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不關愛與不愛

   分手,不關愛與不愛?


   這話句好像很有問題,是這樣的嗎?


   學妹還是流著淚,說起一年前離開那人,那人替他打包行李,送她到機場,目送她走…。可是,她卻頭連頭也不要回。學妹說,後來,那人說她無情極了,他還一直等她回頭,既使回個頭,看看他最後一面也好。不過,學妹還是沒有回頭。


    學妹說,那時已淚流滿臉,心太痛了,因為那畢竟是她最深愛的男人。八、九年的青春,都投在這個男人身上了。不過,人生或許就是這樣,如果路已走不下去,就不用再走了,既使那男人是你的最愛。女人呀青春有限,再拖多幾年都人老珠黃了。沒有誰沒有了誰不能活下去,只有自己失掉了自己才是可怕的。


   她說著,我聽著。愛情這碼子事,太折騰人了。


  能找到能讓自己付出的人是幸福的,不過,就長遠而言,這幸福必需建立在兩者的付出不能太懸殊的基礎上吧。五年前我大概會鄙視講這種話的人,認為愛就是付出,既使無法等到均等的回饋,只要是真愛,單方面付出也是幸福的。現在覺得,那只不過是愛情小說中的美好。所以,如今我可以理解學妹。


  學妹說,離開那人後的半年,她幾乎天天都在哭…。如今一年過去了,總還是覺得,,人生還清楚自己的路和方向,不要害怕痛。


  我就只是,靜靜地聽…。

現代女人不煮飯?!

     一個常自誇自己最尊重女性的帥哥講:"現代的女人都不煮飯。"講完他赶緊走在我的前頭。


    我停下來,瞪著他的背影喊:"現代的男人都不劈柴了呀!"


    惡霸女人像表露無遺了呀我這是…。


*         *           *           *         *             *              *            *            *             *              *               *               *


   能有一個廚房,為自己所愛的人煮飯是件幸福的事。


  前提是既使煮燒焦了他還是會吃下去。


  


 

側記"908马大辩论海啸”表演赛

          辯論的目的是要勝,還是要評審和觀眾認同自己的同場?


         不懂辯論,但如果是反貪局的人,或那吉的代表坐在台下聽,感覺一定不是滋味。應該是站在國陣這一辯方,大概是求勝心切,不過,這簡直是婉轉地向人們公開說,反貪局就國陣的打手。


        辯論會的開始,以拿台下的郭素沁當話題,說她晚上回家要很當心,得左看右看,免得被人捉去,所以民聯的議員很煩。說民聯比較煩的正方,重點在於民聯的不內部的不穩定性,及國陣擁有強大的資源。在他們的辯論中,反貪局想當然爾也是國陣的資源,民盟的人得提心吊膽,所以比較煩。還有,主流媒體都是受國陣所控制,民聯找不到發聲的地方,所以比較煩。


        說國陣比較類的反方,緊捉住民心在他們這邊,所以國陣比較煩。


         主持人林猷荃的最後部分的點評很經典,內容大概是在一個正常的民主體系下,國陣為什麼要用應該是屬於中立的機構?難不成是狗急跳牆了?


       *        *             *               *               *                 *               *                     *                    *                  *              *                 *                   *


         已近十點,不聽評審人的話,我們先走去來了。看到張永新先生在那賣書。張永新,上回在馬大文院讀的一個的座談會中,一位馬來學者稱贊Pak Chong,說他的書都很不錯,並且很努力在做推廣知識的工作。


       我跟他打聲招呼,買了本潘婉明的"一個新村,一個華人"。打開錢包只有幾塊錢,就請朋友先幫忙付錢。


       Pak Chong說,現在的大學生都很少看書了……。


      看到他,總是覺得推動知識流動的手……


    *        *         *           *          *             *           *              *              *              *              *             *               *             *            *                 *                *


         馬大的夜,風很舒適。


       “我喜歡反方的張念群,和正方的第二辯。"友人說。


      我笑而不答。我心目中的最佳辯手是另有其人。


      她繼說:"八中當中,胡漸彪是最差的。"


     我說,他和我們同年,當年他當紅的時候我們人在台灣,赶不上他意意氣風發的年代了。我繼說:"老實說,他說的那些辯論技巧我搞不懂。"


     “他的話最沒有內容。也怪可憐的,你要說話,只能代表一個立場,成為發聲器時,要怎樣有內容?"友人接著說。


       我們都不語,靜靜感受清風。

牛頭黨和烏巿

有些事,雖然隔了幾千公里,但有雷同之感。


昨晚,聽梁文道說了這麼一件事:


在新疆烏巿的漢人與維吾爾族的沖突中,在維吾爾族上街頭之後,漢人也上街頭了。當局出動了警力,在街頭上與漢人對峙。可是,這些漢人還蠻高興的,喊出:”自己人不打自己人的口號。


什麼叫自己人不打自己人?”


因為大部份的警察都是漢人。維吾爾人當中也有警察,但一般上都不配槍只。


這意味著什麼?


 


馬來西亞華人,有時我們太悲情了。是的,做為少數,不願意放棄自己文化的少數,我們有我們悲情之處。我們生氣這片土地上有人擁抱民族主義來欺壓我們。不過,另一方面,當面對漢人及藏人、漢人與維吾爾族人之間的問題時,我們往往一開始就選擇站在漢人這面。


表面上是種族的問題,實際上是多數族群和少數族群的問題呀!


 *       *         *          *                  *             *               *             *               *                 *               *   


牛頭黨員終於要被控了!


在神聖的齋戒月,竟對其他宗教做出如此下等的行為,把牛頭踩在腳下,還一付自嗚得意的樣子!


抗議的人有事,做出這等下三爛行為的人平安。


新疆烏巿街頭上示威漢人和警察的自己人不打自己人”,也在馬來西亞上演?


感謝網路媒體,讓全世界都看到了真相!都看到了這群牛頭黨人囂張的嘴臉。


更是要感謝,堅持不刪除影片的人!


至少牛頭黨被控了。如果執法當局連控告牛頭黨的動作也沒有,這表示我們毎這個國家,只要站對邊,欺負別人是受到制度的保護的。


感謝堅持真相的人!


 

論文呀路在何方

           原本以為自己游技還可以,在大海中,至少找到方向了…。然後,舒展身手,往前游去…。


         怎知,有人跟你講:"方向錯誤了!"有人跟你講:"再過來就是我的地盤了。"


         茫茫大海中,要游向哪裡?


        論文呀,敢問路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