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所特權

在马来西亚,几乎什么都讲特权,连上个厕所也如此。不相信的话,可问在吉隆坡M大学念书的学生,或亲身来体验一下。

人有三急,这不分阶级、身份或地位。不过,如果你是M大学的学生,就注定你的膀胱功能要比教职员来得强。因为,往往最靠近课室的厕所:仅供教职员使用。女教职员手中有女教职员专用的厕所钥匙;男职员则有男的。行政办公室当然有男及女的钥匙,他们有权决定谁可以使用专用厕所,谁又不可以。

我不认为管理钥匙的职员是小拿破伦,因为这或许是他们的上司指示他们这样做的。其实,这种特权观念在马来西亚社会已经根深柢固。英殖民时代,有些场所,或俱乐部,仅供欧人参加,以表示他们高高在上的地位。马来西亚在政治上虽然已经独立了五十余年,但殖民时代遗留下来的特权观念还深深影响著我们,大至国家政权,小至厕所使用权。

厕所隔离政策

今日,大学里头还在执行教职员专用厕所的政策是很有问题的。其中,最大的问题在于对学生的潜在不信任,认为学生和教职员共用厕所,会破坏厕所,或把厕所弄脏了。试问,对学生的不信任,是否也接间承认大学在公民教育上的失败呢? 厕所特权,古今中外有之。

或您想更了解何谓厕所隔离政策,可看看《姐妹》(The Help),2011年美国所上映的一部电影,根据凯瑟琳·史托基特(Kathryn Stockett)2009年出版的美国畅销同名小说改编而成。电影/书籍所揭示了美国在黑人民权运动前的社会面貌,其中引人入胜的是主人(白人)给家里的佣人(黑人)在户外建立专用厕所,以避免黑人的秽物给白人带来病菌。

南非废除种族隔离十余年了,这年头大概没人敢公开搞种族隔离政策。但身份隔离政策却还是大行其道,就如同大学內的厕所使用特权。 学生和教职员一样,同属大学的一份子。尊师重道是美德,但想必老师们也不想以占据厕所使用权的方式,来巩固自己为师者的高尚地位。

全世界最痛苦的距离,是厕所明明就在你前面,门却上锁了。这种苦楚,想必M大学的学生心有戚焉。

马来西亚的特权教育,从厕所开始。

《東方日報》2013年6月15日

2 則迴響於《廁所特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