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生意與壞生意

      今天有點了解,為什麼同一種生意,有的店面門庭若巿;有的則門可羅雀了。


      幾天前,經過一間印影店,看到印影店老板蹲在地上沒有生意,我就把要印的東西全搬下車交給他,雖然我已習慣跟另一家印。


*            *       *               *                 *                     *                      *                        *                      *                *


     今天,將近十一點到印影店,店門深鎖,我跑去問旁邊店面的老板,老板說十一點才會來開門的。


     於是我就在隔離的店面閒逛。十一點十分,他們說看到他的車到了,但沒來開門,人大概跑去逛早巿去了。


     十一點二十五分,終於等到他。


     他拿幾疊印好的書,問我要如何裝釘?


      我有點暈倒,現在才來問?好!我想是我的錯,把書交給他時沒交代好。我習慣的那一家,老板娘一拿到書就會問顧客要如何裝釘,拿貨時一切都已完全了的。


       左看右看,看樣子是這個老板的習慣,因為其他的書都是未裝釘的。


*        *               *                  *                   *                     *                      *                         *                      *                         *                      *


     我只好站著等。看他裝釘,看他要從混亂的紙堆中找計算機……..。


     “我來算,多少張?"沒保握還要等多久,請他拿筆和紙來,用腦子算比較快!


       十一點四十分,我終於拿到我的書了!


*           *             *                 *                      *                         *                          *                      *                    *                  *                 *


     想起來了,幾年前,我也拿過書給他印,情況也差不多。


    所以後來我就不再拿書給他印了。


    這一次,從等他開門到拿書,前後花了四十分鐘。


 *        *           *                     *                  *                         *                     *                      *                    *                    *                   *                     *


      支持生意不好的好像是應該的,不過,改次我大概不會再拿給他印了。


      生意好的那家,九點正一定開門。拿貨也很快速,付錢,拿貨,拿收據,如果不跟老板娘閒聊,前後不用兩分鐘。附合現代人的速度!


      既便是小小的印影生意,有人很有心在經營,所以生意總是接不停;有人隨性做工,所以都是蹲著打蒼蠅。

太陽神扭轉黑白

       太陽神還未息怒,地上的人黑白顛倒了!


       天氣熱得叫人受不了了。學阿妙在地上滾,滾完右邊滾左邊,讓身體散熱。


       太陽神午後的威力奇狠,既使在屋內,也是被烘得頭腦昏花。在地上東滾一下,西轉一下,不一會就躺平—-睡著了。


       夏天炎炎正好眠!


       不過有點"害怕",時間滴答滴答就過去了!大白天的睡覺,成何體統?


     於是,就白天當黑夜來睡;黑夜就只能當白天來用了。


      太陽神跑到地球另一邊去的時候,昏昏的腦袋好像醒過來了!


     午夜匆匆過,凌晨很快就出現了!


     還想繼續K書或啥的,卻害怕這時候還不睡覺會變得又老又丑!


   太陽神,希望您老能息息怒氣!您的怒氣過大,地上的人只能顛倒黑白過日子了!


 


   

感謝身體

      感謝身體,在這場與病毒對抗的戰役中獲勝了!


      感謝幫到菜巿場買菜的學弟;感謝幫我買晚餐的之之。還有還有,說要過來看,關心我的朋友們,雖然生病是一個人的事,但至少不病得那麼無助!


還有,一回來就跟我評論政治的槐槐,至少他讓我繼續保有活力跟他一齊罵!


        謝天謝地!


       *             *                *                 *                  *                   *                      *                     *                       *                      *


      病毒被打敗了,哪去了呢?變成人體的細胞?


      還是如燈滅?

如小蚊子亂叮咬

     德國麻疹病發,算進入第三天了。


     紅腫狀況改善了,隨之而來的,是身體如同遭小蚊子亂叮咬般!


      真想在身上噴個殺蟲劑,不過又知道其實不是蚊子惹的禍。


       是病毒造成的?還是血氣不通所導致?


       加上嘴裡的小小破洞大概累積了六個或以上了!這點還有點擔心,太不正常了吧!?只能夠想,免疫系統跟德國麻疹病毒打戰去,沒空去理其他部份。


       無法入眠的晚夜!繼續怪天氣!


 


 

德國麻疹的第一天

       “哇!這種幾乎在馬來半島絕跡的病竟也可以給你患上!"阿妙在電話那頭爆笑!這小妮子的良心大概是幾個月前給黑斑蚊叮壞掉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至少知道啥病,心裡就舒坦多了!


      星期六在外州,阿妙等小妮子晚上睡得可真香,我連躺下來有問題,覺得身體的骨頭一根根在痛,還有右胸,簡直是連翻個身都不行!當時,還在想,一定是得罪了太陽神,回來要請高人畫張太陽符給我驅驅毒才行!


      閤眼沒一陣子,就被冷醒了!等到隔天早上,發現膝蓋很痛!嗚~不會是患上要換關節的痛了吧!?心驚膽跳。阿悅递上兩顆普那疼,不過空著腹我可沒勇氣吃藥!


      只能硬撐開始工作,爬上爬下的事就叫阿妙做,反正她吃了不少燒豬肉,而且還會繼續吃呢!


  *                *                 *                    *                      *                        *                     *                    *                         *                       *                    *                *


     膝蓋痛過換腳板關節痛,頭痛痛好好,脖子腫了一小粒。


     腫? 腫!!!!!!!等於腫瘤? 哇!!!壯志未酬呀!!!


  *                *                *                     *                            *                            *                    *                      *                         *                  *                       *


     帶英國回來的曾阿哥去吃早餐,發現手怎長了小小的紅疹?把早餐啃了,再開車到馬大診所去。年輕漂亮的馬來女醫生,看看我的手,聽我說耳朵後方腫痛,就說了句:"Rubella!"


      我睜大眼睛看著醫生!接下來,被問了N次的問題是:"你沒打過(預訪)針嗎?"


     將近二十年的事了,早就不記得了!


*         *                 *                     *                   *                       *                     *                      *                      *                     *                     *                 *


    接下來能做的事,就是讓自己竊喜,至少一個星期的時間,讓自己關起來,要不然不小時接觸到孕婦那真的是糟糕!


     三餐怎麼辦?晚餐叫阿之放工回來幫我打包,中餐呢?


     拿起電話撥給在原住民部落吃山豬肉的學弟,請他幫我買點什麼青菜呀蛋之類的。他一聽電話,非常有義氣地回:"學姐,明天我早早醒,去菜巿場幫你買,不過你給個清單來吧……!"


*             *                *                  *                   *                      *                      *                   *                   *                     *                  *                    *


      阿之從故鄉回來看到我全身的紅腫,有點興奮地說:"快點拍照留戀。"


      請芙蓉的阿慧幫我買張彩卷,這種絕跡的病竟然會發生在我身上,搞不好彩卷也會……


 

失民心的言論

    “看看我們的副首相講什麼了!"樓友說。


    “副道相是誰?"發燒燒到頭昏昏,只知道那吉扶正了。


    “那個叫阿都拉下台的囉!"樓友也叫不出他的名字,就翻報紙給我看!


    華人不知感恩,補選前雖然灑金錢,還華人還是不把票投給國陣。


    啥叫不解民心?啥叫失民心?這回真叫我見識了!


     我們要的制度的改變!華小能不能不是華社的問題,而是教育的問題?


     接著,樓友叫我去翻幾天前電話仔劃的漫畫,四個大蛋六個小蛋,外加一個免費附送的小蛋,就是4+6 再加1,馬華總會長露出驚喜的表情。


     蠻搞笑的!


     到霹靂去,那的人說,馬華已淪為為自己人搶官位的政黨了。


    不過嘛,我還是相信其中不乏真心要做事的人!


    只不過,種族政黨模式,因為人數上的少數,所以我們永遠也是二等的呀!


   副首相的言論,只能讓子民等著,盼著下一屆大選快點到了!


   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欲受到失天下的教訓!

行李來行李去的囉

       把行李裡的物品歸位,還沒到五十個小時,又得收拾行李,準備下一個行程!


       搞什麼華人事務部,簡直就是學殖民時期華人司政署。那是在1877年成立的,當時有其必要!現在是2009年了,拜託點出這點子的人活在殖民時代!


       就只是打著腹稿。每回想做坐下來寫,又近午夜又凌晨了!


      田調工作,和旅游一樣到外地去,差別或在於:後者是去放輕鬆,前者只能讓自己輕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