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數暴力

曾經,有個初次見面的台獨派人士跟我說“華人在馬來西亞是少數族群,憑甚麼可以擁有自己的學校,還不願意學當地人的語言!"我頓時愣住了!

在台留學及工作多年,遇過各種不同政治立場的師長和朋友,他們都很和善。這是我第一次遇到如此令我不知所措的人。在一旁的台籍朋友馬上替我打圓場,說:“愛梅會說馬來話。"

在國內,我們會遇到不諳中文的人認為華校不應該存在,因華校是國民團結的障礙。這時,華校生一般上都會捍衛華校存在的意義。當一個華人,用標準的中文質疑華校的存在時,對我而言,內心所造成的衝擊更是極其大的,雖然我瞭解台灣歷史的糾葛,及部份台獨人士“去中國化"的思想,包括急於丟棄“同文同種"。

不久後,我遇到研究東南亞華人的台灣學者,跟她談起這段經歷。這位人類學者到東南亞偏遠地區進行長期的田野工作,研究在東南亞做為少數民族的華人。她靜靜聽完我的敘述,說:“這是多數暴力!"

多數暴力!我又為之一怔!是的,就是多數暴力!很多國家社會的許多人,其實都在行使多數暴力。

我們從小被教導少數服從多數,但我們是否也該具有多數尊重少數的行為?

雖然做為少數民族,但大馬華人有權維護及選擇華文教育。做為華校生,我們會捍衛我們受華文教育的權益。我們所關注的,是如何捍衛,而不是該不該捍衛!

既便是這個國家的少數民族。面對強大的國家機器,我們不妄自菲薄,堅守著屬於少數民族的語言權益!我們希望被尊重,不希望被同化!

同樣的,當面對其他的少數族群時,我們是否會去尊重他們?還是,以多數的姿態去對少數行使暴力?暴力並不一定是指肢體上的衝突,歧視也是一種暴力。

這世界上多數的人是異性戀,同性戀則是“少數"。面對這些“少數",“多數"最常做的事:一、嘗試“改造"他們,使他們成為跟多數人一樣;二、歧視他們。

“改造"他們,換另一種說法,就是進行“同化"工程。進行同化工程,就是不尊重他們做為少數的權益,非要把少數變成多數才肯罷休。這種自以為善意的舉動,其實也是在行使多數暴力。

這社會需要更多的尊重,而不是同化工程。語言教育如此,性向亦然!

星洲日報-言路版 2013年1月11日

4 則迴響於《多數暴力

  1. 以前,曾引用過大红花论坛里nao与cth_kulai网友的三段文字诠释,覺得很有意思。

    “我们不能说多数人的意愿就是所有人的意愿,多数人的利益就是所有人的利益。”

    “多数人之所以有可能觉悟提高,是因为一昧压低少数者权益诉求,一是会损害他们对自己的互利性贡献,二是会招致他们的消极反弹。”

    “多數人的暴政往往是在於多數不尊重少數而產生,而真正的民主並不否定掉少數人的權益。”

  2. 表面上看來,這樣的論點似乎有理,但似乎是掩飾著作者所處的文化優勢(既Bourdieu所說的象徵性的暴力),因為文中完全隻字不提大馬華人如何在經濟上和文化上試圖掌控馬來西亞,甚至刻意隱藏許多台灣人被國民黨壓迫的事實,用很粗略的二分法,把馬來西亞華人與弱勢族群,台獨人士與壓迫族群劃為等號。然而,這就我看來跟Foucault所論述的一樣,該文的作者所運用的不過就是一種行使權利的話語 (discourse of power),用來塑造一個大馬華人/中國人民/同性戀如何受到馬來人/台獨人士/異性戀“被壓迫“的"真相”,至於事實上是否如此,稍微會反省歷史,而不去刻意的將社會關係去脈絡化的人們,自然會有自己的想法。

    • 謝謝您的回嚮!
      我了解國民黨曾對台灣人施行的暴力!
      我無意對爭取自主的台獨派人士不敬,他們的精神是可敬的!8月份的ISSCO研討會,我會提1950年代的檳城獨立運動,歡迎指教。
      在馬來西亞,我們一直要面對友族,或不懂中文的華人提出要關閉華文學校的說法。然而,當聽個一個人用中文對華文教育提出質疑時,內心的衝擊是很大的。
      馬來西亞,在倡導國族溶合時,又該如何同時尊重母語教育,這是一項難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