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了的肉,切掉它

       這一年多來,看妳在苦苦掙扎…放手?不放手?


      旁人不便說什麼,也無權說些什麼。


     最終,妳還是放手了…。


    妳淡淡地說。


    我只是嗯了一聲!


    心裡想著:"爛了的肉,就割掉它!"


*             *             *             *                 *              *               *


    往往,問題在於:這塊肉,是真的爛了嗎?


*           *        *              *            *              *            *                   *


    拿個快刀砍那個亂麻……。


    會不會不小心把好麻都砍了?


*            *             *              *              *               *              *


    把肉切了,會流血…可能會流很久…。


    但只要沒有細菌做怪,被切掉的部份會痊癒的。

想到自己放逐到冥王星去

      有時想,把自己放逐到冥王星去…。


       就一個人,住在一個星球上。


     把記憶留在地球。


    我的快樂和熱情,及散播在空氣中吧…。


    我的憂慮和傷感,就深埋在地底下吧…。


   *        *        *        *         *        *             *


    不過,現在我還在地球上…。


    把憂慮及傷感藏在心房,把快樂及熱情露在臉上。


    尋找一棵忘憂草,把一些記憶悄悄抹掉…那些記憶呀曾經是如何動人,但如今卻是叫人悲慟…。


  *            *             *         *            *            *


    他們都說,時間是一棵忘憂草。


    落花飄落,流水東流。


*        *         *            *             *              *


   允我攜把箏,到冥王星去…讓我跟外星人唱訴,地球上的人間情事……。

大道上發生車禍,就在那報案

      原來車禍也可以這樣發生的!


     一行五人打算北上,到怡保聽某某大教授的演講,兼游水玩水。在休息站,開車的同學從停車位退出來,正準備向前,怎知就被撞上了!


    撞我們的是一輛四輪推動的車。我們車子的窗口,都被撞碎了,但因為有粘了一層叫什麼的,所有玻璃沒掉下來,形成美麗的花紋。


    坐靠近窗口那個朋友嚇呆了….。


    下車,處理該處理的…。


    然後,我們選擇到下一個出口處的警察局報案。


*       *      *           *         *            *            *             *             *


     “你們在幾公里被撞?"我聽到這問題就快暈倒,沒量過,不知道。


    “我們是在AA休息站被撞。"


   於是,女警撥電去問後,跟我們說:"   你們是在440公里被撞,得要另一間警察局去報案。"


   我們不約而同地問:"為什麼?"


   “因為我們這間警察局只負責到437範圍的。"女警說。


    “那,如果是在438被撞呢?"平常只扮演被欺負角色的阿妙,也忍不住了!


   那女警有點抱歉地看著我們。


*        *            *            *            *           *             *          *


  結果,我又坐在破裂的車窗邊,搖呀搖的搖到另一間警察局去。


  手上拿了一個小枕頭,因為車子在行走,尤其是稍震到時,玻璃會做嚮。這時,快點拿枕頭護臉!


*          *              *           *             *            *            *        *


  演講沒聽成,後來倒在我住的地方閒聊,一班學歷史的人,就聊做歷史研究的意義….。


  好像很有學問,其實因為苦呀,互相勉勵!


*               *               *              *             *              *             *


    對了,這篇文章的重點的:如果發生了交通意外,要在當地的警局先報案。


    還好我們沒回來吉隆坡,要不然,又得開到規定的警局才能報案。


 


   “

一齊承受壓力的朋友

            為了報名參加史學界的“大牌"研討會,幾番折騰,才“吐”出來兩百個字的論文摘要,終於被錄取了!應該是高興的!不過,那高興大概限於昨晚打開電郵收到錄取通知的那剎那

         今天,撥電給同樣被錄取的同學,問她幾時要開始我們的讀書會。為了寫這份摘要,教授介紹了幾本相關的書藉給我們,但我們到現在一頁都還沒讀,現在,應該要開始讀書了。


  接電話那方,說,下星期吧!然後,她逐一數出,得先交出兩章論文才能申請延長獎學金,然後明年一月要交研討會的論文;之前我們共同報名的另一個研討會搞不好也可能會被錄取……。我猜想,她講這話是應該也是面無血色,因為聽電話這方已經手腳發冷。


  講真話的人真討厭,我罵了兩句。她還是很冷靜地跟我說,你罵我沒用的啦,我現在跟你一樣痛苦的……


  掛上電話,我傳了個短訊給她,說,能夠有一齊承受同樣壓力的朋友,也算是一件幸福的事……

別急著反駁

    一種肤色,不同景致……


    參加院裡規定的論文大概討論會,大約每十個研究生一小組,外加兩個點評的大學教職員。被派到我們這一組的是一個印度人和美國人。


    一個原本在回教研究的人轉到歷史系念博士,他的題目是社會契約。他用馬來話做報告,美國人無法點評,就只剩下印度老師點評。


    印度老師問的是歷史論證的問題,未做研究已有結論的研究方式似乎……。不過,印度老師還沒講完,那人馬上說,"我知道每次談到社會契約非馬來人都會很不舒服……。"


    不待他講完,印度老師馬上打斷他,說:"我並不是這個意思…。
   


    那人開始扯普遍的歷史常識…。我舉手問.還是歷史的問題,歷史談證據,論證需要證據,有沒有一份文件名叫社會契約,由誰所簽?


    那人馬來回說話:"非馬來人不要忘記,是馬來人給你們公民權……。"


    坐在旁邊的馬來同學,低頭跟我說,那個人要先學聽眾,然後才上去報告……。


*            *            *          *             *            *            *            *           *             *          *          *


   為期一星期的"方法論"的必修課程,除了利用課堂時間看了幾本書外,另一個所學到的是:學會做聽眾。謝謝坐在旁邊的馬來同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