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癖

        其實自己有個怪癖,就是極度討厭人家看我的信,既使是賀年卡也不可以!


        中學時期,朋友之間相互寄賀年卡。為了省郵費,賀年卡不封口,內容也只是"祝你新年快樂"之類的。雖然如此,如果我發現家人看了我的賀年卡,我也是會跟他們大吵大鬧的!


       不管什麼理由,除非得到我的同意,要不然誰也不能打開我的信!


       “關心你在交什麼朋友"、"不知道你有沒有學壞"、"想了解你的心事"、"想替你處理事情"……。偷看者總是有很多理由,但我無法接受就是了!因為,那是侵犯隱私!


      青春時期,隱私權被長輩侵犯,那是一種不被信任的感覺!


       現在,隱私權被侵犯,是一種不獲得尊重的感覺!!


       我很憎惡!


       問題不在於被窺的內容,而昰在於不獲尊重!


  這就是我的怪癖吧!不近乎人情的怪癖!


  能有什麼辦法呢?


  將心比心,我不會去看人家的信;跟人家借電腦,也不會去看他的檔案。


  希望自己這麼個怪癖不會給別人帶來不必要的困擾!

遇上假僧人

    這個假扮僧人的只看不專業的連續劇,完全不做功課。


    茨廠街假僧人多早已聞名,不過親自那麼近距離的盯著看還是第一遭。


    下午兩點多從檳城抵達都門,經過茨廠街隨意找間飲食中心吃午飯。


      剛坐下去,就有一個穿灰籃色僧袍的女人,手裡拿著鉢,頭上還包了片灰籃的布,耳朵兩旁還露出烏黑的頭髮。


      她站著我身旁跟我要錢。我搖搖頭,盯著她看,她走開了。然後走到另一桌,跟四個在講話的婦人要錢。婦人們不理她,她還會用鉢推推她們。


     我把我的照相機拿出來,盯著她!


      沒得到一毛錢,她轉移目標,這回是跟洋人要錢!


      看不下去了!我站起來,叫她過來。


      果然不出我所料,中國來的。我問她:"請問法師上下?" 我問了幾次,但她聽不懂我的問題。


      我只能問那你的法號是什麼?她聽懂了,笑堆著臉回答。


       我告訴她,不能在馬來西亞這樣跟人討錢,人家報警的話警察會捉的!


      其實我是想站起來罵她騙錢別騙到馬來西亞來,騙錢的傢伙現在就跟我去警局。可是,我還是沒把這話說出來,因為問題在於騙,而不在於什麼國藉。


      我很柔和跟她說,她還是沒要離開的意思。"不能在馬來西亞這樣討錢!"我的聲量越來越大聲,她說了聲謝謝才轉身離去。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其實我的內心有些掙札,不曉得是放虎歸山,還是得饒人處且饒人。


*              *                  *                     *                     *                    *                      *                         *                     *                 *                  *


       飲食中心人數不多,他們朝我這裡看。隔壁座的一位中年男性跟其他人說:"真正的出家人托鉢只能站著,不能這樣跟人討錢;而且,過了中午就不會出來托鉢。"


     很感謝他!


*       *                 *                  *                     *                      *                  *                 *                    *                *                  *                     *                *


    在茨廠街,到了晚上你還是可以看到刁著煙的人穿著僧袍跟人家要錢。


     我們知道是假的,但很多時候,我們選擇不去理會。殊不知,這些不去理會的態度,是不是也是一種故息呢?


     想起了佛光山的李平合,數個月前遇到他,他說,僧和尚對佛教界造成很大的傷害,並給予非常實際的例子。他分享在茨廠街遇到假和尚,如何呵責、阻止他破壞佛教形像的經驗。


     這就是所謂的勇氣吧!


     這勇氣的團隊,需要更多人的加入!

低調的黑衣

          穿黑衣很熱,我剛換上睡衣了。晚上近十一點回到家中,媽媽說。


         從來沒看過媽媽穿過黑衣。不過這次她卻穿了,雖然只是平靜地過日常的生活。


         媽媽一向都是XX黨的支持者,不談民主,只求生活有得吃有得住有工作做。從她開始有投票權以來,每屆大選都選同樣的陣線,任別人怎麼說都如如不動!


        直到許月鳳的出現。大過年的她瞪著報紙,叫我們都記得這個人!


       五月七日,她低調地換上黑衣。


·                       *                      *                       *                      *                       *                      *


       明早,我會跟她一齊看照片,告訴她,我們的警察就是這樣把在咖啡廳吃早餐的人都捉,如同綁架般民選的議長架走的。


      無關政治趨向,無關政治立場,我們只是小小小小的老百姓!我們都在學習:什麼叫民主?


 

難回答的時事問答

幾個女人和一個男人在聊天。


甲女問:"現在我們的華語新聞播報時間是幾點?哪一台?"


男人答:"你問的是全馬來西亞最難回答的時事問答。"


女人們都一愣,然後哈哈大笑!


是囉,都換了幾次了,換到人們都搞不清楚了!只知道原本由第二台轉到第一台,然後又說要換時間呀什麼的,理由是收視率下降。


如果沒記錯,官員說要提高收視率,以有效地轉傳政府的觀點給人們。


不知道這些官員們是否知道,人們想聽多個角度的觀點,新聞內容並不是圍繞著幾個中央當權者轉而已。


對了,這些都跟我們這些討論的人無關……..因為,我們都活在沒有電視機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