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說方言

講華語的人比較「高級」?

腦子一直浮現小時候在外公老家牆上張貼「多說華語,少說方言」的標語。我在中學時期也常常以「華語人」自居,並以此感到自傲。二十餘年過去了,外公家的三、四十個表弟妹,也全變成「華語人」了。

“我不說福建話,不會任何方言,只會講華語。"雙八年華的表妹如此說,神情似以「不會方言」為榮。我突然覺得冷風颼颼!當年,我只是對外喜歡裝成「華語人」,回到家還是以方言跟家人溝通。難不成,表妹這一代人,已經完成否定了方言嗎?

問題在於,不講方言的「華語人」,他們的中文程度並不見得比講方言的來得強。在台灣念僑大先修班時,同班的馬來西亞同學當中,名列前茅的是家裡說方言的同學。

華文能力優與否,關鍵在於閱讀,跟講不講方言沒有直接的關係。

“阿Boy,來吃飯了,婆婆準備便便給你了!”這種詞句,在北馬,尤其是檳城很常見,我們習以為常。不過,仔細一想:「便便」,大的還是小的?「準備便便」,豈不是準備米田共?如果是請中港台的朋友吃飯,我們準備「便便」給對方,可能會嚇壞人家!

老一輩的人說華語,很多是直譯的,用方言的詞彙和結構,直譯成中文。「準備便便」是由福建話直譯的例子。於是乎,孫輩們就學習了「便便」的華語。於此同時,卻丟失了方言 ,他們掌握得最好的語言。

榴彈季,檳城研究院的黃進發博士到家裡吃榴槤。那時,家裡在播放潮劇,黃進發竟然跟母親講起潮州話。我望著這個穿黑衣,印象中常被警察捉的社運份子,突然覺得這位硬漢變溫柔了──屬於鄉土的柔情。

我很羨慕他,可以講一口流利的潮州話。最近,我對潮劇團的研究深感興趣,因為無法說流利的潮州話,使研究增添了許多難度。

前陣子,跟著以馬大黃子堅教授及台灣張維安教授到砂朥越進行客家研究。在新堯灣古鎮的歡迎會上,黃教授使用流利的客家話致辭。過後,客家學者們向村民收集「客家秘語」。因為具備方言能力,使學者們的研究增添了許多優勢;而像我這樣,客家話不佳的人就只能站在一旁傻笑。

清明節給祖母掃墓,我開始問她:為什麼當初沒跟我講客家話?客家話是祖母的母語,她跟娘家的人都是講客家話,但就是從不跟我們說。母親的潮州話,因為缺乏對談的對像,也呈萎縮現象。況且,家庭用語是一種習慣,如果從小沒使用方言溝通,長大後就幾乎不太可能再回頭。

我相信,如果我多懂幾種方言,並不會削弱我華語的能力,反而能豐富對中華文化的認識,深化文化的底蘊。

《光華日報》言論版

2013年10日2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