人說得清楚甚麼是中元節?因為不知而說不清,那些自許是某教派的廟宇,
在歡慶中元節上就失焦了!

       在道教有上元、中元及下元節,即天官賜福、地官赫罪及水宮解厄。中元節是地官赫罪日,這一天道
教徒可以藉著誦經、懺悔,祈求地宮赫免祖先、父母(包括尚在世及往生)、自己及受苦眾生的罪。如果依循道教的這個意涵,中元節是很莊嚴的宗教節日,道士誦
經超薦祖先,如一些福建及廣東道士的中元法會;有一些道場會帶領信眾誦經求懺悔,例如吉隆坡老子學院。

       當然,七月份也是屬於民間的,民間習俗是具活潑及生動的創造力,如紙札業者,隨著時代的轉變,
紙札業者創造出符合現代人的紙札品,如紙札的組屋,以使更多的好兄弟“居者有其屋”。各種的慶祝活動隨著七月份的到來而熱鬧起來,包括辣妹艷舞團。在大鑼
大鼓,駐唱歌星或社區居民街頭巷尾在台上大秀卡拉OK金曲的同時,我們可以思考這個節日的意義,及吸納其原本的意含,使節日更具教化性及內涵。

《星洲日報》言路版

2010年8月17日

分手的理由

分手的理由千奇百怪。甲女孩傷心地說,她的男朋友不要她了,嫌她肥。我正氣凜然地說,這種男人該一腳踢開,你們認識時妳已是這等珠圓玉潤體型。乙男孩悠悠地述說,那被逼放棄的感情,因為他當教授的父母嫌棄他的前女友學歷底。我不發一言,內心暗罵:都什麼年代了,竟還有這種咸菜鐔的思維,況且,到底是誰要娶老婆?


          丙朋友最近也失戀了,他說,他的女朋友一聽他想拜師受箓,成為一個道士後,就跟他大吵一頓,然後,他們就分了。難不成是因為宗教上的差異?我問。丙搖搖頭說,不是,他的前女友也是拿香拜神的,她以為道士就是乩童,所以跟他分手了。


     我聽後,含在口裡的茶差一點噴了出來,很沒有同情心地大笑,真想敲一敲這個朋友的頭,說:"你不會跟她解釋呀!"他說,他當然知道,可她就是不聽他的解釋,一口咬定兩者是一樣的。看他一臉委屈的樣子,我也不好意思再笑笑了。數年前,當聽到道士不是乩童,正統道士不能行附身之術時,我也是充滿質疑,覺得講話的人如果不是在騙我,就是在唬弄我。後來翻閱道教的祖訓及道門戒律,才發現原來果然有這麼一回事。


      我無奈地望著丙朋友,根深柢固地誤會及認知,要在短時間內糾正過來,確實不易。當前之際,大概是只有三條路可行:一嘛,為了她,放棄成為道士,他搖搖頭。那個第二呀,就是各自轉身離去,他默默不語。我可真笨,如果他是他所選擇的路,他就不要那麼傷心了!第三,就只剩下跟她說明,不過,對一雙已拉上拉鏈的耳朵,該如何解釋?


      青春少年時期,窩在被單裡偷看琼瑤小說,對於小說中男女主角因誤會而分開總是恨得牙癢癢的,真想跳到書中去替他們把誤會解開。現實生活中,當可以發揮俠氣豪情的時候,我還可真不知道這誤會的結該如何解呀……


        想想,甲、乙、丙朋友,至少他們還知道自己為什麼被甩了,雖然這可能都只是個藉口。不像我,其實到現在還搞不清楚,好多好多的年前,那人為什麼就這麼走了。如今,過年他返回故里,我們依舊把盞問安好,但誰也沒有去碰觸,宛如發生在咸豐年間,那分手的理由


 


星洲日報,副刊(型年代),2010年8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