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拜時辰

     小小的檳城島上,似乎有一群與世隔絕的人群?

    中元節,報章上說檳城首創組屋型的紙札品。於是,就跟同事談論起中元祭拜。她說,那是非常盛大的祭拜,早上拜祭先,入夜後拜"好兄弟"。記憶中,家裡從來沒有在入夜後拜"好兄弟"的。

    撥電回家問媽媽,媽媽說,家裡上午拜祖先和神明;中午後拜"好兄弟"。"有晚上拜的嗎?" 我問。媽媽說,是囉,昨晚她到巿中心去,晚上回來時看到很多人在拜。"那只是我們家不拜晚上的?" 我再問。媽媽答:"不是,我們村裡的人都沒人拜晚上的,大家都在下午就拜。""咦!"我疑惑了。媽媽再補充一句:"可能是習俗不同。"

      原來在這麼的小島上,躲在海角的地方還有不一樣的習俗?大傳統中的小傳統? 或許是,城裡的人太忙了,只有下了班後才有空,所以等一切就諸就已經是晚上了?

      是習俗還是生活習慣?

爱国的方式

        国旗飘扬的八月天!走在街上,走进校园,商行私宅,尤其是公家机构,红白线条,配上黄星黄月,处处都在提醒人们:国庆到了!是的,这是我们的国家,这是我们最亲爱的马来西亚!在奥运、亚运等的国际型运动场上,看到胜利的运动员披着国旗绕场致意,也很希望可以看到熟悉的红白线条加黄星月。 

       据说,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到国外去念书,在校园内让大马国旗在运动场上飘扬。离开了国家,国家变得更有意义!在台湾这片土地,大家都叫你马来西亚人,没人理你是不是华人。曾在台湾某家医院就职的姐姐,有一天气呼呼地拨电来说,在开会时,有一个医生说:“我们台湾不能像一些落后国家,如同马来西亚……。”姐姐问:“马来西亚落后吗?谁说马来西亚落后的

        马来西亚是不是落后?据知,我国某种等级的公务员在上政治提供的爱国相关稞程时,不断强调马来西亚的繁荣及进步,现在既有政策及制度的完美!三十余年来影响我国深远的政策就是新经济政策。以重组社会为名的新经济政策完善吗?日前,马华总会长黄家定促公开召标政府工程,《马来西亚前峰报》以头版的大标题促请政府“别低头”,并且祭出新经济政策,认为公开招标政府工程是违反新经济政策的作法。不透明是贪污、裙带关系的温床。在温床上享受既得利益的人怎允许床被破坏呢?于是,林德宜博士关于土著股权已达45%的研究遭挞伐,他也被迫离开了亚洲策略与领导院(ASLI),现在华研租借一间研究室。学者的典范,不畏强权,忠于研究成果!

        有人勇敢发言,有人在体制外监督,也有人在体制内争取爱国的方式,没有标准样子,更不是一味追随强势者制定的范本!如同一个家庭,成员间有头等、次等之分,于是头等成员就在家庭内灌输:爱家庭就是爱这种阶级、主仆之分。容易管理的愚民大概是统治阶层的最爱。在全球化的时代,爱国家不是把自己变得愚民,就像我爱我的家庭,家庭和谐必须建立在彼此尊重和礼让之上,但并不是盲目跟从。只要是家庭成员一分子,就有为如何建立更美好的家园而提出看法;只要是国家一分子,不也该有指出国家弊病的权力吗?因为爱,总是盼着:铁呀快点磨成针!

        我爱我的国家,这个国家是属于我们每一个国民的!年轻学子在国外学习、体会,眼界开了——原来自由和平等是这等滋味,但这等滋味不会自动从天上掉下来。不只是坐者等待来自天堂的打救,能改变国家命运的,就只是这个国家的人民!我爱我的国家,请国家允许人们独立思考,及表达爱的方式!

24/8/2007

家屋不會迷路了吧

歡迎來到愛梅說……

小漁村長成,在兩大都巿間混了將近十二年,不過還是鄉下來的......

有一次,回到檳城,載媽媽到主要道路的某家銀行,繞了幾圈竟還是無法到達...。於是,就到加油站問路,使用純正的檳城福建話喔~~油站的好心人士解說結束,我道謝後準備開車離去,這時,那位好心人士又再轉回頭,走到我車子前方,大概是看哪裡來的車子吧!

好尷尬!檳城牌的車! 

*                 *                         *                           *                               *                    *                     *            *

最近一次,拍胸口說:”Kelana Jaya,沒問題!”結果到了站,才發現原來到Taman Jaya來了。這次純是昏了頭~就只能是這樣了~

*                    *                        *                     *                     *                        *                      *                        *

有個朋友,自己開車到我這超過五次了,每次到路口還是問:”現在是左邊?還是右邊?”她是美女型的女生,美女迷路,天經地道~不過,我只有多拜”紅公”,學習認路呀~~

 

 

                                                   陳愛梅的部落格

                                                   Dipersembahkan oleh Tan Ai Boay

可說與不能說

        有些事,大家都知道,但都沒公開說,最多就是親友們蹺起腳來,茶餘飯後的牢騷話語。如同在一個大家庭裡,長媳婦在家中最有勢力,但講話的聲量很大,有時甚至把二媳婦及小媳婦的小孩吵醒了,但二媳婦往往只能跟小媳婦在私下瞞怨,倘若“長媳婦講話聲音很大”的話語傳入長媳婦耳中,再傳到隔壁家,甚至全村去,那長媳婦可能就會讓兩位弟媳吃不完兜著走。

 

在多元的大馬社會,我們與不同種族及宗教的友族生活在同一個空間,生活中或有覺得干擾的地方,但有些話,在馬來西亞是不能說的。能說與不能說間,往往關係到“干擾者”和“被干擾者”為何人,那一方的勢力是強大的。農曆七月,華人民間慶祝中元節,據知,檳島西南區公芭中元節普度數年前已被要求搬離原來地點,原因是住在那裡的友族反對,為期數天的酬神戲等慶典活動被認為太吵,影嚮到他們的生活。多元社會的和諧,是建立在互相容忍及退讓的基礎上,但容忍必須是雙方的,如果只有單方面的容忍,那就是以大欺小,以強凌弱。

 

 麻坡留台生黃明志,說出了部份大馬華人想說,但又不敢說的話。有人拍案叫絕;也有人恨得牙癢癢的。在引起廣泛關注及騷動之後,他在814日正式透過衛生部長蔡細歷等,向國人做出道歉。這番道歉.使擔心他受政府對付的人總算鬆了一口氣;這也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滿,認為他是向惡勢力低頭。

 

事情會不會就此落幕?在這事件中.我們學習了什麼?對筆者而言,至少學習到原來國歌是不允許任何的改編,不能像國旗一樣,可以穿在身上、戴在頭上,或制成蛋糕切了吞進肚子裡。捉著駕駛盤,和一個朋友在檳城大街小巷穿梭,談論家事、國事、天下事,他了知筆者橫沖直撞的傻勁,貼心且仔細分析,何種話題在大馬是屬於不能公開說的,既使全民都知道。於是,愛國的知識份子迂迴地引用歷史,或使用比喻的方式,面對不可說時,在字裡行間做出反彈。

 

何者為可說?雖然批評既得利益者是犯忌諱的,但我們是國家的一份子,面對國家資源分配的種種不公,我們還是一樣要發出不平之鳴!公平和正義,從來就不是老天從天上自動掉下來的,如果我們沒去爭取。面對自身權益問題時,我們更要發出我們的聲音,如旅台生文憑受承認問題。部份公務員貪污、工作怠慢等,這是全體馬來西亞人民的問題,弊病不除,後禍無窮。治安不靖,使全民感到恐惶,人民盼望政府能提供一個安全的居住環境。為了保障自己的權益.也為了國家的繁榮與發展,這是一個公民的訴求!

 

何者為不能嚷嚷說?華人燒金銀紙的習俗,佛教、道教或民間信仰者內部可以有改革的聲音,但不是由其他宗教的人指著進行這宗教行為人的鼻子,大罵他們迷信。就如同回教徒的頭巾、佛教僧侶的剃度、鍚克教的蓄髮等宗教表相,這是都是屬於外教徒不可公開評論的範圍。我尊重每個人的性向選擇,但至於基督教是否允許同性戀的存在.那是基督徒內部對教理詮釋的問題,非教徒或許就只能站在“人權”或“倫理”的立場上去支持或反對,但不能碰觸宗教部份。

 

改革的聲浪必須由內部的人來發起及推動.宗教改革如此,國家的革新更是如此。因為熱愛,所以發聲,至於發聲的尺度拿捏問題,或許是一門“終身學習”的學問。

17/8/2007

 

沟通,是双向的

    有单方面发言的称为命令,那是以上对下,以主对仆的关系。只要是沟通,一定是双向,甲提出了他的看法,乙也有发表他意见的空间。如果只有尊敬而彼此都互不了解,但这尊敬往往只是建立在容忍之上。感情若要长相久,又呈能一昧容忍而已?

在马来西亚.虽然我国当局偶而会在特定时间内,针对特定议题只允许单方面的发言,但我们仍不放弃寻找沟通的可能机会,如同家里难免会有顽固且“只有他讲没有别人讲”的强势成员,但为了家庭的温馨及和谐,身为家庭成员一份子,不也该尝试与这位习惯霸权的成员沟通吗?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种族关系间,常常存着这种不信任感。不是和我们同一族的人,他必是和我们不同心的吗?人类对于所不了解的往往都是充满了恐惧,如我们惧怕黑夜,因为黑夜使我们无法掌握周围;我们害怕死亡,因为不知死后该往何处去;我们害怕鬼怪,因为它们充满了不可捉摸性。于是,宗教、哲学,教导人们面对生命的不可确定时,能得到内心的安稳。对于现实中存在的“非我族类”,我们又该如何消除“其心必异”的猜忌?

很多时侯,我们习惯活在舒适的圈子中与自己相同语言、阶层、文化及宗教背景的人相处在一起。部份马来西亚华人习惯在我们的圈子内骂马来人懒,印度人是骗子;马来人和印度人认为华人自私自利,功利主义。在做出批评时,我们到底跟多少个马来人与印度人真正做朋友?十岁的华小学生对着富丽堂皇的国小说,在里头读书的xx族都是笨蛋;学院新鲜人,说华人不做生意,xx人就没饭吃。在成长过程中,他们跟友族朋友交往过吗?这些评语,是耳濡目染的刻板印象而已己?

父母及祖父母辈对马来西亚或许有冲突的记忆,就像甲朋友在某处买了高级公寓,但这座公寓坐落在马来人的聚落中,甲朋友的父母反对她在这个地点买房子,因为担心爆发种族冲突时,女儿的公寓会成为泄恨的对象。我们是否会问:倘若发生种族冲突事件,我到底有没有友族朋友愿意保护我?或我愿不愿意保护友族朋友?为什么政客们可以继续玩弄种族议题来捞政治资本?1999年大选前张贴的印尼排华暴动海报表示什么?我们又有多少人能够走出不良政客企图建构的紧张种族关系中,在生活中与他们建立良好的互动?

心里总是很感激,马大图书馆前管理员,一个马来长辈,他义务帮我修订论文最后的英文定稿。他是虔诚回教徒.在斋月时跟他约在马大见面,当我到时,只见他站在某助理办公室外面。原来这位华人助理在吃饭,一点也没有把饭盒先收起来,邀请老人入坐的意思。当我们在要求别人尊重我们的同时,我们是否先表达我们的尊重?纵然在生活经验中有许多因种族关于遭受不平等,或特意的刁难,但心里也有温馨的互动。钥匙掉入马大图书馆马桶,是一位马来清洁工人,二话不说把手伸到马桶里去,花了好几分钟才帮我把钥匙捞起来。

上星期,车子被一个马来女大学生撞上了,在华人修车厂我一直跟厂方讨价还价,希望他们把修理费压低,并说油漆太贵就不用了。修车厂的头手盯着我,用广东话问:“他又不是我们这色的人,你替他们省钱干什么?”我看着这位头手,知道他的善意,但同时也想起母亲投诉说,跟xx族小贩买东西,他们特地贵卖给她的经验。在马来西亚,倘若我们对人的判断,首先考量的是肤色,那各族就无法真正和平相处,靠种族情绪捞取政治资本的政客们,就会继续使用玩弄挑起种族对立的政治伎俩。

虽然马来西亚当今的政治局面,有时只允许单方面不断大放厥词而已,但这不阻碍民间的沟通与互助。上星期在吉隆坡举行的“第五届国际亚洲学者会议”(ICAS)上,在谈论”马来西亚民族“(bangsa Malaysia)的论文发表会场上,学者们对于建构”马来西亚民族“提出了不同精辟的说法,其中对一位女马来学者的提问令人印象深刻:“为什么受邀的论文发表人当中没有华人,我们也想听听他们的看法。”种族分化在今天的马来西亚是事实,但又有多少人真正释放沟通的善意?沟通,或从聆听开始。民间具善意沟通的意愿,相信当局强势单向发言的治理国家方式也会获得改善。

 


10/8/2007

人類呀!人類

    人類世界,有時侯真的很不可理喻。根據當代學界對人類起源的說法,人類由“巧人”演變成“直立人”,爾後進入“智人”階段。再經過物競天擇,“智人”在二、三十萬前開始大量繁衍成現代(智)人,就是今日大家所共屬的物種。如同生物界的許多物種,人類具有保護下一代的本能。根據體質人類學的說法,物種保護下一代的原因是為了使基因庫得以流傳。

 

        以上的學理太概就是坐在書房裡思維的學者所想出來的。就大部份父母而言,他們疼愛孩子,就只是因為對方是他們的孩子。近日一宗又一宗的小孩被親人傷害,年輕的媽媽、年老的媽媽邊搖頭邊嘆息:“虎毒不食子。”現代社會真的病了,如動物界都不如了嗎?是什麼因素使一部份的人類連保護下一代的本能都消失了?根據福利部的數據顯示,虐童案在五年內增加了百份之六十,就是由2002年的1,242宗曾加到去年的1,999宗。在1999裡,竟然有百份之四十的施虐者是親生母親。在2006年,百份之四十五對兒童進行虐待的人是親生父母。兒童遭到疏忽、性虐特及亂倫的案件有每年呈快速成長。今年一月至五月間,就有26位兒童遭謀殺。

 

        看到無辜孩童受傷害,許多人義憤填膺,遣責喪心病狂的受虐者。人類世界,有更多、更多的父母為了孩子,甚至憤不顧身。一個朋友說,他媽媽不會游泳,有一回卻突然從屋子跑出來跳下湖裡。後來才知道原來她聽到有人掉下湖裡,她以為是她的兒子。先卻不論這是否是理智的舉動,但這是一種偉大母親的本能反應。

 

         人類世界,又有多少的比率願盡反哺之恩?兒子弒父母者,報章上時有所聞。村子裡有個母親,辛苦把十一個孩子拉拔長大,等這個母親年老了,十一個孩子卻無法養活一個母親。農曆新年期間.聽在醫院工作的姐姐說,患重病的老婆婆天天算日子,盼著孩子從吉隆坡回來陪她過年.這位孩子卻以過年期間路上交通擁擠為理由,不回來陪老母親。是經濟、社會模式的轉變,使人們的心也變得對親人冷漠了嗎?

 

        一樣米飼百樣人.社會上縱然有病態父母、不孝子女的個案,但普遍上人類的親情世界還是充滿溫馨。人類之所以為人類,就是不能只依靠本能在過活。人之初,性本善,或性本惡是爭論不休的問題,但肯定的是人性中同時具有善惡。動物依本能生活,老虎肚子餓了才會把獵物吃掉,人類雖然吃飽喝足了,卻還是擁有無窮無盡的貪欲。於是,人類世界發展出獨有的哲學、宗教及倫理,以克制人類聰明的丑惡,為文明但複雜的社會尋找次序。缺乏道德觀,人類的惡性極為可怕。同樣的,人類的善性也是充滿光煇。抑善止惡,或許就從每一個個體開始,為人類共同的美好而努力。

光華日報-眾議園-大馬是我家

3/8/2007

 

多元社会必须互相容忍

    网路世界无边界,虚虚实实,不需要星探,只要有勇气和懂得操作现代科技,每个人都可以成立影幕中的人物。来目麻坡的台湾留学生黄明志在著名的音像分享网站youtube上播出“麻坡的华语”后推出“Negaraku”,文化副部长黄锦鸿表示,扭曲国歌是抵触国家法令,如果该歌曲有辱国誉,将会受到法律的对付。
     “麻坡的华语”重覆听了好几遍,撇开粗俗话语不谈,乐见乡土意识的抬头,热爱自己的国家,或许就从热爱自己的乡土开始。初次听完“Negaraku”,忍不住会心一笑,那是部份大马华人共同的情绪。“Negaraku”以国歌改编,以反讽的方式评讥我国政治和社会现象。我热爱我的国家,但不是使用既得利益者所制定的方式。
    贪污在马来西亚已蔚然成风,那是日常生活中的体验,人们还在观望调薪后是否能养廉。部份公务员的工作态度,连公务员也要摇头!和马大历史系的马来同学聊天,谈起马大的负责处理研究生事务的行政单位,十次拨电过去,大概有七次以上没人接听,我们都在担忧马大排名会不会继续滑落。
    贪污、怠慢是马来西亚人共同面对的问题,人才外流、独中文凭问题是华人在既有政治结构下的切身之痛,但歌曲中提及宗教的头巾文化就显得捞过界了。宗教的认同不仅仅是心灵的,也是反映在衣著、饮食、祈祷等生活面上。马来西亚由多元种族和宗教所组成,彼此间的了解和尊重是国家和谐所不可或缺的。穿戴头巾,据马来同学说,这会使她们感觉更接近神。如同天主教修女穿戴修女头巾,佛教僧侣的剃发,那是属于宗教的表象。佛教徒希望人们用尊敬的态度称呼僧侣,同样的,我们也该用同等的态度对待回教徒的头巾文化。
    成长过程中,我们总有许多对友族不了解而做出的批评。小时候,每当经过回教堂听到他们的祈祷声时,总是笑他们牙齿痛,要不然就是讲他们又在拜墙壁了。离开或许是为了更了解和更贴近,从台湾回到大马初期,很怀念地聆听属于大马多元的声音,包括回教堂的祈祷声。声音造成干扰与否,是客观的存在,也是主观的感受,或许笔者就不曾在前后、左右方向都是回教堂的地方长期居住,无法体验定时被叫醒的滋味。
    多元的社会必须建立在互相忍耐基础之上,马来人必须忍受华人邻居家里养狗,华人也应该尊重回教徒的宗教生活。只要涉及宗教,都有其敏感度,不慎处理就会招惹祸端。据道教总会的朋友说,即使在烟霾来袭时,政府阻止人们露天焚烧,但华人信仰中的烧金银纸却不在阻止范围之内。当然,华人信仰体系中的内部改革又是另当别论了,但不是由甲教徒告诉乙教徒,你不能做这个或进行那个。
    愚民政策不允许不一样的视野,但与世界接轨必须要跳脱既有的框框。能遭关闭的是网页,但人们的情绪无法阻挡。当社会不允许有太多声音的时候,年轻一代会使用他们的方式,表达他们对国家的爱及看法!

28/7/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