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的字

   按一個鈕,一塊錢就飛掉了。列印微焦卷,真是使人口袋破洞,得吃白面包,喝白開水過子。


   接下來,還得逐字"解碼"。古人的文字,像花又像霧!看沒幾行就滿天星斗!


    真想把他們搖醒,然後問:"請問您,到底寫了什麼?"


   那是1825年的文件……。


   


   

大學者的風範

      我們坐在同一排,我在打瞌睡,他在抄筆記。


     議會結束,觀眾席的他成為明星,成為年輕學子要求合照的對象。


*                  *                 *                  *                   *                  *


    到了我們這個場次,見他走進來,第一個發表的同事會後說,她怕到連頭都不敢抬起來。輪到我時,只要腦子一出現"他在",舌頭都會呈打結狀況,把念過的心經、老子、金網金呀全派上用場了,告訴自己不要用分別心。如此一想,果然好多了!


    短短的數十分鐘問題環結,在場的資深的專家出手,每一道問題都直切核心。其實,與其說是問題,倒不如說是資深的學者在給年輕的學子指引方向。


    他也開口了,竟然是如此的謙虛。當我發現,自己不解之處竟與他所提出之有類雷之處時,心裡感到十分的喜悅。


*                *                  *                *                *                 *              *


    在另一場次,我也見他坐在觀眾席中,依賴低著頭在做筆記。當人們感謝他出席時,他還是那一句:"我是來向大家學習的。"


   窺見一代學者之風範!


    他就是王賡武教授


*               *               *                 *                    *                    *                     *                  *


    在指導教授,及指導教授當年的指導教授的鼓勵下,和同學參加了"第21屆亞洲歷史學家國際研討會",感受了同行見真章的喜悅,也見識學者的風範!


 


 

Penangites的關注-在新加坡聽林冠英等人演講

    總是要離開馬來西亞後,才能夠坐在大學的校園聽非中央官方官員的演說….。


   The Penang Outlook Forum 2010: Penang in Asia


    日期:2010年6月3日


    地點: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ISEAS),新加坡


    主題演講:檳州現任首席部長林冠英


                   手上有完整的演講稿,懶得打字了。


                   問答環結,有人問檳州州政府與中央政府的關係。他列出數據,表示檳州是馬來西亞很重要的出產州屬,如果檳城失敗,馬來西亞也失敗,因此。此外,他也談檳州現任政府的核心原則(core principle),就是公開招標。


                   有人表示,檳城建築都掛滿廣告,旅客都不知該如何拍照。林冠英表示,那是前朝政府與商家的合約,現任政府也不能做什麼。不過,合約在今天終結,那時就可以做些什麼了。


                  有鍾靈畢業生向他表示,做個好的華人領袖。林冠英表示,他是馬來西亞人,伊班人,卡達山人的領袖,不屬於某一個族群。


                 有人抨批州政府,說,在由州政府所出版的Penang Economic Monthly中刊登州政府的不是。林冠英說,我們接受別人反駁我們,我們不怕真相,有錯誤的地方應該被指出來。接下去,他提到檳城的自由論譠廣場,也有人跑去罵檳城現任政府的。 


                 有人罵馬來西亞現任高教體制,希望林冠英做些什麼東西。林冠英說,其實,對於大學,那是中央政府的權限。既使現在,他作為檳州首席部長,也無法到位於檳州的理科大學去。 我大概真的太孤陋寡聞了,聽到這樣的訊息還可真吃驚!


 


            第一場次的第一個主講者是李家全,他把檳州講成非常具吸引力,並且表示歡迎外國人到檳城來建立第二家園。不過,我心裡在想,那在檳州的"原生"人民呢?屋價會不會被炒得更高了?


          第二場次的Khoo Salma談到檳州古蹟,就不歌功誦德了。檳城因為有一群熱愛這塊土地的人,所以檳城就是不一樣。


          Dr. Syed Muhd Khairudin Aljunied談在Georgetown回教徒的古蹟保護。他說,回教徒的古蹟保護做得沒有華人的好,因為他們會認為這是政府的事。他表示,這種思維是巫統調教出來的,不容易在短期內獲得改善。


          在午餐前的Q & A很有意思,談了很多,不過,我印像最深刻的只有一個:現在一觀眾說,檳城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去到全世界,但我們在檳城內要行動就要花上很多的時間。她責罵州政府,不要再把責任推給中央政府,快點投法解決州內的交通問題。話畢,台上主講者之一A.P Goh Beng Lan馬上說,她在檳城開車,十分鐘的路程,她看到五輛公車,而且公車上幾乎都是空的…..。


          可以生氣,可以責罵,可以反駁,那是平等的對話平台。


         林冠英坐在場內聆聽,還有劉鎮東和黃泉安。有點驚訝,因為一般上,政府人物既使是到研討會去,也只是負責致詞、打鼓和撥款,然後就離開的了。我浪漫地想像,這個年輕的檳州政府,知道自己之不足,所以學習….。


        午飯後,我和朋友溜了,看到幾個YB的人往場內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