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我的母語聯想起~~~

     “你們馬來西亞華人的母語是什麼?"在劍橋大學問了路,一個年輕的香港學子轉著問我這個問題。他說,他的馬來西亞華人好像很厲害,會很多種語言的方言,但他搞不懂我們的母語到底是什麼。


     我曾經以為華語是馬來西亞人的母語,到台灣留學後才知道原來母語有另一層面的意義。


 


*             *            *                 *                  *               *                        *                      *                      *


      在新加坡的ISEAS圖書館,外國朋友問我們,什麼是我們的第一語言?他看我們一回跟印尼人講他們聽不懂的話,轉過頭來又跟中、台的人講另一種他們無法理解的語言


      我有點不知該如何回答。在廚房跟媽媽聊天時檳城福建話是我的第一語語,看湯杯斯杯緊張刺激時我大概只能用福建話喊叫;如果參與叫罵大概講福建話最順口!


       我忘了我怎樣回答這個外國朋友。


       轉過身來,吉隆坡來的阿韻問我:"你覺得什麼是你的母語?"


      我還是想了想,說:"我講檳城福建話最標準!講中文我們不如北京人標準,講英文我們不如倫敦人標準。標準,是相對的。"


      這個美麗的大姑娘點點頭。  


      然而,這並不是表示我們要在自己的kampung閉門造車。


*                 *                 *                      *                      *                      *                    *


      在某年的某地,馬來西亞的某人要辦個大型的活動,打算把這活動的主題定為"XXXX邊緣",意思就是說我們馬來西亞華人在文化是邊緣。


     在那個某年的某地上,承辦單位的另一個某人大發雷霆,堅絕反對使用"XXXX邊緣",因為那是自我矮化的詞彙。


     從那刻起,我對那另一個某人產生了敬意。


     可是,這並不表示我們我認清自己的位置。


 

巖洞訪道人


     


        熱鬧的宴會在歡樂、喧嘩的人群中彷彿瞥到一股祥和之氣,只見那人穿了一襲看似唐裝的灰藍衣(後來知道那是小褂),胡須泛白,恬適而坐。原來是個全真派道長──明芳道人。他向我拱手,我還了個拱手禮。


       後來拜訪白須道人所居的龍頭巖。老道人還是那襲灰藍小褂,頭上戴著莊子巾,腳穿高筒襪及圓頭鞋,臉上泛著恬然的笑靨,身健纖瘦但健郎,如有仙風道骨般。洞內有許多巧奪天工的天然鍾乳石,不過,看見洞內的百年石碑,及其他具歷史意義的文字,更是樂得我跳起來。


        最近一次再訪,是與一年輕且飽學的正一派道長同行。年輕道人穿白色小褂,一樣是著莊子巾,高筒襪及圓頭鞋,他舉香閉目似在上禱,然後緩緩把香插上,接著入殿行禮;老道人輕敲大馨,顯出宗教威儀及神聖。這與一般人到廟裡忙著插香,而且插越多越好的方式截然不同。


        對於道教,年輕的白衣道人有正本清源之志,嘆打著道教旗幟,行附體之術的人多,解道的人甚稀。年長的白須道人對道門時弊亦有針砭。華社有滿山谷的神棍,道教正法不彰,神棍們大概都是以道教徒自居,盡搞些怪力亂神之事,使到很多人都把迷信與道教畫上等號。


       我對那不遠處的墓碑深感興趣,拉著朋友一齊過去看,白須道人的徒弟玄生拿了把鐮刀替我們開路,我們就這樣走近野草及膝的墓地去。山頭上開滿了小黃花,小黃花呀不為誰而開花,我們走近了就看到她這一季的美,美得如此純樸,純樸得如此動人。荊棘呀,攀上了牛仔褲、球鞋上,因為呀,我們是大自然的一份子。誰也不著急將其抖落,隨它去吧!


       臨走前,我再拿起相機,替白須道人和白衣道人拍了一張合照。年長的白須道人很從容,目光清澈,流露出經歲月歷練後的祥和及淡定;年輕的白衣道人舉手投足都顯出英氣,眉間有股堅韌不拔的氣宇。在物慾橫流,人們舞弄滿天的鬼神,飄盪得令人們眼花撩亂的同時,卻也出湧現涓涓清流。


        離別在即,白須道人突然想起甚麼似的,隨手捉了幾包東西說:“走,我們喂魚去!”喂魚?太好了!我興高彩烈地拿了飼料就往湖邊跑去,耳邊隱隱傳來老道長富有哲理的話語:“養魚比放生困難。"


      魚翻身跳躍煞是好看、樸實的山巖、聽諸善人話語,天地間彷如股剛正的靈氣迴蕩著。


星洲日報–星雲版


2010年5月10日

雖然還是不明白的事…

        很多東西,總有許多的不明白。


 


A: 食物篇


      “為什麼天氣這樣冷,這裡的人吃的食物一般上還是冷冷的?" 在英國,我跟一家拜觀音和關公的中餐廳服務生聊天。心裡想著,這種天氣,如果能來個熱騰騰的火鍋或啥熱食的,那是多舒服的事呀!不過,這些日子最常看到的是,人們在吃冷冷的面包。


      女服務生笑笑,說她到過檳城三次,很喜歡那地方,覺得很美。


     “為什麼天氣那麼熱,檳城人還可以坐在街邊,吃又熱又辣的面?"她問我。


     我也只能笑笑,


*                     *                        *                   *                          *                     *


B:生物篇


        “為什麼有人的頭髮是金黃色的?"我問。其實,這問題我在史語所工作時問過考古學家,但那考古學家只研究骨頭,這個問題無解。如今,見到念生物的阿豐,赶緊再問一問。我對演化論著迷,而阿豐恰是以演化論為假設前提,來進研生物研究。


        阿豐想了想,說:"大概是性擇吧。"


        “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性擇?"我再問。


         “可能是是審美觀!"阿豐答


       開車的阿輝笑了笑。我沒問他為什麼笑。


       如果是性擇,那會衍生另一個問題:為什麼這些人會有如此的審美觀。不過,這話題沒再談下去,我們討論要去哪用餐。


      後來,我問阿輝,他當時為什麼笑?不認同"性擇"?


     他倒問我:"為什麼我們的頭髮是黑色的?"


      有點恍然大悟的感覺,當然不是指生物學方面的。


     我們常會問:"為什麼那個人是同性戀的?" 因為我們總是站在異性戀者的角度。


     阿輝的問題,就像在問:"為什麼你是異性戀者?" 


      阿輝說,我會問為什麼人們的頭髮是金黃色的,是具崇洋的心態!


     我說,阿輝你錯了!我只是帶著看待"異文化"的心態,去問這個問題。


    人類學的產生,簡單來說是因為西方接觸了東方這"異文化"。為什麼"異文化"一定要是東方的?東方人看待西方,對於我們來說,西方就是"異文化",這有何不可?


*            *               *             *                *              *


      我們總是習慣,帶著我們即定的認知來理解這個世界。在這同時,總是會"一切為我們之為理所當然",理所當然的異性戀,所以才會問別人為什麼是同性戀;理所當然的黑髮,所以才會去問為什麼金黃髮。


     開啓了我另一道思維的窗口!


      雖然換個角色,不明白的事未必明白了,但卻發現了另一面的風景。

在大學校園聽安華演講

      學習,包含多重層面。在劍橋大學蟹居,聽說安華來演講,就跑去聽了。


*              *              *               *                    *                *               *               *                *              *


      剛開始,安華有點照稿念,不過,約過了十五分鐘,他就不照科本了,演講漸入狀況,相當具攝收力的演說家。


      他的演講主題是"回教與當代東南亞政治的發展"( Islam and Contemporary Political Change in Southeast Asia),但其焦點還是談馬來西亞。整理幾句他演講中的精華:


     a) 馬來西亞有說話的自由,但說話後就不自由了(freedom of speech, but not freedom after speech)


      b) 我們不再要有新經濟政策,而是幫助那些真正需要及被邊緣化的人。


     c) 我們要塑造更自由、公平及透明 (free, fair and transparent)的選舉。各政黨應享有辯論(debate) 的平台。


     d) 馬來人必須了解,他們的敵人不是華人還是印度人的精英份子,而是貪污和腐敗。


       結束半小時的演講後,接下來就是聽眾提問,提問內容包括大馬司法問題等。原來,大馬司法之不公是"聞名"之。


       尖銳的問題一道接著一道…。有個大馬留學生,問他馬來西亞是屬世俗國還是回教國問題。他的回答是,回到憲法,回教是國教,但憲法沒有阻止基督教使用"阿拉"的字眼。他也直言,馬來西亞的司法存有很大的問題,如丈夫改教後,其妻要上訴是歸civil court還是syariah court的問題。


        那麼,回教徒的退教問題呢? 他的答覆是,信仰回歸個人。他表示,相較於整體,改教問題的個案並沒有太多。然而,這卻是一個非常敏感的課題,如果為了迎合一些自由主義派的思維,那他們就會在這場戰役中吃敗戰。他也不處理回教等同馬來人的問題,其說法是,馬來西亞當前有更重要(fundamental)的事要處理,如基本人權;反歧視 (no discriminatiion)等。


        海外的馬來西亞人,可以做些什麼? 這是坐在前方的年輕人的問題。安華答,注冊成選民,看是否能爭取在國外投票。其語重心長表示,或該有所為,不要只是做個冷漠的讀書人。


       (以上僅純屬個人消化後之記錄)


*                *                 *                    *                 *                 *                 *                   *                 *                        *                       *


     演講結束,坐在旁邊的女生問我從何處來,我們就這樣攀談起來。她念政治學,我問她對安華演講的觀點,她說,其演講並沒有緊扣著主題,但很深刻,這些深刻又具廣面的演講,是課堂上的政治學教授所無法給予的。


     談起馬來西亞種種,她睜大眼睛,一付不可思議的樣子…。風,實在太冷了,我們約好,明天,聽她談她的研究領域…。


*               *             *              *                 *                  *               *                *                   *                *                 *                   *


     遇到一個馬來西亞的朋友,問他聽了演講感覺如何,他答,只不過是政客的說詞…。


*               *            *                *                *                *                 *             *              *                 *               *                 *


    有人在研究室,用種種理倫分析政治的改變;有人直接參與政治的改變…。


*     *               *               *                *               *               *                   *                 *                *               *                 *


    我差點忘了,原來,在野黨是無法進入馬來西亞的大學演講,經安華的提醒,我這才想起。


    突然間,好想唱道梁文福的"外面有鬼":


                         外面有鬼,你總是這麼說,


                        我要去看,你總是不許我,


                        你所沒騙我,可是你從來就不肯所說你心中所怕的是什麼…."


    線上試聽http://www.51wma.com/sort/1_6451_2268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