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將政治能力與出軌混談

(網路的好玩之處,在於可以自己拿捏尺度,我筆寫我思…..)


〈林良實之言差矣〉篇中沒出現的文字:


政治能力與私德不能畫等號。就公共形象,蔡氏夠辣有勁,他能忍受“其此大辱”後重新站起來是種勇力和強韌的毅力表現,這些點像安華從當年的“黑眼圈”,十餘年後重返國會殿堂,且不論政治傾向,就憑這種強韌的意志力,使許多人都感到欽培。跌倒後重新站起來,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公共人物的再站起來,也給曾犯錯,或正在人生谷底中的人無限的信心和希望。可惜的是,林氏或許是急著替蔡氏脫罪,說出了“經典”的男性霸權名句,不止為自己“名留”性別歧視史,更是在“提醒”人們關於蔡氏的過去種種。


……..不過,做為一個公共人物,在說話的時候敬請慎思,別忘了加點良心。


  婦人說,此論調一出,妓院的生活會變更好,養小老婆、情婦的男人會激增。有精力的男人都需要發泄,這論調就被出軌的男人視為圭臬,家裡的女人若吵鬧就請她們每日早、晚誦讀林良實的這番語錄,然後我們一齊回到男人三妻四妾,女人裹小腳的年代去。


  在歷史留下罵名是個人的事,影響當代社會價值事大。性別平等價值一路走來艱辛,林氏的論調突顥了性別間不平等之問題,他是要繼續為自己的這番語論進行辯護,還是趁此機會“教育”普羅大眾,幫一幫受丈夫與他人通奸之苦的女性,為馬來西亞的兩性平等使一把勁?


林良實之言差矣

     林良實替馬華剛推出的“蕹菜”菜式添料,本意大概是要替蔡脫罪,不過且變成扭曲社會價值,使已出軌或出軌中的人拍手稱好。也間接給正準備出軌的人勇氣,因為誠如這位馬華前任總會長所說的:男人需要發泄過剩精力!


      出軌者並不限於男性,不過女性的出軌是不遵守婦道,是水性楊花、殘花敗柳。按照林氏的思維邏輯,強勢的領袖有過人的精力,所以會尋求發泄的管道。於是乎,人們能不能 以此推論:發泄精力是因為是精力過人的領袖,所以為了表示自己精力過人,所以對外濫交來表現?


       男性朋友看到林氏的論調,半開玩笑說通姦是合理的,索性把這麼些女性都娶回家,那也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徵;女性朋友讀了報導目瞪口呆,搖頭嘆息說:“又是一個頭腦裝稻草的。”筆者倒想起了身邊親戚朋友,因為家中男人出軌,不是造成家庭破裂,就是使其他家庭成員生活在痛苦當中。這些出軌的男人,幾乎個個義正詞嚴:男人出去玩沒什麼大不了!如今,他們從林氏的語論中更尋找到了合理的支援。
 
       跌倒後重新站起來,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公共人物的再站起來,也給曾犯錯,或正在人生谷底中的人無限的信心和希望。可惜的是,林氏或許是急著替蔡細歷脫罪,說出了經典的男性霸權名句,不止為自己名留性別歧視史,更是在提醒人們關於蔡氏的過去種種。


       從事醫療工作的人說,在蔡細歷當任衛生部長其間,對我國的醫療系統進行了諸多改進;東馬的長輩說,到政府醫院排隊看疹的時間縮短了。菜巿場買菜的婦人說,蔡細歷是有能力的人;不過婦人一聽到林氏的語論就破人大罵,她的丈夫把男人外遇視為常態,她擔心丈夫讀到了林良實的語論後,一定會變本加厲。菜巿場買菜的大嬸們都知道這是兩碼子事,不能混為一談,充滿高度政治智慧的林良實卻不知道?或許林氏只是說出了在男尊女卑社會架構下,做為一個自視高高在上男人說的話。不過,做為一個公共人物,在說話的時候應謹言慎行,別忘了加點良心。


 


星洲日報-言路版


(24/10/2008)

咱的乡音 咱的心声

今年4月19日,动地吟在今年的第一场演出,人潮把整个隆雪华堂塞满连找个站的地方都困难;10月12日动地吟以槟城作为最后一站的演出,人潮依然坐满了整个韩江礼堂。   动地吟是真挚且感人的,因为台上或所吟诵,或所唱的,有我们──马来西亚华人共同的记忆,我们对这块土地的感情,我们的无奈,我们的追求。傅承得的“因为我们如此深爱”这首诗,由周金亮谱曲,更是唱出了心坎里的话,每听一回,心中都燃起一股热腾腾为国为民的情怀。分享几个段落:  


我们热爱的河山啊,月如,锡米和胶汁,稻米和椰林,没有台风,没有地震,更没有血腥和炮声,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的外国朋友都问,这样的国家,会落人后头。  


这是我们的河山啊,我们欢笑,我们依赖,我们生长于斯的城邦。但一些情绪开始被玩弄,一些思想开始被污染,一些美好开始被破坏,一些安宁开始被摇晃。月如,这是我们的河山啊,我们关心,我们痛苦,因为我们是如此深爱……。  


是的,这是我们所深爱的土地,但公平和正义从不会从天下跌下来。有人选择投身政治;有人选择讲内心真话而冒着被关在牢里的危险;有人选择走上运动;而动地吟的文人们,选择用声音、音乐和肢体表现他们对这个家园的爱,并把这种醒觉和热爱传播到马来西亚各地去。  


10月12日在槟城的动地吟,共享空间舞蹈剧团负责压轴演出,尤其是最后一幕,舞蹈员们眉头深锁,摇着签筒,似乎在问苍天:我们的路在何方?敢问路在何方,那是极具感染力的演出。  


路在脚下,路在每一颗醒觉的心,路在每个醒觉的行。将近4小时的演出是有些冗长,会使一些观众错过了后面精彩的部分。不管怎样,谢谢动地吟,谢谢承办的单位。用我们熟悉的方块字,用我们的乡音,唱吟我们的感情,无形中也传递更多的醒觉。  


演出必然谢幕,提笔也必有最后的句点。感谢“众议园”的编辑及读者伴随二十余个月,笔暂停了,但为这块钟爱的土地而发声,为民族历史文化的奋进的努力是不停懈。


21/10/2008

斗母宮與九皇大帝

高高举起的那把香,低低磕下的头,祈求平安。望著高高的“斗母宫”匾额,低头细细思维:为什么主祀九皇大帝的庙都称为斗母宫?


九皇大帝信仰隐于中国,却在南洋找到札根的土壤。从小跟随家人持九皇斋,也不知道九皇大帝是何方神圣,反正就要不能沾荤,家里也换上素食专用的碗筷。随着年龄的增加,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各种因缘条件,接下了《槟城头条路斗母宫九皇大帝—庆祝成立105年暨理事会50周年金禧纪念特刊》的编辑工作。九皇大帝属于道教还是民间信仰?


九皇大帝如果是属于道教信仰,就必需回到《道藏》去寻找依据。不过,看得懂文言文的人并不多。文字流畅的杜忠全接受邀请,从《道藏》中节录相关经文,译成白话,写成〈关于北斗信仰的道教经典选译〉,这篇文章也获得研究道教经典的严家建博士校阅相关译文。


从白话的译文中,我们很容易就能明白供奉九皇大帝的庙称为斗母宫:


话说在很久以前,有个国王,他有无边的圣德。国王有个妃子,名紫光夫人,她发愿要生下儿子,以辅佐天地的运转。有一天,她在金莲花池沐浴的时候,突然有感应,九朵莲花就绽开,并生出九个男孩来,这些男孩就是来到人间,用教训或奖赏的方式,来化导芸芸众生。


紫光夫人就是斗母,经中阐明北斗七星由紫光夫人所生,所以主祀九皇大帝的庙宇称为斗母宫。至于北斗“七”星,如何变“九”皇?由于篇幅问题,在这里不述,由马来西亚九皇大帝斗母宫总会出版的《斗讯》在这方面已收录了诸多的讨论文章。


为什么是九月初一至初九?原来。道经上记载,到了九月的九个白天和九个晚上,自己或全家人一齐持斋戒、修持道法,穿上素食的衣裳、头冠和鞋子,供香、上奏表,就会获得增福,人民没有纷争,天地鬼神都庇佑。


对于一人而言,持斋戒诚心与否,建立在持素是否“干净”的基础上。除了个人的修福,可消弭天地杀戮之气外,其实也是推己及人的悲心表现。在《九皇斗姥说戒杀延生真经》中,也说明动物的贪生怕死,跟人是一样的,关在笼子的动物要被捉去杀时,会被吓个魂飞魄散,惧杀而泪垂,垂死而哀鸣。所以,经上反对人们为了纵容自己的口腹,不必杀而杀,不当杀而杀,不忍杀亦杀。


继承膜拜习俗的同时,或许我们也可以思维如何提高对信仰的认知。由马来西亚斗母宫九皇大帝总主催“斗母九皇信仰讲座会” 是一项努力。


九皇爷庆典,在东南亚,尤其是槟城别具特色的宗教庆典活动。在热闹之余,或许我们可以往内观照,探索其意义及精神内含,充实信仰内含的同时提高华人文化的层次。


7/10/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