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冬至

      今天是冬至…。時間不曾分割,但我們這個文化中的人都知道,今天是冬至!


*             *              *               *                   *               *                *                *                     *           *


     昨天,朋友們都互祝聖誕快樂了,我也總是加上一句:冬至快樂:


     文化的傳承,不止是在文字,也在於傳統節慶。


     過了冬至,年就不遠了…。新年太華麗,冬至,家人聚在一齊搓湯圓,然後拜神明、祖先…。文化、習俗,在歲歲月月中流傳…。


*             *               *             *               *               *              *                *              *                *


     一個朋友說,一切都是空、虛幻…。包括節日!


     說這話的人,在家裡,享受著母親為他所備好的湯圓呀什麼的….。


   *             *             *             *             *              *               *                *                  *                *


    對於游子,能吃上一口home-made的湯圓,是多大的福份呀。


  *              *             *              *             *               *               *              *             *               *


    世間無實相,如夢幻泡…。那是對於出世間而言。


    對世間而言,冬至還是冬至!如果冬至不是冬至,那一切都是沒有意義的…文字沒有意義、文化沒有意義、文學沒有意義、科學沒有意義,那是逃避的人生!


 


    

"別勉強了"

 


    要和一班朋友出去吃宵夜,盯著衣櫥五分鍾,拿出一件牛仔裙。僑大那年住同宿舍的香港同學送我的,她寒假回香港時帶回來給我,:”你穿這裙子一定很好看。


    香港人買衣服還可真有眼光,至少是指這位同學。上了大學,很少穿裙子的我偶而穿上這件牛仔裙,配上件緊身上衣,也覺得自己好看極了!


    僑大已經是十二年前的事了,卻苑如昨日。


    或許可以重新得到贊美聲懷著想像,拿出裙子,穿上。不對,拉鍊太難拉了。


    到樓下去請阿之幫忙,她看了看,:”別勉強了!”


    雷雨過去了,但這句話如遭雷擊!看看自己,全身已經圓得油桶似的了!


    我大笑,罵句:”妳這個人真討厭。


    她懷著同情的眼光看著我,:”如果你硬要拉上,我還是可幫你的。


    我赶緊跑到樓下,把牛仔裙收起來。


    想著:我一定要重新穿上!


    吃了今晚的宵夜再說,就從明天開始!

家裡的日常禁忌

    在日常生活中,家裡有幾個禁忌:


1) 不可以坐在門檻上。祖父看到我們坐門檻上,一定會被罵。不過,我沒罵過,因為,不用等祖父來罵,媽媽看到跟我們說:"不可以坐,會被罵的。我問:"為什麼不可以坐門檻?"忘了是誰的回答,答案大概是門檻有神之類的。


    可惜,老家裝修後,門環不見了,用木製成的門栓也改成現代的門鎖。大門上"天開黃道"的對聯也沒有。連同,門檻也沒了。所以,現在家裡也沒有坐門檻的問題了。如果,我早一點有保存文化和文物的醒覺,我就會要求保留門檻,保留舊用的大門…。


 


2) 添飯不能只舀一次。即使只是想吃一點飯,至少要用飯勺舀飯兩次。問媽媽:"為什麼不能舀一次?"她神秘兮兮地說:"因為對好兄弟才只舀一湯匙的。"


   不知道誰的家還有這禁忌的?


3) 不能坐在桌角。老家的飯桌是四方形的,但我們絕對不能坐在桌角吃飯。媽媽說,那是因為只有傭人,在童養媳才坐在桌角吃飯的。


 


4) 從哪個門出去,就得要哪個門進屋。當然,小朋友從前門跑出去,後門進來的追逐、玩耍不算數。我們從前門開車出去,回家時也一定要從前門進來。原因嘛,尚不詳,反正,老媽這樣講,就先這樣做。不知有人知道原因嗎?


5)不可以往身後丟東西。現代人們大概會解釋成會丟到別人。但是,我們小時候聽到的說法是:會丟到那個。


 


  以上所述,除了第一項,因客觀環境改變了,其他的到目前為止,家裡還保存這些禁忌。其他已不在是禁忌的包括:一、晚上不可剪指甲;二、晚上不可吃西瓜。這些禁忌,將其視為習俗,老祖宗們們留下的生活規範,一些還是具有當代意義和價值的。

閱讀家族和鄉土的記錄

    全家人,排排隊,等著看一本書。


    我們先擠在一齊"研究"一張照片。


    父親笑著跟媽媽說:"你看,阿爸的鈕扣,高低的,沒扣好!"


   姐姐剛走過來,說:"哇!真的是阿公,和我們家的神龕呀!"


     然後,排排隊等著看文章內容。


    我們都想起了阿公…。 


*                *             *                 *               *              *                *


    今天.在網路上無意間發現一篇〈聚居美湖的福佬惠州人〉,作者是王琛發,刊登在《檳城惠州會館180年–跨越三個世紀的拓殖民實》。於是,我就撥電給在巿中心的父親,請他去惠州會館拿一本。


    不久後,我自己也到巿心中去了,跟著幾個檳城通看會館,吹海風。


    近午夜回到家,才想起這本特刊,就翻開來看。怎知,竟發現了阿公的照片!


   太高興了,看到這篇文章。


   我不知道家後方廣福宮的成立年代,我不知道孕育一代又一代美湖人的培英小學開創年代和開創人…。在這篇文章中,我看到了記錄!


   我看到了我與這片土地的時間深度…。


*            *             *              *               *               *                *


   當我想問阿公的時候,一切都已來不及了…。


   所以,有些事,必需現在就做!

真想找個洞鑽起來

       我只能靜靜地坐著,若無其事。其實很想找個洞鑽起來,生怕人家認出我來。


       她又在"教訓"餐廳服務生。"教訓"完可憐的外國服務生,叫他去叫經理出來,她要跟他講。


       那經理出來了!還好不是我認識的,要不然,我以後都不敢來了。


       *              *                    *                *                      *                  *


       其實只不過為了一盤辣椒嘛…。


       我們到一家餐廳吃飯,朋友把辣椒吃完了,要多另外一碟,結果發現周圍都沒有服務生。只不過是去櫃台講一聲嘛,走五步路而已。


      她就火大了。


     飯後,我們想點個甜點,周圍還是沒有服務生,我就走幾步到櫃台去。她也走出,喊服務生來,坐在位子上開始訓話,什麼服務態度很差之類的。


     服務生解釋,因為section closed。她說,如果這是樣,那就要早點通知我們呀!


     接著,華人經理出來了。


     朋友把要辣椒的事再講一遍。


      那經理回答,一般上,一碗面我們配一碟辣椒。


      聽到這句,我想:完了!


    果真,朋友這回是開嘴大罵了!


    唉!


*              *              *               *                   *                 *


    這不是第一次看她在餐廳大罵。


    在她在一齊用餐的高記錄是:一個晚上去了兩家餐廳,在a餐廳不滿意,跑到b餐廳,結果在b餐廳還是不滿意。


    那時我就跟自己講不能和她一齊吃飯,超尷尬的,那麼愛罵服務生。


*              *                *               *                *                *             *


     為了避免自己在餐廳想找洞鑽,或消化不良!以後,真的不能和她一齊吃飯。


     …..要不,我會消息不良……。

請敬重歷史系華校研究生

         邱老教授又再上演“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戲碼,中文媒體責罵聲四起。這篇文章不是要談論邱老教授的言論,而是在眾多罵聲中,植建成11月26日所發表的〈誰不認識潘建成?〉,似乎已殃及馬大歷史系華校背景的師生,尤其是研究生,筆者和幾名在歷史系攻讀、碩博士學位的華校生,讀起來頗不是滋味。


        植君在文章中寫:老教授在學府教歷史,身邊最多的就是研究生,當中可能有幾個英文比較差的,正是他所說的華校生――背字典、沒創意,鞠躬哈腰地只為討他歡心,一心只想領個博士學位在學院找份優差。所以,他對華校生有偏見。


        植君的言論,不止已經傷害歷史系的華校師生,也犯了邏輯上的毛病。


其一、邱老教授雖然為馬大歷史系永久教授,但研究生能不能畢業與邱老教授無關,所以我們完全沒有必要討他歡心。


其二、向師長點頭問好是華校生尊師重道的表現,倘若是英文蹩腳的華校生,見到老教授也只能道聲好,就會快溜;如果有問題要請教老教授也得先把問題寫在紙上,因為誠如大家所知道――老教授不諳中文。如此“雞同鴨講”,請問要用甚麼方式討好老教授?


       筆者在2003年從台灣回來後就在馬大歷史系念書,7年來從沒看過如植君所描述的情況。


        歷史系華人研究生並不多,語言問題確實是很多華校生所面對的障礙,但因為我們力求克服,所以我們走進來了。我們被訓練冷靜及客觀,但我們擁有熱情及使命。面對歷史詮釋問題,我們會拿著盧誠國在今年4月7日舉出歷史教科書內容出現偏差的剪報,仔細討論。我們清楚歷史做為一個學術學科的遊戲規則,沒有研究就沒有發言權,而這研究之路是長遠的。


       但是,做為華校生,我們有使命!歷史的建構是建立在證據之上,如邱老教授那一輩的史學家,主要是依據官方檔案建構歷史,包括華人史。但是,因為我們是華校生,我們可以直接使用華文資料,但這些資料又是散落在各處。所以,繫上的華校背景之師生,到荒野的義山看碑文,到老廟、會館找資料。我們的工作,難道只是一心想拿博士學位而過上好日子嗎?


       植君的文章,其實藉著邱老教授的言論,談人才,尤其是獨中人才外流。但是,如此的評論方式,卻貶低了他人,有欠公允。植君表示,邱教授是因為沒碰過一流的華校生,所以才會對華校生造成偏見。這一番話,大概也把邱教授曾接觸過的華校生,不管是教職員還是學生都罵上了。或許華校生背景出生的馬大教職員不與植君一番見識,但筆者與數名華校背景的歷史系研究生,對植君以不實的方式評論歷史系研究生發出抗議。


 


2009年11月30日,星洲日報,言路


 


植建成的"誰不認識潘建成",可聯結到:


http://opinions.sinchew-i.com/node/12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