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調與檔案

      頂著焱熱的大太陽做田調,想念坐在冷氣房看檔案,至少不必害怕給狗追,不會曬黑,不會冒豆豆。


     坐在冷冷的圖書館尋覓檔案,用微焦卷的機器讀著那潦草的字迹,忍受化學物品的味道,倒懷念跑田調的收集資料方式。看微焦卷真的太辛苦了,看沒幾十分鐘就想吐,頭昏昏,腦脹脹,只想沖出去呼吸新蘚空氣。


     算是新科博士益端說,微焦卷裡有太多可貴的資料了,有太多的寶藏等著我們去發掘。


    十九世紀的華人都是滋事的黑社會?從官方檔案中,如何建立我們的史觀,在建立上符合歷史學術的規格上?這就是功力了!


    我連知識都還在建構中,距離這等功力,還有蠻長蠻長的路….。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下雨的時候想念晴天;晴天的時候希望下雨。這就是游走於田調於檔案的感覺吧!


 

(聽來的)玄天上帝顯靈記

*               前幾天從一個檳城搞古蹟的朋友聽來的故事,我蠻相信她說的話….


*           *                *                   *                           *                      *                        *                    *                        *      


 她有個鐘點女佣,這個女佣家裡有三個孩子,老大聰明,接下來的老二和老三,一個聾啞,一個自閉。自閉的那個,到了八歲還不曾開口說話……


      有一天,女佣到會館去找女老板拿鑰匙,無意中看到會館內供奉的玄天上帝,覺得很親切。後來,女佣家搬家要供奉神明,她就選擇供奉玄天上帝。


     又是有一天半夜,女佣起床,看到自閉的兒子對著玄天上帝像喃喃自語!八年來,她第一次看到這自閉的孩子開口說話了!!!她的孩子,在跟玄天上帝說話。她的孩子說,玄天上帝想要兩個侍者。女佣再去問女老板,女老板就照會館的供奉方式,建議女佣供奉兩個侍者。這時,經濟狀狀並不是很好的女佣中千字了,所中的錢就剛剛好買兩個侍者的金身。


     再有一天夜裡,自閉的孩子再跟玄天上帝說話,這回是說玄天上帝想要一把關刀和一匹馬。同樣的事情發生了,女佣又中千字,所中的丈又是剛剛好購買這些東西。


     從此,自閉的孩子會說話了,這個孩子也由特殊學校轉到普通學校!


     搞古蹟的朋友說,這個鐘點女佣,一年可工作365,除了玄天上帝的兩個寶誕,一定不做工,在家誠心為玄天上帝做誕!


*          *                *                  *                      *                     *                      *                      *                        *                       *                   *                 *


   世間事,諸多不可思議,信者與不信者間,有時或許並不全然是自由意識的選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