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空鸣雁,哲言无声

师者授业、传道、解惑也!
走过了,回头望,感念溢于心!


1987年10月的一天,如常背着书包上学校。在听了何老师的“晓之以大义”后,家住学校隔壁的喊他妈妈来接他回去。在一传十,十传百的效应下,村里的大人都忙着赶来学校接小孩,学校除了教职员工外,就只剩下几个家长不在的学生了。


那是10岁的小孩生命中第一堂政治课,亲自参与华校的命运。忘了何老师的全名,只记得她高挑身材·清爽的发形,听说患有白血球过多症。


长大后才知道,原来那是教育局派不谙华文的老师担任华校高职而引发的罢课事件华小高职事件。难以想像的是,村区里为华校命运表态竟是一个英校生的老师,所谓的“香蕉人”。


“香蕉人”,有时是比讲华语的人更华人。在华人历史研究路上,困难、瓶颈,加上种种的现实因素,当出现放弃的念头的时候,总想起卢慧玲教授:“我们自己的历史自己不做,等谁来替我们做?”在马大历史系念硕士时当过卢教授的研究助理,没听过她讲一句完整的中文,但可以感觉她为建构华人历史而所发出的生命热量。


发光呀发热,杨礼昭校长就是这么一个个体。谁说佛教徒没有立场?谁说佛教徒不敢表态?且看杨礼昭!在槟华女中念书时,我们都只是叫她PuanChuah,蔡崇正夫人。她给学生挥洒的舞台,因为学生有责任可以承担,所以也就可以承载自信和荣耀。果断、热情、魄力,少年时期的崇敬,潜移默化,滋长成生命的养分。


有人就只是默默地洒种子。中学时期,在办活动时总陪我们到最后的学会顾问刘玉英老师,因为老师总是在,所以也就很放心和不觉得孤独了。还有杨亚发老师,离开培英小学后,每个星期一的中午他还顶着大太阳,到美湖给学生免费上课活外动。


我一直不明白,杨老师为什么要骑一小时的机车过来,而很多时候只是来陪学生打球?中秋节还拉“日落洞佛教会”这大队到这小渔村办大型的中秋晚会。后来,我想,我明白了,也模仿着。真心感谢,杨老师和颜老师当年洒下的菩提种子。


让我见识开明的,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老师。我常笑称自己是演化论信徒,相信达尔文的演化理伦。教导我这套理伦的,是台大人类系的陈玛玲老师,她可是全心全意相信主耶稣──即创造论信徒。于是乎,我开始了解,打开胸襟,尝试不同视角,理伦虽然不是真理,但知识、学问是如此迷人;不以自己的角度教导学生的老师,是如此可敬。


有些老师,会叫你了解,在好多好多年之后,关于宽恕的力量!很喜欢静思语中的:得理要饶人。当年,如果不是陈玉英老师宽恕,我的生命会留下怎样的污点?不过,这个饶恕一直在心底,警惕着,感恩着,也学习着!


5月和风吹拂的卫塞节里,师长们有如佛陀,是我们踏步在人生路上的榜样。感念,属于心底里的温情;实践教导,踏踏实实走趟人间路!


 


16/5/2008

政府向拉惹柏特拉動手

拉惹柏特拉被控煽動,惹“禍”的是他在網路發表〈讓我們將殺死阿丹都亞的凶手送去地獄〉的文章。他罵殺死阿丹都亞的凶手連豬都不如,質疑司法制度的公正,從警方辦案的方式等隱射副首相納吉是元凶,並認為這也許是阿都拉利用種種的情報來馴服納吉。

 

       這位雪州蘇丹的堂兄弟,現在正蹲在牢裡。他先是付不起五千元保釋金為由拒絕保釋。《當今大馬》網站發起“一人一元與拉惹柏特拉同在”籌募保釋金活動,短短七小時就籌了三萬五千塊。據最新的報導,他現在已開始絕食。

 

       這號人物,大選前替明盟站台助選,他的出現造成風靡。原來對政治演講不感興的會計師中年朋友,先是應酬我一齊在雨中聽一場政治演講,在預告的宣傳單上看到拉惹柏特拉的名字後興奮呼叫,之後就比我更熱中於政治演講。這位皇族魅力無法擋,他對當權,尤其是巫統的批評辛辣夠嗆。台上一念他的名字,台下就一片喝采歡呼聲!他說,印度人已有Hindraf(興都權益運動);那華人有什麼?Bank draft(銀行滙票)?聽到這樣的話語,我在人群隨眾呼叫!

 

       政府動用國家機器來對付他。如果是納吉或其他人感到受到誹謗,大可透過民事訴訟向這個部落客索賠,但竟然是如此傾國家之力把他控上庭。這只是是政治的把戲?還是巫統為敗選找理由?

 

      誰殺了蒙古女郎阿丹都亞的司法問題回歸司法的審判,但審判必須是公正的!拉惹柏特拉的的文章引起人民的關注,是因為人們厭惡了官方論調,還是喜歡“獵奇”,還是對我國的司法公正失去了信心?

 

      427,拉惹拍特拉接受國營電視台RTM 1的訪問,從訪談中,可看出電視台預設假設,希望拉惹柏特拉認為政府更為開明,但這位混血皇族就是拒絕跌入陷阱,並且說,如果政府能夠以執照方式管制部落格,政府一定會這麼做。過後,他又發表不自由與共產黨無異的論調,他對當權者,包括回教國家發出激亢的嗆聲,使得電視台主持人赶緊切斷話題。人們郁悶在中心的話,被抒解了,彷如發出獅子般的吼叫,直對禁錮人們政權的核心!以“穩定”之名,一切以“穩定”之名,所以既得利益者繼續坐享其成,被壓迫者一樣被壓迫,所以不平等是合理的。

 

        政府無法使用執照的方式管制部落格,但政府還是動手了!人民或會質疑,政府沒想辦法去掉菜餚裡的蒼蠅,或設法使廚房變干淨,以免蒼蠅滿天飛,而只是對付到處去說這間不衛生的店的人?

 

 

2008年5月份

从历史中走过五一

当成为“享用”的一代,很多事物都变得理所当然的。例如,我们理所当然的“享受”五一劳动节的假日。

时间推溯到1886年5月1日,美国二十余万工人为了争取一天工作8小时制而大罢工,工人在经过抗争后取得胜利。为了记念这次的胜利,在1899年,5月1日被定为国际劳动节。

工人是人,不是为了荣耀资本而存在,更不是缔造一个耀目的大老板而做牛做马尚不得温饱!

1960年代,劳工党活跃份子陈秀英遭警方逮捕,罪状包括庆祝三八妇女节和五一劳动节。去年,在访谈陈秀英时她道出了这么一个过去,听到这样的故事时感到十分的惊讶,因为从我有记忆的年代开始劳动节就是全国公共假日;母校槟华女中的校庆是落在三八妇女节。

学校的历史课本没教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教科书把国家的荣耀都归给中央执政党,而左派就是混乱的制造者。为了多元化历史的角度和取得受学术界承认的发言权,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工作。

1969年,槟城人改变了州属的命运。有老槟城说,民政党执政槟州后先在槟城发布劳动节为州内假日;研究民政党的学者说,目前只知道民政党在1970年代极积向中央争取列劳动节为全国假日。劳动节在马来西亚的演变机制为何目前手上没有完整的资料,但确定的是那是集体醒觉的力量!1980年,劳动节成为全国性公共假日。左倾政党如劳工党在今日的马来西亚虽然是不复见了,但奋斗过的在历史的脉搏里,渗透在今日工人权益的血液中。

于是,2008年槟城的再次改朝换代,我又想起了一个人。在研究华人女性参政史时无意中发现,在柔佛的那么一个女子—颜碧贞。她从1990年开始代表民主行动党在大选中出战,在柔佛这国阵堡垒区是屡败屡战,或竞选国会竞选州会,她至今已参加了五届的选举。在电话访谈中,她轻描淡写道个中酸苦滋味,“只为民主”最所有的总结。虽然槟城的执政权的再转变与柔佛那斯无法划上等同的关系,但那也是珍贵的坚持火种。

我们只能先那么相信,目前执政槟城的是有坚持和理想的人,如同当年的民政党般贴近人民。但是,守业或更难,为了保住位子和权力,或有其他考量,民政党诸公变得不敢言。研究民政党史的赵炳贵博士说,民政党人不知历史,忘了历史。或是忘记,或是不屑,反正呈现在人民面前的就是不知为何而奋斗了。

许多人会问:历史有什么用?

我们现享有的一切,不是理所当然,也不是老天从天下掉下来的。不能单以成败论英雄!还人物一个公道!

2/5/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