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客家学学术会议--落地与生根

马来西亚客家学学术会议--落地与生根

日期:26/08/2006,09/09/2006 (星期六)

时间:9.00a.m – 1.00p.m

地点:华研三楼讲堂

 

发表人:

文平强博士(华社研究中心主任)
刘崇汉先生(文史研究工作者)
黄子坚博士(马来亚大学历史系副教授)
黄文斌博士(拉曼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
张晓威博士(拉曼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
陈爱梅小姐(马来亚大学历史系硕士生)
刘慧妮小姐(马来亚大学历史系硕士生)
叶耿瑾小姐(华社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蔡莉玫小姐(华研特约助理研究员)

蔡莉玫小姐(华研特约助理研究员)

 

主持人:

胡月霞博士(新纪元学院中文系主任)
廖文辉先生(新纪元学院中文系讲师)
李玉辉先生(拉曼大学文学与社会科学学院高级讲师)
张集强先生(学院讲师兼古建筑物保存工作者)
 
会议时间表:
第一场(2006年8月26日,星期六)

 

 

时间

 

主持人

 

发表人

 

论题

 

 

胡月霞

 

文平强

 

略论马来西亚客家人的环境适应与经济活动的变迁

 

 

 

陈爱梅

 

客家妇女对锡矿业的贡献

 

 

茶叙

 

 

廖文辉

 

刘崇汉

 

森美兰知知港客家人

 

 

 

黄子坚

 

北婆罗州的客家领袖

 

 

 

张晓威

 

1920世纪之交的槟榔屿客家领袖谢荣光

 

第二场(2006年9月9日,星期六)

 

 

时间

 

主持人

 

发表人

 

论题

 

 

李玉辉

 

文平强

 

客家人与马来西亚的族群关系

 

 

 

刘慧妮

 

客家会馆在马来西亚多元社会中的变革

 

 

茶叙

 

 

张集强

 

黄文斌

 

吉隆坡华人社区的形成与客家人的参与

 

 

 

叶耿瑾

 

雪州四年内战期间华人领袖与马来统治者的关系

 

 

 

蔡莉玫

 

叶亚来的地方自治与社会控制

 

紅了耳朵

    竟然是,無端端紅了耳朵。只是想想,約你。

    上午,朋友跟我說今天是七夕,我只嗯了一聲。這種節日,對現代都巿單身男女,還是一個人對著電腦,捧著便當,玩玩接龍。舒適的天氣,雲層覆蓋著的吉隆坡天空,無法仰望牛郎織女及雀橋。其實,反正嘛,既使是天氣晴朗,光害嚴重的吉隆坡星星也都是又弱又小;既便回到家鄉面對滿天的星斗,我還是無法辯識。在台大曾修過“認識星空”的超級熱門通識課,只記得教授出場時動人的音樂,講課時更是散發令人醄醉的魅力,上課前課室外面都站滿了等待開門以沖進去占個位子的學生。內容嘛,就忘得七七八八了。

    印象中的第一次紅了耳朵,是中學時期擠在熱門的李馬來文補習中心內,補習老師發作業,拿起一個薄子,他看了看,轉了轉,捉捉頭,念“陳愛貓?”話畢立即引起騷動,我往前看,似曾相識的薄子,於是慢慢把手伸出去。老師發現了,大聲說道,原來是陳愛梅呀!班上這時又是一陣狂笑。長到那麼大,我第一次嘗到臉紅的感覺,耳朵突然發燙,低下頭雙手把耳朵摀上,感到那股熱氣焐過雙手,也蔓延到了雙頰。

    “愛貓”話題延續到了台灣。小小的大千世界,在僑大時,給同行的朋友認出了我這個“愛貓”。在李補習中心時,我們檳華女中幫都坐在前面,而他是坐在後面的男校幫,靜觀女人幫的舉動。從李補習中心的笑話開始聊起,到唐詩宋詞。到後來,我躲在錦被裡看他一封又一封動人的信戔及詩句,但我們就不曾是情侶。

    冬天的台灣,總是叫人耳根發紅。從冷冷的寒風,走入溫暖的室內,溫差的改變耳朵最先知。從台回到馬來西亞後,第一次臉紅,也是因為溫差加上運動的關係。在一個帶點寒意的夜裡,我和朋友從外頭小跑回到室內,坐在椅子上,我感覺雙頰發熱。你坐在我對面,輕輕問:“怎麼了?”面對你,我平時的伶牙俐齒頓間消失了,於是就開始語無倫次……

    這一次的臉紅,竟只是想起你,就只是想約你出來。蔚霓說,沒敢“求緣”就只好隨緣。我當然是沒有勇氣。怕失敗?怕丟人?還是我只想讓你活在我的想像世界中?期待再一次邂逅的美麗,如同第一次電影般的相遇。

想蘊的世界,我們只記住了我們想記住的!織夢的絲絨,隨心編酒;現實的追夢,卻錯綜著許多複雜的情感及考量。

                                                                                                                                       9/8/2006

                                                                                                                                       星洲日報  副刊

家裡,是打漁的

 

        村裡這地方,不是靠山,就是靠海吃飯。靠山吃飯的是園主,我們家不是園主。家裡,是打漁的。

    聽媽媽說,父親高中畢業後原本是在城裡的工廠工作,但那家工廠倒閉後,父親就留在村裡捕漁。當時,母親典當陪嫁金飾,東湊西借,才把買船的錢湊齊。

打漁人家,得看老天的臉色過活。常聽父親和母親說,海路越來越難賺(靠討海工作維生不易)。出海捕漁,有時不僅要賠上油錢,還要付工人工錢。為了節省開支,祖母常叫哥哥陪父親出海,但每一回都遭到母親的大力反對。母親說,做這一行有夠苦的了,我不要下一代再受這種苦。母親外出工作時,哥哥還是會隨父親出海,當然只是客串的。所以,到了我們這一代,完全不清楚潮汐。

少年時期,我多希望家裡不是捕魚的。考上城裡的著名中學後,看見同學們上、下學有賓士接送,放學後不是鋼琴就是芭蕾。於是,每回在填寫家裡狀況表格時,我總是趁同學們不注意時,快快把表格遞上,壓在下面,不想讓同學知道,家裡是打漁的。那時活躍於佛學會,很少與人談起家裡的狀況。有一回,問同校車的愛莉要不要一齊去參加佛教活動。她說,她很想參加,可是父親是捕漁,家裡從事殺生業,不能參加。我嘗試說服她,但當然沒有成功。信佛的媽媽從不說什麼,她只是把不能賣錢的海蠔送回大海。

我以為那種感覺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過去了。但其實不全然。數個月前朋友問,中學時期擔心無法升大學的壓力是課業還是經濟?那時,我竟也無法坦誠說是經濟。後來思考,我在偽裝什麼?穿上光亮的衣裳,就要抹殺養育生命的過去?   

記起,小時候和香港親戚的小孩,坐在父親的漁船上,看著一群海豚隨著我們的漁船跳躍,船上的我們異常興奮。從沒忘記,祖父望著大海,大風浪中等父親漁船回來的背影。腦子常浮現,停電的夜晚,我在蠟燭旁托著腮看著父親雙手靈活補魚網,聽著隱約的海浪聲,我問東問西,偶而會偷吸一口父親的咖啡冰。

     

    雖然還是不會分辨魚類,但如今能坦然且幸福地說,我就是漁家女,漁村長大的女兒。大海是我成長的資糧,沙灘上留下美好的童年。打漁人家的炊火,淚汗交織成縷烟,升上青天,屋內沒有最好的物

質,但他們都提供了他們最好的。不管去到那裡,依然情眷漁家村,那一戶的打漁人家。

    

                                                                                                                                       2/8/2006

                                                                                                                                     星洲日報 副刊 凌雲筆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