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骨幹的海南人

       有些詞彙是比較粗俗,但聽到這樣的轉述,還是忍不住贊聲:有種的海南人!


      據說,這位海南人在替自己的祖先牌位進行開光時,是用海南話。在一旁協助的人,完全不知道對方在講什麼。


      對像是自己的祖先,使用自己祖先的語言替祖先牌位開光,那是多有骨幹的一個海南后代!列祖列宗泉下有知,也會含笑了!


    *                 *                 *                  *                     *                   *                     *                    *


      海南人是馬來西工的極少數族群,所以,要維護自己族群的方言,大概也比較不易。這年頭,在馬來西亞,還可以用這"少數方言"念文言文的,大概為數不多了吧!?


 


  *                 *               *                    *                     *               *                    *                     *


     或許,我是一個失掉了自己藉貫方言能力的人,失去後,才發現其珍貴!

白天鎖門的廟

        有一些廟,即使是在大白天也是鎖著門的。裡頭有人,你叫門,對方一般都會把你打量一遍,然後才開門。


       先別生氣!進去後就會發現,管廟的都是女人,而且屋內沒有男丁。如果,對方接受你進來後,她們們攀談,你就會發現,其實,她們只不過是在"自保"。


       A廟位於橡膠園,一眼望去除了橡膠還是橡膠,一個中年女性帶了女兒們住在那裡,還有一個智障的親人。平時不關著門來,壞人來了該當何?


     B廟設在一個友族聚落,管廟的是一個老婦人,有時女兒會帶孫子回來看她。談起被偷香油錢,被偷香爐,被騷擾的經驗,她無頭嘆無奈。


    今天去了C廟,叫了門,坐在香燭台的老婦人還不願意起起來開門。等了約一分鐘,她才緩緩地等起來開門。她說,她要等門外的那個人走開。是的,我們剛到時,門口是站了一個中年男子。老婦人說,如果她一開門,那人一進來就不會走了。那人是來跟她討錢的,她給他兩元,他嫌少,要多一點…。那人就整天在廟附近走動,只要一發現門沒鎖就會跑進來要錢。


   D廟也是一間私家廟,門口養了兩隻狗。我們在蘺芭外喊,一個女人出來看了一眼,就叫我們走。我們環視她住的周圍,也是沒有人家,萬一遇上了壞人,那也可真不得了。


    當然,也有私家廟是很熱情的。到了人丁旺盛的私家廟,他們連表哥、表姐、侄兒、當叔呀什麼的都跑出來,幫你把文物搬出來,然後七嘴八舌跟你說故事…。今天,我也到了這樣的廟,蠻幸運的。


    曾有朋友看到鎖門的廟會大罵,說廟本來就應該開門給人家進來膜拜。


    我曾經也認同,不開門的廟,這自什麼!不過,親自走訪,靜靜聆聽,箇中有著著無奈。

焦慮

     因為論文,某個程度上,心情陷入焦慮…。


     其實,適當的焦慮是好事…至少日子不會過得太隨心所欲…。


     再多一年半,如果論文再交不出來,就要吃西北風了…。


    一年半,很快就過去的呀…。


    只能,tambah minyak!


   

雲頂元旦當人潮波浪

     人如海潮,這句話是真的….在經歷了雲頂倒數煙火秀後…。


    煙火在燃放,霧飄飄,只能偶瞥煙火的燦爛。結束後,人潮要散去,學弟建議與人潮逆向而行,但我們不同意。於是,我們隨著人潮,其實都不太需要走路,因為幾乎是被夾著動的。


     間中,看到有年輕的姑娘欲昏倒了,她的朋友扶著她,叫她千萬不能倒下來…。他們一行人選擇逆向而行。


     我門繼續被推著前進…大門在望,進了大門,大概就可以"海濶天空"了…。


     不過,大門雖然近在咫尺,欲是不可及….人潮往一扇門擠,整個人也感覺被擠瘦了…。


     這时,卻有一群少年要從門內出來。他們手搭著肩,組成兩支隊伍,要擠出門口。


     於時,我被两股推擠的力量前後夾攻…。


     這時,在門口受兩股力量夾攻的人潮形成如潮水般的波浪,前方的人合力齊,這人群波浪就往後;後面的人群使功,這人群波浪就往前…。而我,就是波浪中小水滴。


     叫罵聲此起彼落,還可真擔心兩幫會打起來…還好沒有。


    結果是:後面的力量比較強!


*                      *                 *                     *                    *                       *                   *                 *


    我被擠住來了!


    學弟在後面喊:"往右方的樓梯去!"


   我還沒往右方去,又聽到他喊:"跟著人群往前!"


    於是,我乖乖被人群推著往前,終於擺脫推擠!


    回頭看,沒有一張熟悉的臉孔!


    手機撥不通,我只有站著等!


    看到小孩還是和媽媽在一齊的,爸爸手裡還是抱著小孩的,倒有點羨慕他們,至少他們比我本事,沒被擠丟了…。


*               *                   *               *                      *                *                *                *                 *


    坐在餐廳,除了喘氣還是喘氣!


     學姐和學弟說,他們都看到孕婦也來擠!


 *              *              *              *              *             *             *             *              *             *


    倒數是什麼時代興起的玩意?我問老師。


    老師說,資本主義興起來。


    “那資本主義在什麼時候在台灣興趣?"


    老師想了想,說,至少他小時候並不流行倒數這玩意…。


  *               *             *              *               *             *              *                *                   *


    “愛梅,當初越南人從越南逃出來時,他們是站在船上的,跟剛才我們在外頭看煙花的情況一樣!"


     我睜大眼睛看著老師,說:"怎麼可能?"


      老師點點頭,說,因為人太多,人們連坐下來的地方也沒有。他們逃出來,卻面臨怒海所帶來的死亡…。


*            *              *             *                 *               *                *                *              *


     我們又為什麼擠?


    好玩?


    在人潮的波浪中當一個水滴是不錯的經驗,但大概不會想再經歷一次就是了!


    這種人潮汹湧的場合,真的不適合年紀太小的孩子…。雖然是和平、美麗的煙火秀,但萬一走失了,或發生什麼事故,那是具危臉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