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手記

        當我沖過去的時候,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驚天動地的號啕大哭,而我只能擋著電梯的門,免得他的手完全被"吃"進去!


       接著,我只能用盡全力喊:"Tolong!"


       小孩的哭聲加上成年人的tolong聲,對面家會講福建話的印度婦人立即沖了出來!


       但我們完全沒轍!


      小侄兒的三根手指被電梯的門卡住了,進退不能!我只能卡進電梯的門。人力不能與機器斗,倘若電梯的門一關上,那他嬾小的手掌都會被"吃"進去,後果不堪設想!


      卡住電梯的門,我只能不停按警鈴!


       媽媽和印度婦人盡力安撫哭泣中的侄兒。印度婦人叫他的家人快點打電話!


      號淘的哭泣聲,不曉得骨頭斷了嗎?不曉得手指會斷掉嗎?不敢往下看!


     救星快點到!!!


     誰是救星?心中也沒轍!!!


     突然間,發現媽媽把哭泣中的侄兒抱起來了!


     出來了!手指出來了!


     只有另一個前面印度美人,手上拿著一瓶油!


     她把油倒在侄兒的手指上,後來,被卡住的手指就可以出來了!


     印度婦人這時大喊:"快去拿冰塊!"


    哭聲不斷,但至少看到他手指頭在動了!!!


     老天保佑!


     感謝臨危不亂又聰慧的印度美人!


     以後侄兒長得很大很大後,要告訴他,拯救他手指的,是共享這個國家的友族同胞!


*          *                 *                    *                     *                      *                     *                    *                      *               *


     希望今晚可以不必發惡夢!

近看ISA

     聽說 ISA是惡法,但那只是很有距離地聽說,看人權份子鬧呀,民間團體和在野黨抗議呀什麼的。但那畢竟還是距離式的"了解"!


     在雪隆老友聯誼會,只聽了一個故事,就目瞪口呆了!


     眼前這位和藹可親的大姐姐(雖然她說她的年齡比我大一倍,但實際看上去還很年輕呀),竟給ISA關了將近12年!


    12年!!!12年呀!!!那是人生最青春、美好的光景!就這麼在扣留營裡渡過了!


    不忍細問扣留營的歲月。她淡淡地說:"被放出來時連撥電話都不會。"


     扣留營不是監獄,只是"扣留"你,預防你做出反政府的事!


     什麼叫做反政府的事?我問。然後,用打個比方問:"我擁有毛澤東的書,在那個年代算不算可能做出反政府的事?"


    “他們可以用你擁有毛澤東的書來扣留你,因為那是禁書!"


   “被扣留多久?"我再問。


   “不知道!被扣留到他們決定要放你了!"


   “他們用什麼標準決定?"我繼續問。


   “不知道。有些被扣留一兩年;有些可長達十幾二十年!"


   完全不能上法庭受審,扣留誰,扣留多少,全憑當權者的好惡!


   歷史,需要多方面的詮釋!


   我知道,在課本中,在所謂由國家級學者所建構出來的歷史,只是一個面向!


*    *                 *                *                     *                    *                    *                      *                  *                     *


    想起了陳亞才在"名師早點"中的點評,他談大馬一般民眾對ISA的反應,由早期的害怕、恐懼和遠離,到今日的英雄!隨著時代的改變,人民醒覺的意職越來越高,今日,被ISA逮捕的人不再被人們視為"躲得遠遠"的人,而是一個含英雄像徵的成份!


     時代變了!


     感謝時代變了!感謝為這時代的改變做出諸多犠牲的人!

"三八"小動作,大領悟

         在雪隆老友聯誼會,與張念群同台"演出",有點了解從政者與所謂的研究者有什麼不同了,在同樣關心性別平等的議題上。


       談了女性應該在公共領域爭取三十巴仙決策權之後,她興起請前三排的男士們讓位給女士,請女士們填滿前三排。


      在前三排的男士們"撤"得很快,但位出來的位子遲遲沒有補滿。


       張念群和主持人三催四請的,女士們動做緩慢,不過終於還是都坐滿了!


      呼!


     剛開始聽到她請男女調換位子時,覺得那是做作且無聊的事。不過,很快地我改觀了!


    種種因素,使大部份的女人習慣躲在後面。要她們到前面來,不止空子得先空出來,還得鼓舞她們到前方來。


    固打政策的用意也何嘗不是如此?


   因為歷史因素使然,大部份的友族同胞不習慣資本社會的模式!為了讓他們赶上國家的發展,我們有新經濟政策。


    當然,這政策的本意被彎曲了,也實行太久太久了…。


   為何不能把種族的固打,轉換成性別的?


    讓女性擁有三十巴仙的決策權!


    為什麼女性擁有三十巴仙的決策權重要?


   張念群給了一個很好的例子。大意就是說,我們鼓舞女性投入職場,但相是,有沒有其他政策因應女性進而職場需制定。如託兒所,幼兒園及安老院等問題。如果決策者是男性,因為在生活當中男性並不需要去面對這樣的問題,所以就不會想要制定相關的政策需要。反之,如果女性擁有決策權,那就會把這些問題都考慮進去。


    固打制只是暫時的,最終的目的是平等競爭!


   還蠻贊同的!


   不過,現階段各政黨為了職位的分配而打到亂了囉,哪有去考慮啥東東性別的分配。目前,就只有雪州的官職分配使女性擁有較高比率的決策權。這是因為雪州是"先進州",還純屬巧合?


    不過,話又說回來,兩性平等與社會的開明幾乎有某一程度的對等關係。


    因為這是一種醒覺!


    小小的一個演講中的"表演"動作,似乎從中領悟了許多!


     

也只有是懷念阿都拉了~~

    隨著三月的腳步漸漸走去,我開始懷念即將離開的阿都拉!


    相較於目前的種種無理的高壓,好笑又令人毛骨悚然的伎倆,至少,在阿都拉任內,我們可以自由在電台談青蛙,談蒙古加女郎,談……。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四月,一切變了!


    道德經曰:貴以身為天下,若可寄天下;愛以身為天下,若可託天下。


     白話的意思是:能夠以貴身的態度去治理天下,才可以把天下寄託給他;能夠以愛身的態度去治理天下,才可以把天下委託給他。


      書中點評曰:…不尊重別人的生命,也就是不尊重自己的生命。古往今來的統治者,不管是帝王還是元首,如果不尊重別人的生命,保護別人旳生存權利,自己的生命最終也不能保全。如桀紂之類的暴君,殘殺猶太大的希特勸,就是典型。老子只講有貴身、愛身的人才能把天下交託給他。


     四月開始,親愛的馬來西亞的領導者呢?


      當然,我們不需要聖人來領導我們,因為這不是皇帝的時代!


     我們需要的是制度!


      因為人類的貪婪及及自私,我們需要權力的劃分!


     當一個人又是政治權力最高者,又是法官,又是警隊;又是貪污受賂者,又同時掌管反貪局時,那會是什麼?


     太可怕了!


     想學老子騎牛歸隱,然後發覺山裡都被受賂了的貪官過度開發了~~~~~

馬來文上課的中文系

    其實應該早知道了的,但還是很震撼!


    中文系,純華人師生,彼此卻有馬來文對談!有點空間錯值的感覺!


    回過神來,中文系用馬來文上課,"流傳"已久了,是自己少見多怪罷了!


     雖然如此,感覺還是怪怪的。


    可以理解使用馬來文上課的要求,因為這樣,友族同胞就可以來選修,促進國民交流,學識交流。


    畢竟,在我國,國家要培養的是具多語能力的通才。


    在這個體制下,中文系有其諸多為難之處。


    中文系的為難,對馬來西亞華人來說,又意味著什麼?


    這個問題太傷腦筋,還是去看霹靂州樹底下的議會有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