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發燒呀呀都很現實呀

      很享受地讀著霹靂皇族到底是不是馬六甲皇朝後裔的文章。


      短訊進來。又得出門!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


      毛毛細雨,小白#發燒了,溫度逐步在上升!我的心立刻跌到谷底。


       小白這毛病無法斷根呀!為了治她這病我吃面包啃餅乾,花了好多好多錢了!


       “人老了也會全身病;車也會老!"修車廠叔叔和藹的聲音彷如在耳邊嚮起。


      不過此刻只想哭,像窗外的細雨……。


*              *                 *                     *                       *                   *                      *                    *                     *                   *                     *


      買粒加央包吃吧,情緒低緒蠻耗體力的!


      “How much?"


     “1.30."


     上回來買時才一塊錢,怎沒一眨眼脹了三角錢!??!!


     填飽肚子,不買晚報了!


*            *              *                *                   *                  *                   *                      *                *           *                *                     *              *             *      


     還是回去泡美錄喝!


    財政阿之站在熱水壺旁,用不知道是什麼的眼神看著我說:"熱火壺壞了!"


    " Housefund沒錢了是嗎?"


     她輕輕點點頭,繼續說:"叫了兩桶煤氣,兩了將近五十元。一桶媒氣價二十四塊多。"


     ………………


     然後我想起,前室友離走前一再聲明:"我不要再過這種生活了!" 那時,我們一齊在苦熬碩士研究生的生涯。她的日子比我更壓力,半夜會被驚嚇,論文沒寫完;白天會想著,接下來的生活費要從哪裡來!


       完成後她選擇過回"正常人"的生活。


*              *                   *                *                     *                     *                     *                    *                      *                     *                     *                 *


            而我只現在只能讓自己很快樂地讀"霹靂蘇丹是不是馬六甲王朝的后裔……。


 


 


#小白是我小靈鹿車的名字

哇!!!真的有神速!!!

       近乎神術!以為"折磨"才要開始,怎知已經結束了!


      其實,從前一天就開始憂鬱的了,想到恐佈的拔牙,在牙醫疹所那令人生畏的椅子上任人"宰割",長長的等特簡直叫人難受極了~~~等待醫生,等待打麻藥,等待麻藥發用,等待醫生來東敲西打,等待醫生用力拔又拔不出來……


      不過,這次的拔牙完全顛覆了我之前的認知!


      “動手"的是一位畢業自國防牙醫的張學長,回國後還完政府的服務債後,現在Kepong開業!


     從坐在撥牙椅上跟他閒聊,到他告訴我:"好了!"前後不超過兩分鐘!


     我坐起來有點呆呆地看著他!


     不敢相信!


     痛苦的折磨還沒開始,原來已經結束!


*                *                  *                       *                         *                              *                           *                       *                           *                          *


      其實,從PJ跑到Kepong去見張醫師,原本只是想搞清楚那顆牙還有沒有得救!可能也不是對馬來西亞的沒信心,只是對張醫師特別有信心!


        在台灣領健保時領教過他的技術,那時應該是抽神經,因為之前有給別的牙醫師處理過,就發現他的功力真的很不一樣!


     上星期,張醫師一看就沒覺得沒救了!他說沒救就真的沒救了!還被訓了一頓,早一點來還有得救……


      “妳再排時間來吧,吃過才來!"


      “我現在又變回學生了,在學校看不用錢!"


     醫師學長冷笑說:"你這顆已經發焱了,給習實醫生弄可能弄一小時都不能好!"


     “一小時又怎樣?"我問。


     “沒怎樣!你這顆牙根很大,撥的時間越長,就越有可以發焱、腫,血流不止…。你過來我兩分鍾把妳處理掉!"


     兩分鍾!雖然我以為他在講大話,但因為有被習實醫生弄過牙的經驗,我還是乖乖到櫃台去預約撥牙時間。


*                     *                       *                      *                        *                      *                      *                       *                         *                    *


      原來他沒有大話!真的有人可以有這樣的神速!


*                     *                       *                     *                      *                      *                       *                 *                    *                  *                  *


     不過,如果可以重選,我選擇早一點就去看他,做個補牙或根管治療或什麼的,不要等到沒救了才撥掉!


*                 *                    *                  *                      *                     *                  *                *                  *                      *                *


    本以為拔了牙後會很不舒服,可讓自己抱頭大睡!


     怎知,也沒什麼疼痛的感覺!沒藉口,不乖乖K書去會對不起良心!


     如果等下有變痛,那就可以去睡大頭覺了!嘻嘻!


 

大學與研究所到底不同在哪LEH~~~

幼稚園,是告訴你:"這是鉄釘。"


……然後我們漸漸長大,到了大學…就開始學習建屋了…


不過,這時候的建屋,該買什麼材料,上哪買都告訴你了!


好心一點的講堂讓你玩積木,給了你所有的木頭,還有樣本,考試是依樣做就好了!


如果不小心走到研究所……


那先要找地皮,屋子讓如何建,要用什麼材料,上哪買….一大堆的烏事,都是自己來了!


這時候大概就會發現,你開始懷念背書的日子,至少背了大概可保過關!


如果你選上的地皮,是不適合建築的,或無法承受建築的重量時,你大概會用頭去撞枕頭!

還好沒有夢魘

       他們說,"你一天沒有讀書八小時的功力,那就不用念了!"


         我嚇得手腳發軟,每天都下定決心,但每次要維持八十分鐘都難!


       怪大選,怪變天,怪天氣,怪一堆烏事~~~就是不敢怪自己!


      終於,靜下心了,好好念篇大學者的文章~


      天黑了,重坐在書桌上,不過很快就躺平睡著了!


      腦子還是很忙,繼續分析內容的樣子!


      然後,詩人學長撥電來,很想罵人,不過還是很淑女地對話!順便訴苦,讀沒幾個小時就累翻了!


     他用很無情地語氣說:"年紀大了就是這樣的!"


     很想打人!


      話畢,進入天人交戰,繼續倒頭睡,還是起床?


      還沒決定,突然想起件事:老天保佑!沒有夢魘了!


      是呀!沒有夢魘了!


      彷彿回到十六和十八歲,青澀的"烤"試。午後焱焱的天氣,背著那些年代那些公式,就那麼常常仆在桌上睡著了!然後,頭腦一直在轉,一直在動,一直在背年代、背公式!


     結果,我想醒來,不過就是"醒"不來!


     高壓的時候,"烤試"的時候,夢魘就會出現!因為,這時候身體都會超支,年輕嘛硬撐!


     現在已經無法這樣"對待"自己了,身體太累無法專注!


     當然,用睡覺來疼愛自己,疼愛自己的"後果"就是為什麼讀書的速度這樣慢!


    不過,至少年少的夢魘暫沒有捲土重來!

從反跳槽討論想開囉

    該不該制反跳槽法令?台上只有四個人,就有兩派意見。


    唐南發和公正常的務邊州議員原則上是決定沒有必要制定反跳槽法令的,務邊州議員更是舉出Zaid Ibrahim的例子,說Zaid Ibrahim也是退出了巫統。他以此來接著談許月鳳。 


     議員,那是兩碼子事!Zaid Ibrahim是放下職位後離開巫統的;如果許月鳳也辭去州議員後離開行動黨,那是她個人的選擇,大概就不會搞到現在成為過街老鼠了。


      現場觀眾提出,如果制定反跳槽法,因為有黨鞭,所以那就會使掌握政黨權力的人權力無限擴大!


      黃進發反跳槽的立場是堅定的!


      反駁的人說,這是一場不公平的球賽。對方把我的球員拉走,沒關係,我們用後補…不過,現在的狀況是:對方把守門員和栽判都一齊買走了!我們不得不如此了!


      劉鎮東倒沒直接表態,不過他很務實地分析當前的政治局面,及那吉可能學他老爸的招術。


    ……


     在隆雪華堂聽了演講回來,在短短的半小時與不同人談了演講內容兩次,現在回想,盡有點忘了~~~


   不過,從他們的演講,和觀眾們的討論當中,馬來西亞好像變成只剩下四個政黨:巫統、公正、回教和火箭黨。


      巫統的形像是惡霸,民盟內部有分歧。


      馬華和其他政黨呢?大家心知肚明!

觀《海盜與王船》

    傳統信仰及華人文化的關係…。成長過程中的體驗,深怕一神教信仰"侵襲"了傳統宗教,使中化文化在馬來西亞漸漸消失了!


    二十餘歲末,初次看游川的〈青雲亭〉,內頭好像有那裡一句,說清真寺祈禱聲遼亮,青雲亭香水廖寂。當時的擔憂,還是傳統信仰的式微。


    後來,在想,這些所謂傳統信仰與文化之間的關聯到底在哪?  


   在看了《海盜與王船》後,似乎得到一些啓發。


    印尼禁中文,那裡的華人不能再辦燒王船儀式。等政府一開鬆,廟方當局又向政府申請舉辦燒王船儀式。


      在信仰的力量就是文化的薪火。


     印尼禁中文禁了多久?得再查查。據李永球說,他的年輕人告訴他,偷偷學過呀,不過被捉,後來就不敢學了。


   文化沒有斷層,在信仰裡頭薪水微微地燒。等待時機,再整裝出發。


   不過,馬來西亞的狀況呢?我們的傳統信仰只停留在表相?


   我們的文化沒有斷層,所以,傳統信仰不能只停信留在表相呀!


   

怒髮沖冠

        怒髮沖冠!


       全家人難得同心地怒髮沖冠!


       我知道,很多人和我一樣怒髮沖冠!


      無關政治趨向!


     如果你是因為民政黨議員,為了獲得更大的權與錢,你支持行動黨。


     如果你是民盟議員,為了獲得更大的權與錢,你支持國陣!


    同樣的令人髮指!


      如果我是九洞的選民,我會去靜坐拉布條抗議!


     我只不過是支持還政於民的小小百姓,到底能做些什麼呢?


     理應怒髮沖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