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的淚水

        不是第一次聽阿妙描述了,說著說著,她的雙眼又泛紅,淚水在眼眶打轉了幾圈,最後還是流出來了……。在馬大文學院食堂,喧嘩的人來人往,焱熱的中午時分。


        她說,自己只有小學六年級的華文程度,然後上國民中學、國民大學,在課堂上聽的,都是用國文授課。直到幾年前,她到馬大旁聽一門中文系老師開的課,那位現在已從中文系退休的老師看課堂上都是華人,就選擇用中文教課。她說,當時,那老師一開始教課,她的眼淚就一直流、一直流。她覺得內心被觸動了,在課堂上竟能聽到自己的母語……


       靜靜地聽著,其實,我們內心都清楚,為了讓友族、或不懂中文的學生能選修華人相關的課程,使用國文或英文上課是可以理解。我們都是強化國語政策下成長的一群,她也覺得其實她目前最能把握的書寫語是國文,但內心對母語的深刻渴望也是很真實的情感。


       看著她流淚的,還有一位文學院新任的講師。聽著、聽著,這位文質彬彬的講師說,莫泰熙曾到印尼參加一個華人的議會,在台上發表的都是使用印尼語。輪到莫泰熙上台時,他說,這既然是華人的議會,那就會中文發表。他在台上講中文,台下的人竟都哭成了一團。


      印尼,那是一個中文斷了層的國家。


       語言的情感,不是因為最能掌握那種語言,而是一種認同及歸屬。離開馬來西亞算長的一段時間後回到馬大進修,在失落、無助、飄零及徬徨的時候,聽到系上的盧慧玲教授跟我講檳城福建話,我低下頭,輕輕揩去淚痕。


        鄉語是感人的,但你離開故鄉之後。我們流淚,因為我們認同;也許,也因為我們感覺已然遠去。


《星洲日報》-星雲版


2009年7月28日

在KL Centre追逐假和尚

      又是看到一個穿著佛教僧人衣服的人在跟一對洋人討錢!洋人在餐廳坐著吃東西,怎麼這些假和尚擾民到這種程度!


     我走進去,說:"法師,這裡是不能這樣托缽的!"那假和尚吃驚地回頭看我一眼,無意識地回了一聲,馬上轉頭就走!


      從他的口音中得知,他又是那個國家來行騙的假和尚!我想著:要去跟洋人解釋佛教的僧人不是這樣托缽,還是去追那假和尚?


     我選擇後者!


      緊隨著他後面,說:"我會拍照!你是那間廟來的啊?"


    他不應答了,只是把腳步加得更快。


    我還只跟隨在後面,拿出手機,在他身後拍了一張照片。他拿的那個羅漢袋還有長長一行寺院名字,心想如果照片拍得清楚,可以把照片寄給那間寺院,問他們有沒派人到馬來西亞托缽。


    大概是聽到拍照聲了,他走得更快,快走幾步,頭頻頻往左後方看,大概是要看我有沒有追來。其實,我就站在他右後方,但他只看左後方。我在想要不想走到他前面把他的臉拍下來,但我還是沒有那麼做。他夠慌張的了!


    不久,他與另一同伴會合,小小聲說了幾句話,臉色還是顯得十分緊張。我靜靜看著他們,原來還是集團的。早就聽聞假和尚有集團的,今天總叫我見識了。


   他發現了我在瞪他,他又快走了,轉向人潮不多的地方。我沒再跟去了。


 *          *             *                *               *               *                 *                   *                 *                 *                   *                 *                *              *               *


    這些到處討錢的假和尚,破壞了佛教的形象,也使很多人對佛教造成誤解!


    佛教僧人過了中午不托缽。在托缽時,只是靜靜站著,不會走上前向人討。僧人托缽,信眾只要給食物就可以。


    靈巿十七區最近又來了一個穿南傳僧服的。


    不上當是根本的解決方法。教育工作當然最根本及重要!


   但看到這些假和尚在行騙的時候,適時上去阻止和喝責,至少讓他們把話傳回集體,別那麼囂張!這或許是每個人,尤其是佛教徒,都可以,也應該做的吧!當然,這或許需要一些技巧,不能讓不明白來龍去脈的路人覺得佛教的出家人在大庭廣眾被罵。


*       *        *              *                *                *             *                *              *              *               *             *               *              *            


    想起前陣子聽到一個牧師的宣教,他以這些招搖撞騙的假和尚奚落佛教。


    現在回想也蠻好笑的!以"假和尚"為樂,以此來抬高自己!


    如果上帝知道別人拿祂和假和尚、騙財騙色的神棍比,大概會氣到跳起來!


 


(還沒學會把手機的相片傳入電腦,這兩天就快點找人教我,這就就可以把拍到的假和尚照片放上來了。)


 

側記趙明福出殯

     第一次參加陌生人的出殯儀式。如同關心馬來西亞,愛獲生命的人一樣,這個人讓我們擁有共同的悲傷及憤怒。


                                                                         


     友族同胞也來給往生者上香、給帛金。


                 


                                                                                                                                                                                                                   


          在封棺的時候,聽到屋內傳來女眷的哭聲。很多人都把頭轉向另一邊。這時習俗,人們不能看封棺儀式。


          家屬念祭文。司儀代趙明福的妻子念祭文。我靜靜坐著,眼淚不停地流。如果不是被反貪污局調查,那趙家現在是大紅門彩高高掛,與妻子準備拜天地。趙家的大門掛上了白,妻子是向丈夫行拜別之禮。肚子的小孩再也沒有機會喊爸爸,那些天殺的兇手,他們自己也有小孩吧? 很多人都在飲泣,但坐在我前方的中年印度人,哭得很傷心。我不知道他是否認識死者,或者只是跟我一樣,悲憤的陌生人。


        郭素沁代行動黨念祭文,也令人十分動容。不知道是誰寫的?之前在報章上讀到林冠英的悼詞,寫得很好。在野政黨不易為,曾訪問過1980年代的反對黨議員,她說,在那個年代,人們看到你都不敢跟你講話,既使你幫過他,還只是當不認識。不過,那畢竟沒死人。這回,是"光明正大"死在大家面前。不是說民主越來越有希望了嗎?怎可以把人弄死!!!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太沒天理,沒天理呀!


      死者安息吧,人們會還他一個真相。不過,這真相可能還原嗎?馬來西亞目前的局面,大概就只是捉幾個替死的,免掉他們的職之類的。人們如此說話。


      黑呀,太黑了!


     重量級政治人物出現,攝影記者爬上椅子上,要捕捉最好的鏡頭。我看了這些記者的背影一眼,看到右方,死者的母親望著他兒的棺木在哭泣。哭著哭著,她和一個女青年相澭而泣。圖右方穿"火箭"白衣的阿伯,時而對著棺木合十,口中唸唸有詞。


                                              


 


      “Jangan biar Beng Hock, mati sia-sia."分得一張趙明福的肖相,和以下這個字眼的海報,就隨隊出發了。


                


            不止是送行的人拿著肖像海報,連站在路旁旳,都參與了這無聲的抗議及送行。綁馬尾,戴耳環的年輕女性,在路旁拿著赵明福的肖像,哭紅了眼,拿起紙巾頻頻拭淚。兩個馬來女性站在她的身邊,手上也是拿著肖像。


                    


        我不知道人龍有多長。沒有暴動,沒有口號,莊嚴而肅穆。除了中間可混雜的政治部人員,我們大家心中只有一個願望:沉寃得雪!


                                    


        《馬來前峰報》試圖把趙明福之事種族化,但一些友族同胞知道,這是轉移焦點的伎倆。他們站出來!左圖舉起其左手的是馬來同胞,他正與華人交談。


                           


          用行動表示支持!正義面前不要用膚色來企圖分畫國民,轉移焦點!


                  


      我們肩并肩站在一齊!只有那些不義及心裡有鬼的人才害怕我們站在一齊。


    


                    


      金頭髮的也來了!


    


    馬路都變成了停車場。沒人亂按喇叭!(有不少人在車子上站了趙明福的肖像,不知有沒有人被開罰單,因為在往吉隆坡方向的南北大道有路檢。)


  


     這時,一位頭戴白色宋谷的老年馬來友族,站在路旁幫忙維持交通。我不知道他是路旁檔口的員工,還是食客。這並不重要!


*          *             *            *               *               *               *                *                 *              *              *              *             *             *               *


    有些人死了,卻還活著!


     當人群散去,他的家人始終獨自承受苦痛……。  


    悲據已然發生,但不能讓趙明福白死!不能白死!


 

害怕在警局死掉

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知道一個三十歲旳青年,活著被帶到反貪局,然後就死著出來了……。


如果他現在沒死,他應該是在拍美美的婚妙照,準備做爸爸。



我不知道死者赵明福,也不認識他的家人,但他們的悲慟,只要有良知的人都可以感受得到……



我也很害怕,會不會有一天,警察說我的朋友撞紅燈,然後把我帶回警局查辦,可是我卻在警局死掉了。


我擔心,因為,講什麼三權分立,其實權力都是集中在一個政黨手中,至少看在人民眼中。


我害怕,因為,害怕保護人民、替人們掃除貪官的單位,成為政治打手。


有人把自己和家人躲起來;有人舉家搬走;但是,有更多人的,他們為了這塊土地而奮斗。


能改變這塊土地命運的,是這塊土上的人民~~~


*      *           *              *                *                  *                 *                *                *


赵明福不能枉死!


可是,千錯萬錯,一定不會是反貪污局的錯,一定不會是掌權者的錯!


既是是反貪局的錯,那一定是你想錯了!


既使是你想錯了,反貪局一定是沒有錯的!


對當權者,那大概是沒有調查已經有結論的案件!


我們怎可以讓赵明福枉死?


*         *        *            *               *              *               *               *                    *               *              *


   馬來報又習慣地玩種族課題這伎倆,馬華黨員也說這是民盟在撈政治資本!


   說這種話的人太可耻了!


   不管發生什麼事,馬來報總可以將其種族化。


   誰之過?


    種族政黨結構性的問題。


    如果不是種族課題,那這些種族政黨大概沒什麼可玩的了……。


*      *           *           *                     *               *              *              *                *                *            *


   還人民一個真相!


   我們都不想,有一天竟然是在警局死掉!


                

牧師請道長談神棍

       表面上看,這好像是很好的一個交流。牧師請道長來講神棍問題。


       神棍問題,層出不窮,假捉妖為名,實際上行苟且之事。有人把畢生的儲蓄交出來,換來幾粒萍果。有些神棍會先把你的生辰八字,然後要脅你,如果不乖乖就範就對用茅山術對付你,害到你家破人亡之類的。道長簡略道出,這些神棍騙人的招術.並分享其拯救這些救害者的經過。道長是語重心長的,希望透過揭開這些神棍的真面目使人不要受騙。


       不過,他是在基督教的場所談這個課題。


        道長大概只談了二十至三十分鐘,接著換牧師上場。牧師引經據典,孔孟之說,還有道德經也用上了。他遣責騙人的神棍。他遣責的力道是狠勁有力,連泰國的佛教也一併罵。他說,泰國是佛教的國家,但你們看看,這些宗教在做些什麼?接著談他泰國的佛教和尚騙信徒錢,還騙人上床之類的。他說,路上那些跟你售佛牌的,說什麼隨緣,其實都是騙人的,你遇上了就隨不了緣。


        幾乎所有的宗教內部都有敗類,更有披著宗教外衣,行騙財騙色之徒。牧師點出其他宗教的敗類,或行騙之徒的行徑,提醒信徒別上這些人的當,這是無可厚非的。我想,不管是道教或佛教,對這些內部的敗類,或披他們宗教的外衣行騙的人都很頭痛。這些敗類或騙徒之所以可以得逞,因為有人相信。這些相信的人,有人是無知;有人是迷信、害怕;有人是道聽途說;有人貪小便宜…..形形色色。如果人們夠理智,如果人們能不迷信,如果人們對宗教有足夠認知,如果人們不貪……那,這一切的行騙和敗類的惡行就無法得逞。這一切,都需要教育的工作,教育民眾,信仰的內涵;教育民眾,不能迷信;教育民眾……。這都是長遠的工作。


       牧師把其他宗教的敗類和騙徒狠狠批一頓,說這些多黑暗,所以,你們,來吧來吧,來到主的光這裡,因為主是道路,主是真理,唯主能振救你們。


      最後,這個牧師用他一貫的方式,問在場的聽眾,誰曾經相信這些宗教騙子,把手舉起來,他要為他們禱告,求主賜恩於他們,讓他們能夠遠離這些,回到主的光中。他說,這類的座談非常有意義,應該該更多的人來聽。S報館的羅主筆在現場,他這話大概是對著羅主編說的,大概是希望報館能幫忙宣傳。


*         *        *               *              *                *               *                *                   *             *              *               *                *              *                   *              *


     乍聽之下好像沒什麼問題,神棍問題猖狂,而這些神棍幾乎都掛著道教的名義來行騙,道長道出這些神棍的可惡,算是一項教育大眾的工作。當然,如果一來,就把跳童和於道教劃上等號。其實,讓自己意識不清醒的附身並不符合道教的宗教內涵,道教給人們的印象不好,亂七八糟的,大部份的原因出神棍,而這些神棍都說自己是神明附神的跳童者。


     牧師看似善意,向大眾解開神棍等其他宗教的騙財騙色之事,實際上他的隱議程,就是要人們都來皈依他的上帝!


     牧師的邏輯大概是: 神棍,宗教騙子=惡、黑暗。 (這點沒問題,大家都同意)


                                       上帝=善、光明。(這包括《舊約》中的上帝嗎?如果包括,這點存疑)


                                       因為神棍和宗教騙子是惡,所以你們都要棄惡歸善,離開黑暗走向光明。(大概沒人會反對離開黑暗走向光明)


       牧師以此下結論:所以你們要離開黑暗走上光明,離開神棍、騙子,走向主耶穌。


      站在宣教立場,牧師把自己信仰的說成是世上唯一的真理,是唯一的光明和道理,是唯一仁慈的,那沒問題。


      問題在於,他藉別人之嘴,來肯定他的這種邏輯。


     道長的出發點是善的,卻被牧師用來榮耀他的上帝!


 


*         *            *               *              *              *            *             *            *               *                *                *                *              *               *            *


    那應該是2006年,南亞大海嘯之後的宣教演講,我是聽錄音的。牧師道出人生苦短,故投向光明要向早,那是令人動容的。


    不過,這種擺人上台的方式,實在有欠厚道。引孔孟之說又如何?

指路人

         彷彿從層層雲霧中看到了方向,快樂地跟隨唱機高唱"敢問路在何方"。


        知識的建構,學術的建立不能是閉門造車,這個道理好像懂了很久了,但是,彷彿在今天,才體悟到其珍貴性。


    *          *             *                    *                *                  *                *                       *                    *                    *                     *                     *                 *


       “為什麼要寫?要問什麼問題?你寫的跟別人的在觀點上有什麼不一樣?"


       還未開始寫論文,這必然是要回答的問題。但是,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論文指導教授黃子堅博士問:"華人眼中的Pangkor Treaty是什麼?"


       我不能回答這問題。卻點出了論文問題的關鍵。


      官方檔案資料是珍貴的,但充斥著西方人的觀點。要寫華人觀點的歷史談何容易,沒有資料就無法成歷史,頂多寫小說。要如何使用西方人的資料寫華人觀點的歷史,這大概是一個高難度的挑戰。


*         *           *                *                *                     *                       *                    *                        *                     *                    *              *              *


      論文扡導教授點出了思維的方式。


     不過,該如何做到?該如何?該如何?路在何方呀?


     今天,到華研去找王裕端博士吃飯,向他請教幾個問題。在閒談中似乎找到了問題的所在,該走的方向。我拿了他的論文,問這問那,他思路很清楚,談細節,也談大方向…。似乎完全沉浸於史學的世界中,抬起頭,才發現吵雜的餐廳客滿了。於是,我們赶緊把座位讓出來。


*       *              *              *                *                *                     *                 *                      *                   *               *                *             *               *              *


      盧慧玲教授一直說,學問是分享的,沒有人知道所有的東西。在學術,建立同行圈子間的交流是很重要的。其實,我聽她講這話講了幾年了,至到現在才有很深刻的體會。


      這話是對的!昨天在馬大文學院聽演講,Prof. Dr. Che Zawawi 也是這樣說。


     倒讓我想起收個月前,開著小靈鹿車,和廖文輝學長在檳城喬治巿尋食。路上各樣式的招牌很多,不過,這個搞史學研究的學長學者蠻職業病的,非常敏銳地發現了Logan兩個字,然後問起:"你知道他出版的期刊嗎?"


     當时,我什麼也不知道呀!!!


     就這樣,我發現了寶藏,發現了我在念碩士時一直都要尋覓的資料……。


*     *           *                 *                    *                     *                      *                       *                     *                  *                *              *  


    研究生生涯,如挑著担,又得牽著馬,在迎送日出和送走晚霞的日子都在苦苦熬著,不知何時能把坎坷變大道。鬥罷了,又艱險,還是得出發。春夏秋冬,酸甜苦辣,尚問路在何方呀?


     路在何方?路是腳下!


     感謝,這些指引方向的人。

聆聽馬來菁文份子有感

         “剛剛主席那個,是前馬共份子。1980年代他放下武器,走出森林。他娶華人太太,收養印度小孩,把小孩送到獨中。"阿妙跟我講述。我睜大眼晴。阿妙繼續說:"他在K大學到了退休年齡後,社會科學院裡要繼聘他,但受到很多反對的聲音。反對的人說,那個人是馬共份子,怎麼可以讓他還留在K大學。過了幾天,社會科學院院長親自把聘書交給他,跟他說,雖然有很多人反對你,但我繼聘你!"聽到這裡,我的嘴色已經合不了了。


        出席由院裡所辦關於社會科學的研討會,受邀發表演說的學者和主持人全是教授級人物。不過,如果是初到來研討會會所,還以為是走錯地方了,因為,若是以貌取人,一些主講者還可真像…好聽一點像嘻皮,實在一點的講法像流氓,男性留著長髮,還拖著一雙拖鞋上台演講。


       不過,沒內去理會,大家給都他們精湛的演講內容所吸引住了。主講者都是馬來人,他們的英文都溜得可以倒轉過來講。口才一流,滔滔不絕,時而激起高亢情緒,時而使人進入沉思。


        關心社會科學學科的過去、現在及未來,學術的獨立性,資深的學者該如何提攜、幫助年輕的學者一齊成長,等等。沒人談種族,在這裡,大家彷彿只是追求學術自主性的讀書人,黑皮膚、可可皮膚、黃皮膚,甚至白皮膚的,用著理性的語言,談論著共同關注的課題。


      英文是知識的語言,不管願不願意接受,這是事實。坐在會場,恨不得我三腳猫的英力聽力可以突然變強。語言是境環問題,很多時候,問題或在於,我願不願意出自己的語文舒服圈?如何把握機會,也是一個問題。


 


*               *               *              *               *             *               *                   *                   *                 *                *                 *              *             *               *  


     後來走進來那個澳州人,他的太太就是扶著他進來的那個。那澳洲學者是Prof. Emeritus(永遠教授),他的太太原本是他的研究生,後來他們相愛,所以就結婚。他的太太是Sister in Islam的人。"阿妙繼續說。


     不受迂腐條文綁住手腳的人,或許,他們可以活得更具風彩……。


*        *              *               *                *                 *               *               *             *              *                  *              *                 *              *             *


     總讓我想起馬大校園內到處張貼,很搞笑的"穿衣指南"。是我們的大學"中學化"了嗎?我們得教導我們的大學生如何穿衣服。


     學術的異彩與校園的開放度,或許具某個程度上的對等關係吧!


*      *             *              *                *                 *                    *                   *                      *                    *                    *                   *              *


     聆聽馬來人開明菁英份子的演講,獲得諸多啓發。


      自己也曾經,思維等著禁錮在純華人世界,甚至用很負面的字眼去形容我們的友族同胞。


      感謝諸多機會,把視野打開,這世界太不同。

女人外食

         


        自我調侃也是生活的一種方式,尤其是對兩個年齡加起來六十歲的女人來說。


        我們在一個,和我們年齡加起來大概有一百歲,還算帥哥面前互相嘲諷,說起在居處下廚煮菜,怎知煮出來的菜讓男士搖頭,自己也吃不下。我的菜圃蛋太咸,她的炒青菜太爛…..。


        我們以為,還算帥哥的大概會搖搖頭跟我們說,現代的女性,連下廚都不會,真不夠賢慧以何要如何嫁出去之類的。要不,好心一點的大概會回答,你們要讀書沒时間。怎知,還算帥哥的竟回答:"因為我們在馬來西亞吃太方便了。"


       內心一愣!


       他並沒有給予預設中的否定答案,


      他接著說:"如果你們在西方國家生活,那你們就學會煮菜的了。"


      充滿諒解和視野的答覆。原來事情可以這樣思維。


    怪不得他是辦公室的紅牌!


*            *              *                     *                  *                    *                     *                     *                       *                      *                    *                 *              *  


    一台不冷的冰箱,一個在後門後,置於後院的小廚房,簡單破舊的炊具,也陪了我們許多年……。


     異鄉游子的生涯,何時休……?


  

法輪功與移民

       法輪功的人數好像很多很多。他們好像很喜歡在有人潮的練功,這大概有點靜態的社會/街頭運動。


      很為什麼法輪功的人數好像很多很多?  


      聽一個作家朋友說,她到英國生活一段時間,有一天,他問起住在同一屋簷底下的中國人,問他如何到英國來的?中國人回她說:"法輪功啦!"就用使用法輪功,說自己是遭中國迫害,以便可以獲得準證在英國打工。後來,作家朋友再跑去問一個在中國餐廳講廣東話的阿叔,問他是怎樣來的?那位阿叔拉開嗓子說:"法輪功啦!"……


       今天,聽廈門大學來的教授談"東南亞華僑華人數量的新估計",就問起法輪功在中國人移民到海外的角色。教授說,西方像美國這類國家接受政治難民,所以有很多移民其實是以政治難民身份獲得居留權。使用法輪功是一種方式,就是把自己裝成是法輪功受害者,以尋找庇護,並以此獲得居住權。可是,美國的法律需要證據,證明你是真的是法輪功受害者才能發居留權給你。所以,他們就會在中國大使館前面練功,並且拍照,以獲得證據,證明自己是法輪功的。教授沒有否定有一些是真的信仰法輪功。


    聽那麼一講,好像有點明白為什麼法輪力那麼喜歡在公眾場所拿大字報、練功。


    當然,我所聽聞的可能只是一面的真相。不過,這一面真相也真有意思!



 

天長地久

 


天長地久”—- 清明節前整理祖父的遺物是發現了這本手抄的薄子,翻開一看,高興得差點跳起舞來!


    始祖原藉在福建省興化府蒲田縣後溝鄉竹仔街八角井住到明朝尾崇禎皇帝之間移居過廣東省惠州府陸豐縣風郭都華陽社。”


       中文名為“尾湖”


     十七世祖少柏公葬在水長有碑記,十七祖媽回中國。”水長,那是介於美湖和公芭的一個山區小聚落,只居住了十餘戶人家,毗鄰水長義山。水長義山,是美湖和水長人的專用義山,義山內發現最早的墓碑是宣統年,那是1910年。這表示,至少在九十年前,荒山野嶺的檳城西南陲已有華人在這裡落腳。其實,根據英殖民政府1900年的官方資料顥示,那時這地方已被記載在案—Gertak Sanggul,只不過中文名是“尾湖”,而不是今日所使用的“美湖”。至今,美湖村人在用方言對談時還自稱為“尾湖”,而非“美湖”。


   


     與世無爭的漁村


     美湖呀,這裡是我唯一的故鄉了!除夕夜,村人都聚集在廣福宮前觀看美湖朱家中家拳的二十四節令鼓和驚心動魄的高樁舞獅表演,過了午夜就是不絕於耳的炮竹聲及與星空爭艷的煙火秀。遊子們都回來了,回到這與世無爭的華人漁村歡慶佳節。這是我們的故鄉呀,寄居的鳥論去他的給炸掉,還得把炸出的灰塵埃載到外太空放掉!


     歷史的“覺悟”似乎來得晚了,當迫切想建構村裡的歷史時,老祖父已過逝,村裡的老人也都走了,只剩下鄰家近百歲的吳家阿公,用他含糊的記憶話當年。吳家阿公說,當年美湖人很兇,連警察都不敢進來,姓陳的惠州海陸豐人,像少帆這些人都很會打架,其他姓氏的雜姓人聯合起來跟姓陳的海陸豐人打。講著講著,老人問:“你是誰呀?”我答:“我是少帆的孫。少帆是我的阿祖(曾祖父)啦!”“喔!那海陸豐人呀。你們家是陸豐,我是海豐!”老人說著,突然興起,唱起一首又一首的客家山歌,我只能感嘆方言用時方恨少,無法理解老人的歌曲內容。


 


      美湖被譽為“小延安”


        歷史感使人與土地的情感更具體化,在謝詩堅所寫的〈客家人的革命情懷:浮羅山背馬領袖黃源茂個案〉的文章中提到美湖被譽為“小延安”,就是馬共的重要據點和遭英軍夾擊的焦點。見美湖出現在學術文章中,高興得急忙撥電向作者致謝,或許是希望能為村子的歷史提供什麼,可是我知道的太少太少了!


        祖父過逝已超過三年了吧,怎地感覺如同不前久的事呢?歲月總是匆匆,能為這匆匆的歲月做些什麼呢?


        祖父在過逝前說,在置放金銀紙的櫃子中有數百元的現金,這些現金在去年媽媽整理櫃子時發現。今年,在整理他留下來的破舊書堆中,我發現了那麼一本“天長地久”的手抄祖譜,看筆跡也是出自祖父的手。他不曾告訴我們有這些東西,為什麼呢?他有先知,要讓我們自己去發現,或是認為既便說了,後人也不會去珍惜?


     是的,人們總是關心係關切身利益的事。鄰村的人看到我在整祖父的舊書,稱贊祖父很有算命,什麼都能知道,像一本活的百科全書,什麼籤詩都會解,還能說出歷史典故。過後,對方拿出手掌,問我:“你會算命嗎?”


        我搖搖頭!不會看三世書,也不懂如何替人批命。想做的,也只是想替歷史把把脉!


 


 


     圖解:從美湖華人義山眺望馬六甲海峽


 


《南洋商報》商余


2009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