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话国是

冬至,太阳直射南回归线,北半球夜晚最长,白昼最短的一天!过了这天之后,太阳逐渐北移,北半球算“否极泰来”,阳气回升。阴极之至,阳气始生。

大马线道线上没有四季,但年年的冬至年年过,年年的汤圆年年吃。长辈们说,吃了汤圆长一岁,小孩们恨不得快高长大;成年的叹岁月之流逝,但只要能一家团圆和气搓汤圆,人间何等美事!

 文化,不止是过年的舞狮、华乐表演,文化的表相不可缺,但文化的传承需实践及落实在每一个华人家庭中,根才能札得深稳。汤圆不止是圆形的糯米甜点。怡保甲朋友父母工作繁忙,无闲过节,每逢冬至,她搓了汤圆先祭祖,等父母放工回来再一齐享用。华人的爱是含蓄的,小小的汤圆有浓郁的家庭之爱及文化习俗的坚持。雪州患癌的前楼友,化疗前再给大家煮上一锅汤圆,期望再团圆的心愿不用语言,每一口汤圆都是祝福。炎黄子孙只是生物性的黄皮肤,如果我们没有共享节庆及文化的意含。文化及习俗的庆典及记忆,是我们相系的无形脐带。

大马华人,我们与其他友族享共庆马来西亚的节日,同时,我们又与全世界的华人过民族的庆典。只要马来西亚继续走多元路线,华人认同与国家认同并没有冲突,虽然有些人不怎么认为。传承文化,大马是我家,我们的眼界就不能局限于纯粹的华人世界之中而已。

对于“非我族类”的国家议题,很多华人采取冷漠和事不关己的态度,殊不知,如果问题的肇因源自国家的制度及政策的不平等,虽然华人在大马是少数中的多数,但总有一天会殃及我们。

冬至过后,我们会感觉夜晚越来越迟来到,而享有白天的时间越来越长。马来西亚,是不是也享有更多的光明?没有透明度,哪来光明?倘若一手遮天,哪来的光明?倘若政策上无限期地实行人种之分,哪来的光明?

在2007年的尾声,31名参加黑风洞集会人被捉了,过后,他们企图谋杀的罪名又遭撤消,这理应是民主的好消息!哈小跨州搬迁;教育部长声明不关闭华小;独中生可到华小当约聘老师;政府拨款20万给马六甲培风中学,都是可喜可贺!这是偶而的糖果,还是制度性的保障?

因拒绝让未穿制服和配戴名卡的警卫检查书包而被校方停学一学期的博大生事件悬而未解,博大生一行人到国会求助,但也只是获得在野党的支援。因为了确保警察不会被不合理或不公平的投诉所累,及保障人民不会成为警察滥权的受害者而由皇家调查委员会所建议的独立警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被狸猫换太子,改成特别投诉委员会(SCC),委员间有利益挂钩如何保持独立?查氏皇宫依然以迷人的姿态傲视巴生。人民是不是也可以依样画葫芦,在自家的地建了房子后再向市政局补图?

一口汤圆,甜甜祈团圆,岁岁年增长!没有国泰,就无法民安!国泰民安,并不是把问题都扫到地毯下。任由不平等及放纵贪污,光明会和我们背道而驰!祈望中华的根深植大马,祝愿我国国运昌盛!

21/12/2007

同姓不婚?由此说开……

在1930年代初期的《益群报》中读过过这样的报导:一对同姓男女因相爱私奔,结果遭宗族长逮捕,记者笔下对该对男女也是语多责备。这对鸳鸯大概会被乱棒打散。七十余年后,2007年12月份,马来西亚六桂堂总会会长表示,洪、江、翁、方、龚及汪六个姓的宗亲,其实源自同一祖先,祖姓翁,当年因战乱而失散为六姓,彼此间还有浓厚的血缘关系,所以不鼓励六桂堂宗亲通婚。

同姓不婚的观念至少始于三千年前的周朝时期,宗法是周朝中家族制度中极为重要的项目,也是一种继承制度。在这种宗法制度之下,女子在母家没有宗法地位,于归之后,夫家就成了她们永久的家。虽然当时贵族普遍上有多妻的习惯,但他们都不娶同姓之女,以维持宗法的次序。

关于同姓不婚最普遍的说法是,同姓同血统,同姓通婚,从优生学上,会影响后代子孙,如《白虎·通嫁娶》:“恐一国血脉相似,俱无子也”;《国语·晋语》云:“同姓不婚,恶不殖也。”。为了进一步巩固同姓不婚的说法,于是又出现了同姓结婚会带来灾难,如《国语?晋语》云:“娶妻避其同姓,畏乱灾也。”

确实,血缘相近者通婚对后代子孙不利,但同姓不婚的观念只是乱伦禁忌下的宗法建构的方式而已,而并没有实际上的意义。

如上图表所示,甲与乙是堂兄妹/姐弟关系,只要是在我们文化长大的人都知道,堂兄妹/姐弟不能结婚,因为同姓!可是,姑表可不可以通婚?姨表呢?上图表中之丙和丁是姨表关系。在学院授课时,笔者每次问学生这个问题,平均超过百份之七十的学生都认为姨表可以通婚。这其实纯粹是文化的错觉。

如图表所示,从纯生物学上来看,姨表和堂亲戚之间基因相似比率,是完全一样的!在文化上我们跟随父亲的姓,但在基因遗传上我们是从父亲和母亲当中各取一半,甲乙身上拥有一半从父亲那遗传而来的直线条的基因,丙丁从母亲那所获得的黑基因也是一半。为了防止生理上的弊病,甲乙(堂关系)不通婚。从理伦上来说,丙丁(表关系)之间的通婚后对后代造成生理弊病的机率,跟甲乙通婚是完全一样的。

老祖宗们很早就知道近亲通婚会出现问题,于是就制定“同姓不婚”,以防止可能发生的弊病。可是,随著人们对生物知识认知的提升,近亲并不是指同样姓氏的人而已,而同样姓氏的人绝对未必就是近亲。从姓氏宗法上我们可以理解同姓不婚的理由,但实际上这种观念已不附合时代,在防止生物弊病上也不具任何意义。

14/12/207

黃進發的先唱國歌後被捕

    政府展開動作,被捕名單中我只認識一個黃進發。原本該為他的被捕感到擔憂的,不過看了他的“唱國歌”後被捕的報導和影片,覺得有點搞笑!他真有一手!

 

    第一次跟他正面接觸是在一場演講會上,BERSIH游行後不久。演講會上,他跟大家上了一堂大馬選舉的課,不慍不火。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集體瘋子論”和“吃香蕉論”。他說,一個人關在家裡喊BERSIH,並沒有多大的用途,但如果能聚會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巴士車站一齊高喊BERSIH,那效果就不一樣!可能會有人把這群人當成瘋子;可能這些人當中有人回家後會告訴家人;剛在車站看到一群在喊BERSIH的瘋子;可能也有人會問:什麼是BERSIH

 

   演講當天他戴了條黃領帶,他接著說,香蕉也是黃色,如果一個人在家吃香蕉表示對BERSIH的支持並沒有用,但倘若很多人在公共場合吃香蕉那又不一樣了。他說,有一天,他和朋友帶了兩大串的香蕉到吉隆坡某熱鬧的廣場,他們就在廣場內派香蕉。有些路人不拿;有些人看到免費的香蕉拿了就走;但也有人拿了香蕉後會停下來問:為什麼派香蕉?

 

    派香蕉、唱國歌,嚴肅的國家大事,變得很巿井。

 

天降平等?

人人生而平等?美国在1776年7月4日正式通过《独立宣言》: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割让的权力,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佛曰:大地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不能证得。两千五百多年前的古印度,社会阶级森严,释迦牟尼以慈悲平等的真理,除了肯定每一个众生皆可成佛外,也让出身贱族的人加入僧团,贯彻言行平等。

佛陀的时代两千多年过去了,《独立宣言》两百余年过去了,人人就生而平等吗?对于贵族及既得利益者,谈论人人平等,就是牺牲他们的特权与利益。即使是现在的佛门中,尚存若干的性别不平等现象。在《第九届释迦提达》的研讨会中,有人认为,只要我们心存改变世界的观念,这世界就会改变!有人不认同,老天不会从天上自动降下平等,如果我们没有行动,不做任何争取。

在今日的马来西亚,我们该如何谈平等?华人在为自己“二等公民”的身分鸣不平,但我们同时又以“二等公民”的身分自居。华人中有这样的声音:这块土地原本是马来人的,我们是移民,他们让我们住已经很好,我们不能要求太多。于是,我们为华小跨州迁校感到雀跃,能在国小保留地建立华小更是振奋人,并且张灯结彩邀请首相前往主持开幕。欢喜的心情,是不是也透露了我们夹缝中求生存,等待偶而的“开恩”?制度化华小发展比偶而的恩赐来得更有保障。

然而,平等不会从天上自动掉下来。如果你是女选民;如果你听到家暴案,知道这是非法的;如果你与男性同工同酬;如果你可以开车;如果你被视为你自己,而不是男人的动产,那么,感谢男女平等主义者。2005年,哈佛校长萨默斯“男女之间先天性差别可能是使女性在数理上鲜有建树”的声言使他下台;今年,巫统国会议员为“每月在漏”道歉。下台及道歉并不是个人的事,其背后是反对性别歧视及追求平等的观念,也教育着大众,言行中勿存性别歧视!

如果有那么一天,人民能有干净的选举,我们该感谢谁?有没有可能有那么一天,当局是根据资格,而不是肤色为录取及升迁的考量?会不会有那么一天,针对国内大事,报章上能出现如实的报导,而不是官方提供的新闻资讯?对于后者,笔者感到乐观,纵使网路上有不实的消息,但也有许多真实的影片、照片及报导!一些人知道,他们遭国家边缘化了,于是他们选择出走来,即使冒着被捕的危险。因为,平等相信不会从天而降,与其躲在屋子里头埋怨,他们选择聚众人的力量,让全世界都看到!当然,如果有人心存挑衅,群众聚会可能酿成暴力相向。但是,群众聚会绝不等同暴力。面对弱势或少数族群的诉求,当权者就祭出513事件,历史的伤口堵住了今日人民要求平等的理由?

小时候,因为长辈对女生有“三步不出闺门”的观念,所以笔者一整天只能呆在家里,或等长辈不在时才偷偷跑出去玩。有一次,笔者正与玩伴游玩,长辈突然回来,笔者怕极了,赶紧躲在粪池旁。母亲后来极力向长辈争取让女生有更多的自由,与其偷偷地玩,不如光明正大的玩耍,免得有一天因为躲避而跌入粪池!因为母亲辈的争取,所以我们可自由翱翔及在家里享有平等。我们这一代人,又能为下一代人在国家的平等地位做些什么?

面对不平,我们习惯性冷漠及沉默。老天不会帮助连自己都不想帮助的人!只是坐着想平等,平等不会降临;如果连想平等的心都没有,那我们的后代也就只能继续承受不平等!

 

7/12/2007

要不要用脑?

       狼说:“小孩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儿开开,我要进来。”聪明的小孩回应:“不开不开我不开,母亲不回来,谁来也不开。”小学课本的童谣,教导天真的小孩子,大人不在时不能给陌生人开门。小孩长大了,自己变成大人后发现,原来这社会有太多披着羊皮的狼,他们会冒充路人或警察,然后把你吃掉。是人心变得冷漠,还是太多的伪装使得人人以冷漠求自保?

       梁文道和翁诗杰在“第九届书香国际中文展”对谈“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一个在朝,是我国副高教部长,学而优则任;一个来自香港的媒体文化人兼社会运动者。才子对谈,激发言论火花,谈论何谓知识分子,又何谓社会责任。马大法律系的学生,在观众系中很清楚地跟大家述说一个故事,引发许多思维。故事内容大概是这样的:一个名叫李松荣的博大学生,有一天在校园内骑摩哆车时突然遭到一个自称警卫的人拦截,说要检查他的书包。对方穿着便服,也没有出示证件,博大生便拒绝被检查。

      人权在我国的价值好像并不高。故且先撇开人权,听到这样的故事,笔者脑子立即哼起狼与小孩的旋律。接着,就是拉曼大学女性被警卫攻击的事件。马来西亚大专生团结阵线在本月21日呈交备忘录给大马人权委员会拿督邱家金教授,教授说他们会先确定保安人员所做的一切是否合法,若保安人员违法或违宪,将会受对付。隔天,博特拉大学校方宣布,电脑科学系二年级学生李松荣不愿与执行任务的保安人员合作罪名成立,被惩处停学一个学期和给予警告! 博大保安局主任说,学生不能质疑校方职员在执行任务时的指示!

       故事暂告一段落,博大生被惩的理由包括:确保大学行政顺利、教育学生成为良好公民、学生应与校方配合,及警惕当事人在未来应该依循正确程序,而非挑战法律。是的,我国需要良好公民,但显然的,大学似乎希望培养一群不用思考,看到长官只管立正站好的学生!

       博大生被罚关我们什么事?您,或您的孩子,会不会有一天在校园内也遭一个便衣警卫拦下,说要搜查。这是,您,或您该教导您的小孩,遇到这样的状况,要如何处理?乖乖听话,会不会是引狠入室?不听话,就准备接受停学一学期的命运?

       在大学里,除了考取好成绩外,我们该不该用脑?相信,人民是有脑的,虽然有时在权力的恐吓之下,我们得暂假装没有脑!

 

30/11/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