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報紙

    靈巿十七區的印度人講的廣東話比我標準。


    馬華特大後,跑去跟印度人買晚報,問店員,今天的晚報是不是很好賣?


   他問我說,差不多,人們對這個客題的興趣也沒有很大。


   我拿了南洋,抱報紙了放在他的櫃台上,掏腰包付錢。他指著報紙中右方的人,問我看過了沒,他有。


  “VCD?"我問。他點點頭,說很好看。他說這話時,完全只是在賣商品的感覺。


   我沒繼續再談,笑笑搖了搖頭,付了錢走出去…。


 *            *               *                *                 *               *                 *                 *                  *                    *                *


   抱著報紙去買水果。


   賣水果的叔叔看了我手上抱著的報紙說,兩個都出去就好!


   我沒問他那誰會上來。


*        *            *                *               *               *                *                 *                *               *                *              *


   老爸可得意了,昨天,他說,第三股勢力會勝。


   我說,得權派會勝。


   結果老爸的預言準了,我輸了一百大元。

榴梿长眼,故乡长情

榴梿其实是长眼睛的,到现在我还是那么相信。

老屋前的小巷一声“吱咔”声向,接着就听到父亲高喊:“快来呀!”我赤着脚冲出屋外,只见父亲倾倒在蓠芭草上,机车半压在父亲身上,机车后面是载满榴梿的大竹篮。大竹篮向旁倾斜时被篱芭草卡住了,所以机车并没就直接压在父亲身上。我其实帮不上什麽忙,父亲定下神来,站稳脚步,机车和榴梿大竹篮又立了起来。只有一点点不碍事的皮外伤。

榴梿是爱护人类的,从没听过那长满刺的榴梿使人致命。榴梿旺季,满山谷的榴梿从高空落下,但至今未听榴梿砸人的事!老人说,榴梿是三保太监郑和的米田共。说故事的人语带谐谑,大概是希望听故事的人别跟他抢吃这迷人的香喷喷。马来西亚人爱榴梿,大概就跟台湾人爱臭豆腐一样,不好此道者闻之如掉进了水沟,或身处茅厕!

今年榴梿的果肉特好!香稠、细滑,带点苦味的更是人间绝品!每天早上,父亲和满叔从山上把一篮篮的榴梿载回家,给松鼠咬过或摔破了的榴梿不能卖钱,我们都蹲在五脚基慢慢品尝。光吃不做感到不好意思的时候,就和妈妈蹲着清理榴梿上的枯枝、树叶,然后就搬到父亲和满叔的车子,让他们载出去卖给批发商。

美湖与浮罗共享一座山

槟城浮罗以榴梿闻名,老家美湖不在浮罗,却与浮罗共享一座山。村子在山前,浮罗在山背,所产的榴梿同属浮罗山的榴梿。榴梿季节的槟城西南区,乡区到处可见摩哆载着一个盛满榴梿的大竹篮,街边都是满榴梿的摊位。姐姐说,她小时候是用脚车载榴梿,脚车前还得挂石头,要不然脚车会失去平衡而往后倒。姐姐只长我3岁,但她的挂石头载榴梿的经验我却一点记忆也没有。

搁下吉隆坡都市生活,回乡当起榴梿村姑。饕客到家里来买榴梿,沏茶、倒水不是问题,最难为的是要我开榴梿,因为经我蛮力又砍又摔的,榴梿多半已“果肉模糊”;有时为了顾及淑女形像就只能很斯文地把榴梿锯开,这时连果肉中的种子也会被我锯成了两半……。

故乡的情感,是飘荡在乡区的榴梿芬芳,是拿着木勺子在搅拌着制榴梿糕的妇女,是父亲载着大竹篮的身影。城里吃过我们的榴梿的人说:“你们的榴梿才是真正的槟城榴梿。”父亲叫满叔在卖榴梿给批发商时用心看,别把好果肉很好的榴梿被归成“吉打货”。“吉打货”,从小就听这名词长大,尔今愕然发现,浓郁的槟城情怀中充满了中心本位……。情怀可以是动人的美,有故乡的人是幸福的,但这幸福并不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父亲的身影尚在,因为尚可和母亲在五脚基锯榴梿来吃。

原来如此深爱榴梿,在国外生活好长的一段时间后才体会,我是马来西亚的孩子!原来如此怀念家乡的榴梿季,看着侄儿渐渐长大,了悟另一斯是朝向向晚。


南洋商報–商余版–2009年10月7日

拜月亮

      有些事,曾經以為那是很好笑的迷信,但如今卻是別有一番滋味…。


     其實是哥哥先提出來的,他跟老媽子說今天拜月亮好嗎?媽媽說不拜了,阿公死後我們家就不再拜月亮,現在連中國的太空人都已經登陸月球了,還拜啥呢?


    我支持老哥的拜月亮提議,連老姐也投我們一票。


   *       *          *            *              *               *                *                  *                 *                  *                *                     *                   *


    雨,月亮不露臉。我們只能在五腳基外有遮蔽的地方點燈籠。


   然後準備香案。哥哥開桌子;我跟祖先借對蠟燭枱,然後到櫥房選個粉紅色的杯子,用米把杯填滿,當著香爐。月亮是女的,所以給她選了個粉紅色的杯子。


   供上菱角、芋頭、月餅、茶,等,老媽和老爸去買柚子去,還沒回來。我們就在五腳基玩,教侄兒和表侄兒們背詩,背十二生肖,唱月亮圓,講月亮的故事……。


   


 *       *             *              *                 *                 *                    *                *                *              *             *                *             *


   老爸和老媽回來了,帶著柚子。把柚子供上,開始拜月亮囉!


   這時,屋內傳來姐姐撥放的"短歌行","皎皎如月,何時可掇……"


*      *            *               *                  *                *                *               *                   *                  *               *              *


  過節不拜拜,好像少點什麼味…。


   時代一直在改。月圓月缺,人生也是如此,誰人也不知明日事…。


   至少,讓年幼的一輩有這麼的一個體驗…在小時候的中秋節,我們一家人一齊拜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