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是秤壞掉了

      話說我的得意之事,就是每年過年的時候,能把自己塞進大學畢業後即買的旗袍裡。


      “中年發福",對三十已過的人來說,那簡直是惡夢!當然,生育及生病的除外。


     其實,我一直都覺得自己不肥,直到有一天……


     午飯後,我捧著電腦看資料。這時,有一位帥哥走進來,問我為什麼站著?


     我說:"飯後馬上坐下來,會有小肚腩。"


     那人馬上回了句:"你本來就有的了!"


     這句話出自身材還是健美的師哥口中,頓時我覺天昏地暗……!瞪了他一眼,從此努力尋找他的小肚腩!


    *             *               *                *                 *             *                *                    *                   *                   *                     *            *


    運動了四十分鐘,不過又吃下一堆食物,然後開始拉肚子。


    不過,終於鼓起勇氣,去秤我到底有多重。


    喊阿之來幫我看,我沒戴眼鏡,看不清楚!才不要戴眼鏡,不要然又會增加零點零零一公斤。


   阿之喊出了一個數目!


   “不可能的!"我大喊!


    “就是這個!"阿之說。


   “一定是秤壞了!"我說。


    阿之叫我下來,她秤秤看!


    完全正常!


     我不信,再秤!跟之數的數字一樣!


    不可能的,我不可能變這個數字的!


    “一定是秤壞了,一定的是……!"


   阿之用憐憫的眼神看著我!說是榴櫣季節害的!!


   *                 *                    *                  *               *                *                    *                  *                   *                 *                  *


    雖然我還是相信是秤秀逗了,不過也開始認真研究到底哪一塊是贅肉……。


   可是呀,減肥為什麼每天都是從明天才開始的呢?


   

8月1日記

        出去書齋,去感受實在國土脈動。


          下午約一時,LRT的Majlis Jamek站。


 


        吃飽喝足了,我們往Sogo方向走。吹風逛街,林悅買了一雙十塊錢的拖鞋,我則買了一件十塊錢的睡裙。想著,以後若有國外的朋友來,帶他們來這一帶購物蠻不錯的。林悅向我介紹吉隆坡古蹟、老故事。還有,教我如何拍照。


          “把相機打直"。林悅說。就這麼拍下一個老伯依憑窗口往著窗外的人群。


 


        到了Sogo,發現警方重軍壓陣。一個中年華人略肥的警察在指揮的樣子。他對著車站大喊:"Saya tengak u dari pagi sampai sekarang"。然後,警方依照他的指示沖到車站欲捉人。人們一哄而散。


       走進Sogo閒逛,吹吹冷氣。想買衣服,但布質不太好,就算了。然後又走出來。前方一陣騷動。


       警方把手挾在一個民眾脖子上。記者群湧過去,最後那人還是被拖上去了。


    在一旁的印度人跟我說,那個人只是佩戴反ISA的徽章就被捉了。但較後聽其他人說,他是因為拿了個擴音器而被捉的。這時,那個略肥的華人警察走過來,問用廣東話問我們有沒有記者證,如果沒有的話快點走開。


    SOGO接下匣門了。我們就坐在secret recipe,感受這座城巿的新舊交溶。警方聲東擊西。


   紅頭兵也來了。


    突然間,聽到口號聲。我跑過去看,


 


 人群在看什麼?


  天!這群人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


    頭巾娘子軍不知從哪冒出來了,她們組成隊伍,喊著口號。


 就這樣,隊伍聚集起來了。但是,游行隊伍前進不到五十公尺,就被攔住了。警方築人牆阻隊伍前往。這時,聽到有人喊:"Pusing Balik!"隊伍又轉頭走。


     


     茶樓上的阿伯,依然是托著下巴望著窗外。


    警方還是一樣築起了人牆。迎面的是游行隊伍。


   人民        警方


  結果就形成了兩方對峙的場面。


       警方與游行隊伍對峙。


   這時,略肥華人警察站在中間,大概是要人們解散吧。只聽他在倒數。


  


   人群沒有散去。兩方靠得更近。


      兩方越來越靠近,不過應該沒發生擦槍走火的事。


  人群聚起來了,形成隊伍。有人被抬起來,帶著群眾喊口號,內容是還權於民,和反ISA。


  


            蔡添強


 


    老的,少的,都來了。還有人抱著小孩一齊來,還有穿著印度沙麗的印度人。轉個身,看到拿著拐杖的老人。


      拿拐杖的老人。


   游行隊伍浩浩蕩蕩出發了。口號聲嚮。


   “警察呢?"我問。"不知道。"林悅說。不知什麼時候,警察突然不見了…至少消失在眼前了。


    游行隊伍繼續前進。


    前方有點濛濛…。人潮出現騷動。


    我還不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林悅捉住我的手,喊:"快跑!"


    空氣中出現一股化學味,蠻嗆的!


   鑽過路旁的花草樹木,逃到類似是五腳基的地方。聽到有人喊,把頭低下,不要推擠!沒事的!


   沒人推擠。就這樣彎著腰等待。那幾乎鐘很短,但也很長。"這是國家對待人民的方式?"當時心理只有這麼一個念頭。


   人慢慢起起來,用水洗臉。我也跟著做,然後就緊跟著林悅。


    這時,我才了解什麼叫催淚彈。


    我無法睜開眼晴!我看不到路了!


     “林悅!"我喊。


     再手水洗洗!勉強看得到了,她牽著我逃進一棟商業大廈。


     馬來青年在大廈分盐。我問:"怎麼用?"他回說,用來涂臉。接著,他把盐倒在我手上,把我手上的水瓶打開,幫我倒在我手上。旁邊來了一個馬來人,他把我的手倒在他的手上。


    商場內的商家拉下匣門聲。


    林悅把她的毛巾弄濕,把我擦擦眼。這時我們才想到,我剛剛買了一件睡裙,可拿出來包著臉。


    驚魂稍定!


   一個馬來女孩暈倒了。我問林悅:"催淚彈會使人暈倒的嗎?"她說,催淚彈會使人無法呼吸,如果催淚彈離你很近……。


   馬來女孩身旁是一個馬來男孩,他在指她扇風。這時,華人商家拿出電扇。


   商場內又出現騷動!


   安華出現了!林吉祥也出現了。現場掌聲嚮起。他們大概也是在找出口。一會往東,一會往西,一會又折回來的。


   他們所經之處,掌聲不斷!


    在商場呆了一陣。走出來,空氣中還是嗆。看到一個頭上成潜水裝備的攝影記者。


   跟著她到了中央藝術坊一帶,坐下來喝杯可樂。


    人民要求警方放下配戴在他們身上的 ISA,這怎能不卯住全力阻止呢?


  *         *         *                *                 *                 *               *                   *                       *                     *                    *                   *               *


     回到書齋,全身酸痛!


     朋友來電,問,為什麼吉隆坡塞車成這樣子?一定又是搞示威的人害的。


    我不答,眼皮已快掉下來。


   掛了電話正準備睡覺,電話又嚮。


   同一樣的一個人,她說,她問警察為什麼把吉隆坡的交通搞成這樣亂,警察回電她說,他們是故意的。警察說完,在旁的其他警察都一齊哈哈大笑。友人說,她氣到要爆炸!


  *            *               *               *                *             *            *               *              *              *              *                 *               *              *              *


   吾愛吾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