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宝森节·公假.印裔律师

首相在星期天公布大宝森节为吉隆坡和布城的公共假期,这真是老天掉下来的礼物!

星期一早上,办公室一片欢乐。管他是不是大选的糖果,民主的可爱之处至少是每四、五年可以吃一次糖果。是夜,听在吉隆坡某独中执教的室友说,当校长宣布星期三放假时,全校欢呼!不过,这位校长再加一句:我们要感谢那几个印裔律师!

谁是那几个印裔律师?去年11月,在几个以印裔律师为主的领导下,四万印度人走上街头,控诉国阵政府长期边缘化他们!据知,因为警方层层的封锁,有些人步行了数十公里前来参加这项集会!

本月20日,国大党号召“与首相共享一个下午”的万人大集会,以示全力支持国阵政府及首相的领导。首相就在这项集会上宣布大宝森节为吉隆坡和布城的公共假期。是国大党主席三美威鲁的“功劳”?

头功人人爱抢,古今皆然!那几个筹划兴权会(HINDRAF)的律师,在4万人走上街头后,就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至今尚身陷囹圄。印度人控诉被边缘化,这跟华人有什么关系?印度社会,因历史及阶级等因素使然,使他们在我国经济和社会更是处于两极,问题也更加复杂。以扶弱为名的新经济政策,使很多即使是在乡区的马来人生活获得改善的机会,但住在园丘的印度人呢?

三美也表示,他们很多都住在非法木屋,每天都在生活线上挣扎,甚至都没替子女申请报生纸。国家贫富差距悬殊会造成国家动荡不安,这都是我们的国家,为什么国家“消除贫困”有肤色之分?如果扶弱有如此不平等待遇,那么分蛋糕就更是如此了!把周遭的加油站走一遍,算算有多少个非土著可以拿到加盟和经营权?

乖乖听话的人分得较多的糖果?在马来西亚好像不是这样的。去年依约补选,会不会是因为朝野势力相当,使甜点处处,连累积了数十年的民生等疑难杂症在短时间内都获得改善?全国人民大概都看到心痒痒的,在祝贺我区议员万寿无疆的同时,心里会不会在想著能补选也很不错?据传闻,因在野党将派某名大将到以华人为主的都市选区,在朝的会不会使出重开关闭了数千日华小的撒手锏?

“你是我的唯一”,听在初恋情侣耳中额外迷人,不过,日子久了,这个“唯一”会不会成为其中一方为所欲为的理由:反正不管我怎么做,你都不会离开我!既然你都不会离开我,那我就不理会你的需要,只满足我自己的就够了。

由国家建构的历史爱恨分明:陈祯禄为华人争取公民权的恩人;马共则就十恶不赦的坏蛋!拜天上掉下来的假日所赐,睡到自然醒后,很舒服地穿著T恤、短裤,在咬着指甲撰写这篇文章的同时,想著尚蹲在牢里的印裔律师。

25/1/2008

观《夜•明》

熟悉的景走了大幕,演员饰演成史或虚构人物在其中穿梭。《夜·明》一部让槟影,行政首到市井小民。钻进吉隆坡大城堡院的首映,听完算有点趣味的官后,透过镜头看生长环境,有一番滋味。

 

中的史人物,仿佛都活了过来中山,位同被中和台尊重的革命先,他海外人的系,直接想到的,除了《光》,就是他的:华侨乃革命之母。人有太多的事迹、事,片中感到趣的人物是默默支持的女性——粹芬,位被刻划为伟人背后的女人。因究工作所需,在去年年底始撰写华人女性族建政治篇马来亚华人女性政治的关联碧君,城出生,被视为第一个参与现代政治的马来亚女性,后了汪精。另也是与国民党有关联的女性就是粹芬,中山在南洋红颜知己的角色出史舞台。影中的粹芬后是在世;但根据李永球在《移》中引林沙《话说》的法,粹芬有跟中山正式结为,但被家人承认为妾,死后葬于中的祖

 

影或连续剧的意及趣味,在于虚实求答案,迷就探究域,中弄明白。架上有一本著的《中山庇能会议》,迫不及待地想好好阅读一番,不只是为阅读伟人,更为寻马来亚华人的身影。从电影院出,外州的朋友中山的去过槟城?我想一步了解一段史。

 

熟悉的古迹,前人的身影早已不在,但我今天依然走在前人走的街道。朱改,雕玉砌却依存。古迹保如何存?是一度的学问城屹立的傲也是因史古迹,但倘若一地方是靠古迹吃饭时,那就失去与时并进的活力。

 

钟楼,中增煜独资建立,念英女皇多利登基六十周年,不是殖民政府打好交道的手法?如同影片中的富豪徐伯衡,强迫女丹蓉下嫁英商的子。迹者,有政治脉哪来经济是古今中外亦然的道理。弼士故居,今日以其眼的色外形特色。但这真的是古宅的原来颜?古迹修工作者有不同的,但古迹被塑造形象行后,也就只能这样继续下去。椰脚街回堂的诵经声好,影片中再次出熟悉的回堂及祈祷声时场内着含蓄的笑。李心用道地的福建话说不要那么过分!马讲福建的人大心一笑,如同在弄迎默迪卡舞台中听到“la la li la tan pon”,共同言中有我共同的记忆、情感及同!

 

史必置入当时空脉,以此看待,我就能理解影片中的家怀。可是,不能成阻碍今日我是堂堂正正马来西公民的理由,任何人都不能!演透过镜头阐史和了解城,然我知和角度未如此,但得赴一《夜·明》。期望城,明于方!

 

 21/9/2007

 

 

正視煙霧問題

有美感的朦,太阳异毒,舌干痛。逃回冷房,感好多了。推窗口,许许多多的人是得在外行。眼睛是感到辛辣刺痛,静静阅读霾锁槟的新。烟马来西不能算新,只是例常的。我首相阿都拉也这样表示:些烟每年都不,早已不是新。首相认为,烟霾来了又散,散了又有什大不了的事。

倘若依此逻辑,那油价价在我也不是什了,因几乎年年在,差有季性,及只会涨降。近十余年,烟为马来西。油价调涨是全人共同源的问题,烟霾来袭却是因个国芭。全球的趋势无可奈何,面对乱烧垃圾的居也只能无可奈何?相及官年年不是希望向把烟吹走,就是希望老天下雨。这应该有任何政及行政的街坊百姓的牢,而官不能只是说这种话。烟是人因素所造成的,不是天灾,官不能只是希望靠老天助,除了消和被,官员们是否能拿出实际的方案解一年的灾害?

去年的鼻焦臭还纪忆犹新,在又始承受新一波的烟攻象局预测,未一周半无雨,加上向的因素,烟相信弥漫整,空气污染也重。高等育部因烟霾严重,直升机无法行而逼降内陆,改塔顺风车前往目的地;旅游部副部林祥才指部斥和促2007旅游年,他担心烟的到来会使本地旅游受挫。高官、平民;游客、本地人,都得共享忍受的空。差是,不是每人都可以选择躲进房,外活 發表於 大馬是我家 | 標籤: 生活記事 | 發表迴響

咱的街名記憶

星期天早上看到《光片是城街道出中文路牌,欣喜万分。仔读内文,原中文路牌是行党花三百元造的,欣喜之心持不了多久。果然,中文路牌在二十四小又在城街消失了。倘若是街灯坏了,或路破了一大洞等民生问题上市政府也能展同等的效率,必能得人民由衷的喝采。

党表示,在城主要以主的街道中文路牌已建多年,但仍等不到政府实际的行城市政清洁生、照和公众教育小交替主席郑两表示,据市政局下的工程部查证,行并没有提出该项要求。在街道置中文路牌,被认为不依循程序行事,影市容,且有煽动华族情之嫌。州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丁福南强,行党擅自装置中文路牌是知法犯法。彭加哥打州议员支持在特定地点增中文路牌。州首席部长说明,威省街道上也曾出爪夷文路牌,但后来还是遭拆除。然是全马仅存以首的政官,但城首席部是全人民,而不是人的。心比心,我们内心渴望及尊重的首相,也是全民的首相,而不是专属哪个族群的首相。

人民可以理解政府一同仁的用心。然而,街名除了是地理的志,更是一座城市史的影,然的,城年一代的城的知逐淡薄。数个星期前香港的叔公到日本,只听父亲说日本街位于治市中心,看到某转进去,父不知日本街之马来名,而我只会认路牌,于是就只能沿途询问。路然可以在嘴巴上,但我们这一代失了什?感到悲哀,不管在学术上如何熟稔史,失了城中文街名,仿佛失了座由祖辈们城市的具体记忆

第一次在马来西看到中文街名,是在霹的瓜拉光,当时是在志明老师带领找琉琅女性。路牌分三行:Jalan Chak Kai在第一行;第二行是赤溪街;最末一行是Poskod 31200Chemor名思,受访的琉琅女性们这街住的都是赤溪客家人,以前只要是女的几乎都曾洗琉琅。琉琅行业虽然早已式微,但街名却住了赤溪客人曾付出的贡献。据柔佛昔加末,在昔加末到中文街牌。他到吉也看到街道上的街牌有爪威文。

巫及古晋都有中文街牌,但各州各地政治氛及境各,倘若只看到人有,我也要有,那就把求建立在跟上。罗马字母的街名无法记录城市,尤其是人打造的城市史及文化记忆城的部街名更福建特色,如仔角及海墘路,些都是人祖先南言文化,也是埠及经济转变见证

城首席部长许子根表示,政府城旅游及史景点地立包含中文的明。2007年大旅游年已经过去了一半,希望人民及旅客等太久。在民族记忆,又要如何不及其他民族的感受?在我多元族及宗不能不

史的记忆不能忘,土的感念先且更热爱这块土地。能不能允们这,及未的一代,用正的方式,住我史?或就由认识中文街名始。

29/6/2007

 

故事的版本

风潇潇兮易水塞,士一去兮不复还太子丹和穿了白衣白,到了易水替即入秦刺秦王的荆轲饯行。精采的故事百听不,可歌可泣的史叫人血沸。故事的精采之也在于,荆轲进入秦后到底生了什事?

话说秦王是一位暴的皇帝,秦国将军樊于期得罪了秦,于是便逃亡到燕得太子丹的收留。后,樊于期牲了自己,让荆轲捧着自己的头颅秦王。荆轲去行刺的有燕勇士秦舞,他在十三了人。秦舞随荆轲了燕督亢的地和樊于期的头颅来见秦王,平胆大人的秦舞在秦殿竟然白,但荆轲还是很容地头颅和地。匕首藏在装头颅和地的匣子中,匣子打后,荆轲拿起匕首刺向秦王!殿里侍的侍都不允许带兵器,群臣惶,只秦王着桐柱这时侯,殿上有官夏无旦,拿起囊投击荆轲。秦王拔出剑来砍断荆轲的左腿,瘫痪在地的荆轲使出生命的最后一道力量,起匕首向秦王。匕首刺透柱,荆轲,留下正凛然的千古故事。

是司马迁在《史》〈刺客列〉中的故事,在秦王遭行刺的故事中唯一主的人物就是侍官夏无旦。司马迁没赶上事件生的年代,马迁讲这个故事的包括当时现场官夏无旦。民传荆轲刺秦王的一版本,收藏在台院史所的代拓片中所描述荆轲刺秦王的故事中,并没有夏无旦这号人物,只有自保命的侍史的趣味在于,每人的口中都是可以成英雄;史的难处也在于,每人都可塑造史中的英雄或狗雄

故言,不如无。高潮迭起的情节总是扣人心弦,加上文字美不失性高的文学读物,但捏造的情节绝不是史。在其新著《李明口述史》中替李明翻案,明由山元及李永的《共秘女神探玲捕捉共奇女子李明的程是生拉硬,不根据事谢诗坚在《外周刊》中表示,他曾直接向山元联络谈论此事,山元明他使用料所,但谈论李明一章是另一位作者使用英成的。

记忆和文,都存有不完整的可能。史或只是文作品在技上的差,或在于明确明使用料的出究者可以一步重原作者所使用的文,或料中出不同的息。 司马迁著《史》方法的年代已经两千年去了,代史走向可检证的方法,不是供代,也是来研究者留下可依靠的线索,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使用前人的放大继续眺望、史。

大男孩被反在房子,门锁坏了。折近半后,门终于被撬开了!甲男生高得抱起乙男生在走廊上呼奔跳,丙男生我就坐在一旁凉快,是甲把门撬开的。不久后,听到乙男生家里打电话通知弟弟:得告诉妈妈是我撬开的!多方谈话拼凑,是乙发现了地板上的铁钉,把铁钉了甲,甲才把门撬开!!微笑看着群大男孩,我想起荆轲刺秦王的故事。

一版本太单调、无趣,史留文人多的材,作品雅俗共,无大雅。不史却原、相,使用公道的言语说话

1/6/2007

 

歷史的角度

置于情景之中,往往无法看楚所情景的全貌。看成岭成峰,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面目,祗身在此山中苏轼的《西林壁》,套用在究上,颇为贴切。只要有一天我们还活着,史事件所带来的影中,就如同我身在山,很山的全貌看得楚。

上星期我
们谈过的五一三事件,今日深深影马来西政治、经济、乃至文化结构。据知,姑阿都拉曼在于五一三的白皮中,提及五一三的党有点名当时劳工党活跃份秀英。因究女性政工作所需,亲访陈秀英,对笔谈这段遭点名的史。工党杯葛1969年的大,雪莪只有之五十的投票率,工党的杯葛算成功。她说,大后,工党准杯葛大检讨会。就在一天,当她和朋友准吃碗面后出席检讨会时,就收到暴风声她们找地方避,工党下咖啡厅朋友收留了她们。咖啡厅铁栅拉下后还来不及把扣上,暴徒在外叫,尖利的刀锋从铁栅底下的进来,立即把店主的脚后跟割出一条长长的血痕。工党部的料被搬空,上留下圆圆孔。当时她成功逃警方的逮捕,事,如今娓娓道来这史仍然魄。

她所陈述的历史是她亲身的经历,但却无法代表五一三的全部面貌。霹雳州前总警长袁悦凌所经历的五一三,据他所知一切的发生都是使料未及,但警方都尽最大的努力维持次序,虽然危险,但这是他当警察而感到很光荣的日子。近来,随着新史料的引用,五一三的发生被解读成与巫统内部斗争有关,这是推翻东姑阿都拉曼及巫统重新巩固政权的一种手段。这种诠释,想必当然会引起当局的不悦,但却给解读五一三提供了另一种可能。

翻开史册,只要是不利于当权者的历史诠释,往往都会遭到特意的封杀。中国清朝,乾隆皇帝汇集文人,开馆编纂《四库全书》,广邀、收集及编纂各地书藉,可谓中华书藉集大成的工作。然而,在编纂的同时又修改及删除不利于满清的字眼或思想,这套古典文化丛书也被视为残害文化、消弭民族思想的一种手段。借文化、历史控制思想,古今亦然。

历史事件面对的难题是,各政党或组识只选择了对其有利的一面,然后大事渲染。除非我们唾弃使用历史的伤口来捞取政治资本,要不然种族历史事件在我国还是具不安定性。当伤口不再痛,当事件不再像乌云般笼罩我们时,或许我们就能坦然。让历史还原于历史,是一个国家、民族成熟及开明的表现,显然的,这是一条遥远的道路。在现在马来西亚的政治结构下,这可能是一条没有尽头的道路。

作为一个研究学者,让史料说该说的话,只要没有涉及利害关系的意谋,或许这就是知识分子的良知。副首相那吉说,我国大学生只听讲师和依赖课本,不懂得独立思考。独立思考,或从能多方面及角度探讨问题而有。如果我国只有一群见风转舵,看当权者眼色讲话的知识份子,那绝非大马之福。关键是,在多元种族及宗教的社会,我们得先摒弃玩弄种族及宗教以获得课题以获取本身利益的人。

多方面探索历史真相

去的事无法重史的相也只能各角度去拼凑。管中豹的故事大家都听说过,管中所看到平坦的豹身花不是花豹,细长的尾巴花不是花豹,黑眼珠不是花豹,獠牙利爪不是花豹,但把合起就是花豹。史事件有就如同花豹,史只能从档案及史料中去拼凑历史的相。

马来西亚独立以,影史事件,不能不提五一三五一三之后,姑阿都拉曼下台,政府推行新经济政策,强化土著特。打娘胎始,我就在事件之后的政策下大。五一三,到底生了什事?经历事件的长辈们,担心有耳被捉去牢里吃咖哩,不敢多。大上,特意提醒人民五一三族暴。政客章上,常现为了避免五一三事件再生,勿挑土著特的言舆论

五一三仅仅史的教训,也是一鞭子。当权者握着这条鞭子,时让人民看一下,但又不可以看得太楚。不史上的五一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候,每当电视节目上出男女肌长辈会盖上我的眼睛,久而久之,每当这画面出现时,我用手把眼睛盖上。1969年至今,五一三已是三十八年了,但人们还是一得把眼睛上,只听到耳边时而出的抽打鞭子的警告

513日的天,我和甲朋友出席了在隆雪举办的柯嘉《五一三:1969年暴之解密文件》新书发拿到位的乙朋友听到五一三叫一们别去,免得警察捉。据使用了英机密案,作为历究者,我机密案感到高度的趣。现场聚集了三大族,有不少眼碧的外人。我们开玩笑着,至少现场是安全的,要不然事件可会闹国际媒体上。

观众席中了一州前,他慷慨激昂陈述他的点。在五一三事件中,有人看到了豹背的花,也的位置感到傲。有人光明正大表明政党身,希望其政党有利的据;有人似乎利用大爆的新推介会来某政党的理念。史事件,染上了现实的政党利益及力斗,就得很麻

是不是要等到,当这个历史事件不再族群,或不再被政客所利用,才有相的空问题是:那史料,包括经历当时事件的人物是否存在?

柯嘉在推介上呼吁成立一员会调查五一三相。后,副首相拿督斯里认为没有必要,因五一三的根源已经查出,最重要的是放下史包向前看。上议员赛益阿里等巫统议员议国安部严厉对付柯嘉把《五》

相已也只是边窥豹?《五》也只是一种观点,边窥豹,但却碰触局的痛。即使是如此重大的事件,又是什因素阻去探索?当学术变成一言堂,史的诠释只允有一方式,似乎也表示我人民的思维还是由意所禁

史事件还给历界去对话,不要先对话的空。只要政党捉住史事件其政治利,就不容易有对话的空。除非,逆向而行,使用史事件去解政治利益,可是冒了大的危。不管是何方向,史被利用了,看在究者眼里,又是另一番滋味。

18/5/2007

 

我有一個夢

虽然时间从不分割,但人类需要时间进行划分。新的一年,我到处跟亲人、朋友收梦,摇头叹息者多,很多人忧心忡忡:百物调涨!跟朋友去吃了顿大餐回来,收到油涨价的消息,就真后悔吃了那一餐,不过后来又知道那只是传闻,稍喘了一口气! 如果允许,在这新的一年,请让我们有个梦想: 一、希望我国的小孩们,都有奶粉可喝!前阵子,在一篇报导中看到印裔单亲妈妈因为没钱,只有喂小孩吃“咖啡乌”。较后,听在槟城中央医院工作的亲人说,很多小孩都吃不起奶粉。钱多多是很多人共同的梦想,但钱不能只集中在少数人口袋里。 普愿我国的父母们,都可以供应他们女子足够营养的食物!从今年开始,房屋部将给城市穷户提供津贴,这当然是一项好消息!大都会,居不易!这项惠及贫民的政策,期望不会发生如同我国部份地区购买廉价屋一样,不附合规定的人弄些手脚,行些贿赂就可以插队购买,而真正需要的人等了好久,却未必可以等到。 二、虽然我是个单眼皮,但赤道的阳光把我们的皮肤都晒得古铜色了,马来人、华人、印度人,都吃咖哩和榴梿。我们梦想,在这片亲爱的祖国的土地上,我们都享有同样的权益与发声权。 近日一直听到有人这样问:这到底是谁的国家?高谈槟城只有浮罗山背有马来人,马来人在槟城被边缘化,邀请槟城首席部长前往,但在他面前拉白布条示威的不但没事,还有点被视为英雄。 但是,谈印度人被边缘化的却被捕。我国的政治,会不会是只准官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已被批准的妈祖像可以被推翻,原本违法的巴生皇宫继续富利堂皇!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祈望国家出现更多如同霹雳王储拉惹纳兹林般具前瞻性及开明气度的榜样。 三、愿我们更珍惜及发展自己的文化遗产,当然也包括我们的教育及历史!我国的教育,有时充满了深不可测的神秘感,有太多的不可公开,近日来引起关注的是:申办大学的标准。当然,就我而言,我更关注我国政府是以什么标准承认大学的文凭? 因为持有台湾的学士文凭,于是就绝缘于公家单位。我爱我的国家,但我也爱我的母语及文化。国家要更好,文化要札根,不能靠天上掉下神明的打救!我们,每一个人,总能,为国家和民族的现在和未来,做些什么! 我有一个梦,在每一个当下,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活著。我有一个梦,在这片土地上弱者都能获得扶助,而不是以种族、宗教之名,实际上是饱了一些既得利益者的口袋,和满足他们的权力欲望!愿我国有更多醒著的力量! 4/1/2008

同是集会,待遇有别

    霹雳州王储拉惹纳兹林曾经表示,绝对的自由可能造成扰乱,但全面约束也会造成不满和愤怒,因此应该给人们一个守秩序的方式表达意见。

    他说,宪法给予人们透过和平集会表达意见的权力,维持公共秩序不应是禁止和平集会的借口,和平集会的权力不该遭无理的削减。

    首相阿都拉却表示,游行示威不是大马的文化,在路边示威的人根本没人知道他们是谁,这是没有意义的行为。

    我国几种街头群众集会,几种待遇。

一、常听说的是在2000年,巫青大批人马冲向隆雪华堂,要火烧隆雪华堂!华研毗连隆雪华堂,当时已在华研工作的同事赶紧冲到楼下,把闸门拉下。

面对“暴徒”,她拉下闸门的照片还被刊登出来。1999年,“马来西亚华人社团大选诉求工委会”上呈两千多个社团的连署诉求,政府在大选前接下这份诉求,但大选后却险些上演“巫青团火烧隆雪华堂”的惊险戏码。

二、2006年7月,巫青团副团长凯利率千逾名巫统党员到吉隆坡会议中心示威,抗议美国国务卿赖斯出席第13届东盟区域论坛。凯利带领示威者冲入会场,场外示威者火烧美国和以色列国旗;场内凯利大骂美国和赖斯。凯利巩固其民族英雄地位。

三、2006年9月,槟城首席部长陪同首相到巫统丹绒区部大厦主持开幕仪式,槟城巫统党员拉布条,矛头对向首席部长,并向首席部长喊口号示威。

四、2007年9月,以安美嘉为首的律师公会理事会率千名律师,以游行方式走到首相署呈交备忘录,沿途中他们喊:“我们是谁?我们是大马律师。”“我们要什么?我们要公正。”律师公会原订在大权日当天再上街头,但后来因故取消。虽然如此,在人权日当天,还是有百约名人进行游行,结果是9人被捕,包括4名律师。

五、2007年11月,虽然警方扬言要对付参加“黄潮”的示威者及设路障,但还是有约四万人参加了“干净与公平选择盟”(Bersih,简称净选盟)的集会游会。镇暴警察向人群发射水弹和催泪弹,现场逮捕了四十余人。净选盟领导人在12月份到国会大厦呈交备忘录,但警方在现场逮捕了7人,22人在国会外的地方被捕。较后,这些人都被警方释放。

六、2007年11月,兴都权益行动力量(Hindraf)欲向英国最高专员署提呈备忘录,但实际是控诉国阵政府府长期边缘化印裔族群。数万名以印度为主的示威者挂起印度圣雄甘地的画像,强调这是非暴加抗争。参与游行的朋友说,结果他还是中了警方的水弹和催泪弹。据知,有五个这项活动的领导人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

1月5日晚上,虽然警方严厉封锁吉隆坡独立广场,但还是有逾两百人在广场前进行烛光请愿,希望废除内安法令。警方发射水泡躯散人群。

人民如水,水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相传在中国尧帝时期,中原饱受洪水的难。鲧受命治理水患,他用堵截的方法治水,但一点成绩也没有。鲧的儿子禹受任命继续治水,他改堵截为输导,经过无数艰辛,终于成功治理洪水!

我国多元社会不容许有心人士挑拨种族和宗教课题,但民怨也会如洪水吧!同样的街头游行,因为游行者和所述求的有所差别,当局所采取的措施,在人民眼中就显得几等待遇了!拥有各种资源的当权者可以呐喊逞英雄,小老百姓能不能有个控诉生活压力及不平待遇的管道.

11/1/2008

消失的踪迹

         歲月匆匆,走過了,留下痕跡。然而,世間何其大,無奇不用,有些事,似乎會憑空消失了。在美國東岸的大西洋洲,有個著名的“百慕達三角洲”,又稱“魔鬼三角”,相傳,從1840年至今,有許多船隻、飛機及人員在經過這一帶時會神秘失蹤,彷彿跌入了另一個空間。

 

        2007年即將過去,回首這一年,馬來西亞什麼東西消失了?或從空中蒸發了?擁有八十年歷史的蔡正木故居在去年遭拆除,古蹟研究人員張集強等人的奔波記憶尚新。七十餘年歷史的雪州雙溪毛糯麻瘋病院,世界第一個麻風病人自供自足的社區,四分之一的建設物又遭拆除了。瑪拉工藝大學校長說,麻瘋病院只是簡單便宜的石灰建築,不具任何文意遺產的價值。

 

       保衛白小,“2554”隆雪華堂前方是這個數字。兩千多個日子的堅持過去了,在事件發生後不久,白小議題突然在主流媒體神秘地消失了。今年,有個麻坡來的小伙子,在台灣的大學草場上披著大馬國旗繞場的小伙子,在網路上唱出了很多華人在咖啡店都會談論的議題,結果我國當權者祭出取消公民權的嚴厲警告!於是,這位小子,如同《哈利波特》中“那個不可說名字的人”,名字消失了!當然,這樣的消失,在功能上或有平息各方爭議,恢復國家安寧。

 

       依據憲法,我國人民接受我國有國教,但倘若要說我國是宗教國,律師公會認為這違反憲法。這樣的論述或可取回部份該宗教徒的票源,但卻在非該宗教徒中間造成恐惶及不滿。於是,除了一、兩個人的觀點外,其他人一概不準張揚出聲!當然,國安會的禁令,大概也是以為了國家安寧之名。

 

       一天早上醒來,報章上的頭版是:吉隆坡大塞車!吉隆坡大塞車是新聞?一個又一個的收費站,為了避開收費車,吉隆坡哪一天不是在塞車?吉隆坡塞車是新聞本身才是新聞!原來,是官方“教導”媒體該如何寫新聞和選照片,於是,一些據說會危害國家安寧的新聞和照片被過瀘了。然而,在科技及網路發達的年代,人民的訴求並沒有遭消音!

 

        近日,我國教會的宗教書藉禁用“阿拉”字眼,原因是我國聯邦憲法禁止其他宗教向穆斯林傳教,因此國安局有權限阻止他人使用如“阿拉”等特定字眼。“阿拉”是回教範疇,其他宗教禁止使用!“阿拉”是回教的專屬版權論調引起基督教會不一樣的看法,事件發展且繼續跟進最新詳情,但肯定的是當權者要求他人“消音”或“消字”的功力更顯爐火純青了!

 

       因為撰寫“眾議園”,嘗試閱讀不同語言報章及網路媒體,真相需要多方角度的拼湊。在“出走馬來西亞”的移民聲浪中,每個人都應享有自由遷居的權力,但這篇土地上的命運只能依靠居住在這土地上的人民來改變!縱然有許多的“消失”,但我們也看到,在雙溪毛糯麻瘋病院,四之三的原址獲得保留,由張集強等人組成的“搶救希望之谷”,也極積投入進行口述歷史等搶救的工作。柯嘉遜遠赴倫敦,依據英國官方檔案完成《513—1969年暴動之解密文件》。有些人選擇走上街頭,有些人默默在檔案堆中。地毯下的,並不代表不存在!

 

      日前與友人共車,他決定投身政治及社會,去做“思想改造”的工作,力圖清除地毯下的陰暗!筆者選擇歷史及文化,在歷史的蹤跡消失以前,也該去進行搶救的工作!

 

       雖然韶光匆匆,但是,天行健,君子自強不息!

 

28/12/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