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實話

其實﹐我又木納﹐又內向﹐害羞……

這應該不是假的。

歡迎來到愛梅說~~~~~~

 

                                                                       陳愛梅的部落格

                                                                        Dipersembahkan oleh Tan Ai Boay

 

 

392捕鼠

        有天打開垃圾桶﹐看到一隻黑色毛 茸茸的在動﹐我大叫一聲撥腿就逃。注意﹐沒有男士在場﹐絕對是自然反應。後來 聽說我室友也遇過﹐她的反應跟我一樣。阿國也遇過﹐但他立即把垃圾桶 蓋起來﹐然後大家圍著聽小黑在跳撞牆舞。

       後來我們就決定展開捕捉小黑的行動。室友去買了一個全新的籠子﹐還去巿場買了新蘚的魷魚﹐但可能小黑不喜歡吃魷魚吧。

       昨晚回去﹐室友跟我借牛油﹐說要炸鷄腿。當然沒問題﹐不過後來我才知道她是要用來炸給小黑吃的。"哇﹐你錢太多呀!"我說。"沒有啦﹐不新蘚了的。"室友回。不久後再走去廚房看金黃色的鷄腿﹐室友說﹐好香﹐她好想吃喔。阿之也跑過來﹐說她也餓了。什麽年頭呀﹐竟發生人鼠爭食?

      "老鼠會不會今天發熱氣﹐不想吃炸的啊?"阿之問。

      "不會啦﹐我炸到那麽香。"室友回答。

      結果﹐室友在佈告板上寫:請注意﹐鷄肉是請老鼠吃的﹐不要愉吃!"

      大半夜裡﹐阿之突然降低聲量大喊﹐"捉到了!捉 到了!快點來!"我跑過去﹐阿國也剛好在煑著熱水﹐我瞪大眼晴問他:"你…你…你不會吧 ?"阿國張大嘴巴望著我。"你不是要用熱心淋它吧!?"在一旁的阿之也開始緊張﹐結果阿國聽後笑著說﹐熱水煑來洗澡的。

       "怎麽辦?明早才處理嗎?""阿河明天會來嗎?叫他處理。""不知道喔﹐我沒有他電話."然後我和阿之不懷好意目光轉向阿國﹐"就你一個男生了。"阿國 很爽快 地說﹐趁夜裡沒有人﹐我們現就把它送走。

       結果我們就這麽辦了﹐阿之跛著腳﹐先聲明我只陪著去。阿國提著籠子﹐開了車子﹐就這麽把小黑送出門了。緊張兮兮的左看右看沒有人﹐阿國停下車﹐辦了他該辦的事。

      這時我剛好看 到旁邊走來一隻精神抖擻的貓。

     南無南無!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老白

     突然想起我們家的老白狗﹐不知道它還活著嗎?老白可能是別人家的棄狗﹐流浪到我們家時都餓得就快走不動了﹐後來發現其實它的牙齒都掉了好幾顆了。

     上星期回美湖﹐住了幾天才發現不見老白﹐媽媽說它不見幾天了﹐找過它了﹐但沒找著。那麽老了還去"走水"(緊跟著發情朞的雌狗)﹐大概是死在外頭了。

      跟家人到廣福宮去拜拜﹐六歲的表侄兒突然大叫﹐"狗!狗!"我走去土地公殿﹐老白縮瑟在一旁﹐瘦得就剩皮包骨了﹐頭部就快爛光了。我跟它不熟﹐叫表侄兒去喊我媽來﹐表侄兒通街喊"舅婆﹐狗!"還好﹐村裡人 嗓子大﹐都習 慣了。媽媽來到土地公殿﹐老白抬起頭來﹐媽媽喝著說﹐"跟我回來﹐別在這阻礙別人拜神。"老白果真乖乖聽話回家去了。

      我問媽媽﹐怎辦?它的傷那麽深﹐不醫 會死掉的。我們給它吃抗生素﹐給它涂delto。姐姐也出來了﹐說﹐沒用的﹐最好就是把它的爛肉都挖出來就會好了﹐可是我們這裡沒有麻醉劑。平時很凶的姐姐﹐其實對病痛總是流露出悲憫的眼神 。

      媽 媽成功把它關進屋子旁的寮房裡﹐飯裡滲了幾顆抗生素。媽媽 說﹐讓它吃飽才幫它涂藥。

     後來有跑去看它﹐但一直不敢看它的頭部﹐它一定很痛吧﹐而且隨時可能會死掉。

     媽媽會照顧它的﹐ 家裡養的狗﹐不管多老多病﹐媽媽從來不會把它們丟了﹐而且在它們死亡後﹐媽媽也會讓它們入土為安。包括隔壁姑姑家的狗﹐那隻大狗隨著姑丈出殯後也死了﹐表哥說要把它丟進垃圾桶﹐但後來媽媽一個人挖了一個大坑﹐把它埋了。"大狗放出來時也會跑來我們家幫忙看家。"媽媽說。

     希望下一次回檳城還可以看到老白﹐很多次它都死裡逃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